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31章,只怪技不如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31章,只怪技不如人

    何瑞琳醒來時,渾身一絲不掛,寬大的床,凌亂不堪。

    眼睛所看之處沒有一個人影。

    她坐起來,用被子裹著自己光溜溜的身子,回想昨晚的事情,她利用林辛言被脫的視頻,將宗景灝引到這里來,本來是想用視頻,換取他放過何家的籌碼,可是后來,她還沒來得及和他談,兩人就喝起了酒。

    再后來她喝醉了。

    她記得是她自己把衣服脫了的。

    當時房間里就她和宗景灝兩個人。

    難道昨天宗景灝和她發生了關系

    她不是沒經過人事的小孩子,她能清楚的感覺到她的身體發生過什么。

    一抹紅暈爬上臉頰。

    宗景灝真的回心轉意了嗎

    她激動的,就差跳起來了。

    她覺得就是這樣的,宗景灝要了她,就在昨晚。

    她多少了解點宗景灝,當初知道她是那晚的那個女人時,他真的對她很好。

    如果后來,不是她假孕車禍被他知道,他也不至于厭惡她。

    現在他要了自己,也就是說,他又愿意和她好了。

    她歡喜的掀開被子下床,穿上衣服。

    他一定要快一點將這件事情告訴何文懷,宗景灝愿意和她好了,還會揪著那個新聞不放嗎

    衣服穿好,她快速的離開酒店。

    車子停在何家門口,她下車時,看見了關勁的車子停在不遠處。

    關勁來了何家

    要知道關勁可是宗景灝身邊的人。

    也是他很信任的人。

    難道,他是來告訴家里人,她要和宗景灝和好的事情

    越想她越興奮,腳步走的也越發的快了。

    推開大門,何家的人都在,何文懷坐在首位臉色鐵青,何瑞行和何瑞澤的臉色也不好,夏珍渝坐在一旁輕輕的抽泣,不敢哭出聲音。

    何瑞琳完全沒感覺到這沉悶壓抑的氣氛是因為她。

    她看了一眼關勁,笑問,“是啊灝讓你來的是嗎”

    關勁錯過她的目光,淡淡地道,“是。”

    他和何瑞琳曾一起共事過,而且以前挺有好感,后來她成為何家人,有了身份,人也變了。

    他不知道她做了什么,但是他知道,宗景灝會做的這么不留余地,一定是她過分了。

    果然,何瑞琳就差大聲笑出來了。

    她走到何文懷跟前,“爸”

    啪

    何瑞琳被打的一個重心不穩,摔了下去,她跪坐在地上,不敢相信何文懷會忽然打她。

    她捂著疼到麻木的臉頰,“爸,你為什么打我”

    “為什么”何文懷被這一樁接著一樁的事情給砸的喘不過來氣,新聞的事情沒解決,現在又出了一樁丑聞,他就差被氣死了。

    還問他為什么打她

    他渾身顫抖,指著她,“你還有臉問為什么”

    “你打我總要有個理由,否則,我絕不原諒你”何瑞琳淚眼婆娑的扭頭看向夏珍渝。

    夏珍渝也不敢為她求情。

    她又將目光轉向何瑞澤,何瑞澤紅著眼睛,也沒替她說話。

    她回到何家,就夏珍渝和何瑞澤對她好。

    現在他們兩個都沒出來替她說話,她感覺到了嚴重性。

    “呵呵。”

    何文懷的聲音一句比一句低沉,猶如悶雷,“我后悔,你生出來時,我沒掐死你,你不原諒我”

    他赤紅著眼眸,“我用得著你原諒”

    何瑞琳瑟縮了一下,她頭一次見這么猙獰的何文懷。

    她撲到關勁身邊,抓住他的胳膊,“你快告訴我爸,你來是干什么的。”

    關勁無動于衷,淡淡的道,“我已經說過了。”

    “我爸知道我和宗景taocibeizi灝和好了,為什么還要這么生氣”

    “你什么時候和宗總和好的”關勁冷淡的道。

    或許何家人不知道何瑞琳為何這般,但是他知道。

    因為昨晚她叫了不少宗景灝的名字。

    她把那兩個男人當成了宗景灝。

    “昨晚,我和啊灝在一起啊,他還,他還”

    “我想你誤會了。”關勁打斷她,并且潑了她一盆冷水,“宗總,昨晚并沒和你在一起。”

    “你胡說,你胡說八道”何瑞琳厲聲,她從地上站了起來,指著關勁,“你知道什么”

    她回想到昨晚她依在宗景灝的懷里,他也沒推開自己,甚至忘記了那一巴掌的痛,笑著,“他是愛我的,昨晚我們就在一起。”

    “夠了”何瑞澤實在聽不下去,也無法忍受她自欺欺人。

    他跨步過來一把扣住她的肩膀,對著她低吼,“你醒醒,你被人算計了”

    她愣愣的看著近乎崩潰的何瑞澤問,“我被誰算計了算計我什么啊”

    “我怎么會生出你這么蠢的女兒”何文懷從未這般后悔過,當初他為什么要認她

    早知道她會給何家帶來這樣的禍端,寧愿她死在外面,也不讓她進何家的門。

    關勁親自來,證明了宗景灝的態度。

    何文懷知道,這兩件事加在一起,真的是何家的劫難。

    解決不好,真的要完蛋。

    他站起身,一點架子也沒了,“這事,你和宗景灝說,我一定給他一個滿意的交代。”

    關勁點頭,“好,我一定轉告。”

    何文懷送他出門,關勁擺手,“何懂事長留步。”

    關勁立刻何家。

    這會兒的時間,何瑞琳像是想明白了事情,“昨晚,不是宗景灝和我在一起”

    她傻了。

    “他算計我”

    何瑞澤閉了閉眼,“你到底做了什么讓他這么恨你,毀你”

    “我我”她哭了出來,“就是那天我們設計林辛言時,我在包間里偷偷安裝了攝像頭,并且錄了視頻”

    “怪不得宗景灝會也讓人錄了一份你的視頻送過來,原來是有原因的。”

    “什么視頻”何瑞琳的腦子一下被什么炸開,嗡嗡的響。

    什么視頻

    難道她昨晚的

    “什么視頻”何瑞行指著桌子上的u盤,“你自己看吧,爸讓你在家閉門思過,你倒好,不知道思過就算了,還偷偷的跑出去,跑出去就算了,還去招惹宗景灝。”

    他笑的諷刺,“他如果隨便就被威脅,或者一個什么視頻就能扳倒,他能走到今天”

    何瑞琳的臉色一片慘白。

    何文懷已經氣的說不出話來了。

    很明顯,何瑞琳想要威脅宗景灝,反被人家給整了。

    怪誰呢

    只怪技不如人。

    “明他。”如果說之前的新聞還有緩和的空間,那么現在就是死局。

    他坐在椅子上,雙目渾濁,“瑞澤,瑞琳,你們闖了禍,何家不能因為你們連百年的名聲也不要了,你們也不要怪我,只怪你們太不爭氣。”

    “爸,你什么意思,要放棄我們嗎”何瑞琳有些不敢置信。

    “不是爸要放棄你們,是你們要自尋死路。”何瑞行插話道,“你們沒為家族做過什么,卻享受了家族帶給你們的榮耀,現在你們也要為家族做點事情才對,況且這事,也是因為你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