章節目錄 第129章,給何家送一份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29章,給何家送一份

    他明明是笑的樣子,可是看在眼里,只讓人毛孔悚然。

    何瑞琳往后退了一步,拉開和他的距離。

    這是第一次,她想要遠離他。

    這時房間的門又響了,還伴隨著服務員的聲音,“請問有人嗎我是來送酒的。”

    聽到是送酒的,何瑞琳莫名的松了口氣,她看向門,“我要的酒已經送到了”

    “我叫的。”宗景灝斜靠在柜子前,捏在手里的酒杯,微微傾斜,紅色的液體瀉了一桌子,滴滴答答的順著桌沿往下淌,他蹙起眉心,似乎是因為這酒太不符合他的心意,他緩緩的抬起眼眸,“我覺得有更合適我們的酒,你覺得呢”

    “適,適合我們的酒”何瑞琳有些反應不過來,他要和自己一起喝酒嗎

    他不是已經厭惡自己了嗎

    難道他想通了

    發現她的17tczk好了

    何瑞琳忍住內心的喜悅,“我這就去開門。”

    她的腳步走的快,顯得有些凌亂。

    房門打開酒店服務員正站在門口,手里捧著兩瓶白酒。

    何瑞琳愣了一下,說道,“拿進來吧。”

    “是。”服務員將酒端進來,放到桌子上,并且打開酒瓶蓋,倒入他拿進來的平底酒杯。

    倒好酒,服務員站起身,“有什么需要,隨時喚我,祝您入住愉快。”

    說完服務員離開房間,并且將門關好。

    何瑞琳站在桌子前,看著上面的酒,吞了一口口水,“白酒太烈,我覺得還是紅酒有氣氛。”

    “我喜歡烈的,你敢陪我喝嗎”

    他的眉眼舒展開來,模樣少了幾分不近人情,眼尾上挑,黑色的眸子里泛著細碎的光,含著一抹春色,活脫脫一個勾人魂的男妖精。

    何瑞琳的心跳在頃刻間停了半拍。

    大腦完全不受她自己控制了,像是無意識的點了點頭,“我敢。”

    宗景灝彎身,將酒杯端起,遞給她一杯。

    何瑞林伸手接過來。

    他仰頭飲盡,何瑞琳也跟著喝光了酒杯里的酒。

    白酒不同于紅酒那般溫和,進入喉腔,火辣辣的灼燒感,沿著食管竄進胃,一陣翻江倒海。

    她捂住鼻口,委屈的道,“好辣。”

    宗景灝續滿酒杯。

    都說酒壯慫人膽,這話或許是有根據的,酒精刺激人的大腦,使人變得興奮。

    對于酒量不好的,喝上一杯含高濃度酒精的白酒,就會醉的不省人事。

    何瑞琳借著酒勁,靠進他的懷里,臉貼著他的心口,聽著他強而有力的心跳。

    宗景灝并未推開她,她喜出望外,抱著他的脖子,“啊灝,我愛你。”

    “是嗎”宗景灝將酒遞給她,“證明給我看。”

    何瑞林盯著眼前的酒,伸手接過來,并未喝,而是直接扔在了地上,酒精氣在屋子里蔓延開來,她指著自己的心口,“你要我證明”

    她呵呵的笑,“我證明給你看。”

    她一把抓住桌子上的酒瓶,眉眼迷離的盯著宗景灝,嫵媚的勾起唇角,一點一點的挑開吊帶裙的肩帶,絲質的紅色吊帶裙,與她的肉身脫離,里面穿著黑色性感的內衣。

    她仰著頭,張著瓶口往下灌。

    濃烈的酒精燒的喉嚨生疼,她忍耐著,宗景灝一定是在考驗她,如果她把酒喝了,證明自己對他的愛。

    他一定會愛上她,一定會愛上她

    宗景灝微微的側過臉,避開她只穿著內衣的身體。

    啪

    酒瓶從她的手中滑落,摔在了地上。

    沒喝完的白酒摻著玻璃渣子,濺的到處都是。

    何瑞琳滿臉通紅,倒在了床上,“我不行了”

    她擺著手,“我喝不下去了。”

    宗景灝放下酒杯,閉上眼睛,單手撐著額頭,揉著眉心。

    嗡嗡

    他的手機忽然震動起來。

    他緩緩的睜開眼睛,掏出手機,屏幕上顯示著關勁的號碼,他按下接聽鍵。

    關勁的聲音立刻傳了過來,“我把人帶來了。”

    “108。”他說完便掛了電話。

    關勁在酒店的大廳內,看著手里的被掛斷的電話,眉頭皺了皺,又看看身邊的兩個男人,“跟我走吧。”

    因為宗景灝沒說要什么樣的。

    他擔心宗景灝會不滿意,于是找了兩個來。

    將人帶到108號房間。

    看到里面的狀況時,關勁真的懵逼了。

    地上亂糟糟的,一屋子的酒氣,這都不算什么,主要是沒穿衣服躺在床上的何瑞琳,是怎么回事

    “這”關勁小心翼翼的看向宗景灝,“這是,怎么回事”

    而且他要男人

    關勁似乎想明白了,宗景灝的意思,他不由的瞪大了眼睛,“就算你不喜歡他了,畢竟她跟過你,這樣對她”

    宗景灝一個凌厲的眼神射過來,關勁立刻閉了口。

    何瑞琳在床上扭動著身子,難受,她好難受,胃里像是被火燒了一樣,難受的想要吐。

    完全沒發現屋里多出了幾個人。

    兩個男人低著頭,時不時的往床上偷看一眼。

    宗景灝邁步往外走,路過關勁身邊時,交代道,“錄完了,給何家送一份,你親自去送。”

    說完他離開房間,沒有回頭去看屋內的一片狼藉,和那兩個男人狼一般的眼神。

    關勁不淡定了,跟了出來,“這樣,不太好吧”

    毀一個女人的清白

    關勁真的看不懂他了,他在商場手段再怎么狠厲,都無所謂。

    商場如戰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可這樣去對付一個跟過他的女人,太不人道了。

    宗景灝回頭看著他,聲音不高不低,“你有意見”

    關勁連忙擺手,“不是,就是覺得這樣做有失身份。”

    宗景灝冷笑了一聲,“他們百年的名聲都不要了,做些下三濫的事情,還不準我以牙還牙了”

    關勁張大了嘴,“她做了什么”

    宗景灝可不想讓林辛言被脫衣服的視頻,讓別的男人看到。

    “做好你的事情。”

    說完他繼續邁起腳步。

    關勁在原地站了片刻,追上走到門口的宗景灝,問道,“不留余地嗎”

    是只做做樣子,還是真的讓那兩個男人真的上了何瑞琳

    宗景灝的腳步微頓,幾乎沒做停留,他沒有回答關勁。

    可是,關勁卻知道了答案。

    他這是不留余地了。

    他嘆了口氣,轉身進屋安排接下來的事情。

    宗景灝上了車,沒立刻啟動車子,而是靜靜的坐在駕駛位置上。

    睫毛顫動,只要一想到,林辛言差點就被強暴了,他就無法冷靜。

    這種不冷靜,他以前從未有過的。

    他不敢想象,何瑞澤真的得手,他會怎么樣。

    是何瑞琳先觸碰他的底線

    他啟動車子,離開酒店。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