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30章,你是有婦之夫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30章,你是有婦之夫

    夜色沉靜。

    宗景灝的車子停在別墅前,車燈息下,他推開車門走下來。

    穿過前院,到別墅的門口,他推開高挑的大門,客廳亮著一盞暖黃色的夜燈,靜悄悄的,好似一切生靈都已經沉睡,沒有一絲響動。

    他脫了外套,隨手丟在了沙發上,邊扯著領口便朝著林曦晨睡覺的房間走去。

    推開門,房間的燈還亮著林辛言抱著林蕊曦半躺在床邊。

    林蕊曦的眼睛通紅,像是哭過了,現在睡著了,偶爾還會委屈的抽泣。

    宗景灝沒回來,她坐在客廳的沙發里,不愿意睡覺,說要等爸爸回來。

    林辛言怎么哄她都不行。

    快到12點時,她困的眼皮打架,還是強撐著不愿意睡,林辛言硬抱起她回房間,她一下子就哭了,問林辛言爸爸是不是又不要她了。

    林辛言抱著她,親吻她的臉頰,說,不是。

    但是她不信,在單親家庭里長大的孩子,都缺乏安全感,林蕊曦也一樣。

    她窩在林辛言的懷里一直說一句話,她是沒爸爸的孩子。

    她哭,林辛言跟著她一塊哭。

    后來她哭累了,在林辛言的懷里睡著。

    林辛言也不曾放開她,抱著她睡。

    林曦晨睡在最里面,寬大的床,睡他們三個也不會顯得擁擠,宗景灝走到床邊,他輕輕地拿開林辛言摟著林蕊曦的胳膊,將她的胳膊纏在自己脖子上,手臂穿過她的腰,將她抱了起來。

    林辛言感覺到有人動自己,她睜開了眼睛,看到是宗景灝時,睡意全無,“你”

    “噓”

    他用眼神制止。

    林辛言將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任由他抱著自己離開房間。

    宗景灝抱著她上樓。

    “你喝酒了”林辛言問。

    他身上的酒氣很濃重,還摻著淡淡的香水味。

    “嗯。”

    林辛言垂下眼眸,“和什么人一起喝的”

    宗景灝并不想提起何瑞琳,便說道,“無關緊要的人。”

    林辛言笑笑,卻什么也沒說。

    宗景灝注意到她漫不經心的笑,問道,“笑什么”

    林辛言半真半假地說道,“你是有婦之夫,不要隨便在外面亂來。”

    宗景灝低低的笑,抵著她的額頭,“不想我在外面亂來,就喂飽我。”

    說話時他用腳低開二樓房間的門。

    這間房間林辛言沒進來過,臥室里的燈光異常昏暗,斑駁的陰影傾灑在每個角落,和樓下的那間相比,這間更深沉,主色調是黑與灰,充滿壓迫感與侵略性。

    林辛言被他放到寬大,柔軟的床上,她的身體陷下去,他的身軀半傾下來,手臂撐在她的身體兩側。

    以俯視的姿勢,看著她。

    林辛言被看的渾身不自在,微微側過頭。

    宗景灝掰正她的腦袋,不準她躲避。

    “看著我。”他用著命令的口吻。

    他拿著她的手,放在他的心口,隔著衣服撫摸他的肌膚,聲音低沉沙啞,“你要怎么報答我”

    “報答你什么”林辛言渾身僵硬,一動不敢動。

    害怕他做出什么失控的事情來。

    他的手臂一軟,整個人壓了下來,和她的身體緊密貼合,頭埋進她的頸窩,貪婪的吻她帶有香味的頭發,脖頸,耳垂

    他呼出的熱氣,細細碎碎的將她纏繞,麻麻的,癢癢的。

    她渾身緊繃。

    他亦是在強忍,“我為了你,美男計都使了,你不該報答我嗎”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林辛言強裝冷靜,可是放在被子上的手,早已經攥成了拳頭,平整的被褥,變得褶皺。

    他一口含住她的耳垂,用力的允,林辛言用力的推他,“你醉了”

    “我沒醉,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他的每一個字都咬的極重,特別是那個我字。

    他的舌尖在她的耳垂上打著圈兒,“我讓你把孩子養在這里,你滿足我,如何”

    林辛言的心一顫,身體也抖動。

    林蕊曦似乎很喜歡他,時間不久,卻很有依賴性。

    女兒長這么大,她就沒見她哭的這么傷心過,特別是那句,“我是沒爸爸的孩子。”深深地刺疼她的心。

    眼淚順著她的眼角滑落,隱沒在她兩邊的鬢發里。

    她嘶啞著聲兒,“你說話算話。”

    “算話。”

    他嗅到林辛言松了口,指尖靈巧得剝掉她身上衣服。

    林辛言一哆嗦。

    宗景灝摟著她,將她安在胸口,輕聲安撫,“別怕。”

    就這么一句話,撕開了林辛言,隱藏在內心的恐懼,

    她的身子不受控制的,不停的抖。

    眼淚浸濕了他身上的襯衫,宗景灝低頭看著她一臉淚水的臉,眸色微深,“我又不是虎狼,把你吃了,你哭什么”

    林辛言吸了吸鼻子,嘴硬道,“我沒哭。”

    宗景灝,“”

    他的衣服都濕了還嘴硬呢

    宗景灝給她臉上的眼淚,柔聲道,“你若不情愿,我不勉強”

    他的話還沒說完,忽然就被吻著唇。

    林辛言主動吻他。

    第一次。

    宗景灝愣了。

    睜著眼睛看著親吻他的女人。

    心潮澎湃的不能自已。

    很快,回神的宗景灝熱情的回應,扣住她的腦袋,加深這個吻。

    周圍的氣氛不斷地攀升,越來越火熱。

    就在宗景灝想要進一步時,房門忽然被敲響了。

    他的動作一頓,目光對上她的。

    她的臉,瞬間通紅,像是被火燒了一樣,火辣辣的。

    咚咚

    門又響了。

    這個時間是誰

    宗景灝皺著眉,似乎被忽然打斷,很不情愿,要知道林辛言好不容易松口。

    他是正常男人,對女人有渴望。

    這樣打擾他

    咚咚

    林辛言推他,“可能是小蕊”

    “你別動。”再不情愿起來,可是被這樣一下一下的打擾,他也沒辦法繼續,他起身拉過被子,蓋在林辛言身上,然后去開門。

    林蕊曦站在門口,睜著眼睛,還紅通通的,仰著腦袋,看見是宗景灝的時候,眼淚一下子就流了下來,委屈的道,“爸爸。”

    她輕聲的抽泣著,“我以為你不要我了。”

    宗景灝蹲下來,和她平視,“我沒不要你。”

    林蕊曦一股腦的撲進他的懷里,緊緊的抱著他的脖子。

    肌膚上都是濕濕黏黏的觸感,她的眼淚。

    宗景灝默默的望天,“你這么愛哭,是不是隨你媽咪”

    林辛言卷縮在被子里,靜靜的聽著門口的動靜。

    宗景灝這么有耐心的哄林蕊曦,林辛言輕輕的勾起唇角。

    苦澀一笑。

    他愿意給她女兒點溫暖,也值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