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32章,沖動是魔鬼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32章,沖動是魔鬼

    何瑞琳扭頭盯著何瑞行,陰惻惻的發笑,“你巴不得我和二哥死了,你好一個人擁有整個家族的財產,對嗎”

    “到這個時候,你還不知道悔改,還在窩里斗”何文懷本不想生氣,可是聽了她的話,就忍不住。

    他用力的拍著桌子,啪啪的響,振的天花板顫動,他盯著女兒喘粗氣,“這事由你挑起,jqcqf也該有你結束。”

    在這一刻何文懷下定了決心。

    “憑什么”何瑞琳不服氣,她一心一意為家里好的,只是她做的事情沒成功,難道就該死

    “爸,你當初承認我時,是不是因為我是宗景灝身邊的人,現在看我沒了利用價值,就想過河拆橋”

    被說中了心思,何文懷的臉色變了變,“就你,有什么可值得我利用的”

    當初何瑞澤說她是何家走丟的那個女兒時,他是猶豫要不要認回她的,畢竟在外面長大的,對她也沒特別的感情。

    大家族里,是有財產分割的。

    后來知道她一直在宗景灝身邊,并且宗景灝很喜歡她,他才會愿意認回她,并且對外公布她的身份。

    誰知道,她一點沒幫助家里,反而給家里帶來那么多災難。

    以前何瑞澤雖說不愛管家里的事情,但是沒給家里闖過禍。

    可現在跟著她胡作非為,將整個何家都陷入困境中。

    “有沒有你心里清楚”何瑞琳只覺得胸口的那顆心,碎成了無數片,再也拼不成完整的樣子,“回到何家,我以為我有了家,有了家人,就有了庇護,可是我沒享受到你給我的溫暖,能用到我的時候對我好,用不到時,棄如敝履,當我是什么,是鐵打的,不會痛是嗎”

    難道有錢人的世界,都是無情的,只有利益至上

    “我不想為家里好嗎”她聲聲質問。

    “我想,是,我技不如人,讓家里陷入了困境,可你們對我就沒有一點不舍嗎”

    “又不是讓你去死,你犯的也不是死罪,只是承擔你自己所做的事情,干嘛長篇大論”何瑞行冷笑,“你口口聲聲說,我想獨攬家族大權,但是這個家里,除了我,你們誰盡過心只有我,盡心盡力孝敬父母,管理公司。”

    “說的真好聽”

    “都別說了”何瑞澤打斷何瑞琳的話,走到何文懷面前,嘭的一聲,跪了下來。

    他看著父親母親,雙手著地彎身朝他們磕了個頭,沒起來,“爸媽,都是我的錯,這事我一個人承擔。”

    頃刻間,整個客廳安靜了下來。

    夏珍渝抹掉臉上的眼淚,伸手去拉兒子,哽咽道,“男兒膝下有黃金,怎么能隨便跪。”

    都這么大的人了。

    “你們是我父母,沒什么跪不得的,你們生了我,我沒孝敬過你們,反而,為家里舔了災難,是我的錯。”何瑞澤跪著不起,“你們縱容我在國外不回來,做我自己喜歡做的事情,給予我錢財上的支持,我知道那是你們對我的愛,可我讓你們失望了。”

    她抬起頭看向何瑞琳,“對于妹妹,我有愧,她小時候是我把她弄丟的,在外面吃過苦,她的錯,我替她擔。”

    “你確定”不等何文懷說話,何瑞行就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口了,“你承擔宗景灝會同意嗎”

    “這個不勞大哥費心。”何瑞澤不是不知道何瑞行有獨權的野心,但是他是家里的老大,也確實有些能力。

    他不愿意爭搶。

    他看向何瑞行,“琳琳怎么說都是我們的妹妹,一母同胞,血肉親情,你對她好點,別太苛刻,你為家里做的事情,我們都有眼睛看著,也沒人跟你搶。”

    “不用煽情。”何瑞行側過頭,“你做的事情本就該你承擔,對于妹妹,這個不用你說,只要她像個妹妹的樣子,我自然會照顧她。”

    “我用不著你照顧。”何瑞琳仰著頭,即便現在她自身難保。

    何文懷閉了閉眼睛,一夜之間好像蒼老了不少,他看著跪在腳邊的小兒子,“這事,不是你一個人承擔就能解決的”

    “我有辦法,我一個人承擔。”何瑞澤已經想好了對策。

    現在他只要何文懷一句話。

    再生氣,可終究是自己的兒子,真要推出去,他也很心痛。

    “這是造了什么孽”何文懷氣的捶胸頓足。

    夏珍渝抹干淚,為丈夫順背,“當心身子,是我不好,沒為你生個好兒子。”

    整個家死氣沉沉的。

    最終,何文懷松了口,這事總要解決,總要有人承擔。

    他還是有點不放心,問何瑞澤,“你真的有辦法”

    “嗯。”何瑞澤抿著唇,夏珍渝將他拉起來,“起來吧。”

    這次和瑞澤順著母親的力道站了起來。

    “哥。”何瑞琳知道,何瑞澤是真的對她好的,有些后悔當初逼他去對付林辛言,讓他徹底失去得到她的可能,“對不起。”

    “一家人,說什么對不起。”何瑞澤不后悔那么做,林辛言不愛他。

    什么時候都不會接受。

    這樣拼一次,得不到她的心,有可能得到她的人。

    總比什么都得不到的好。

    他轉身上了樓。

    何文懷累了。

    “都散了吧。”

    別墅。

    昨晚林辛言剛被跑走沒多久,林蕊曦就醒了,她到處找都沒找到,在客廳里的沙發上發現了宗景灝的衣服,白天的時候,她從于媽嘴里聽說,宗景灝的房間在樓上,于是連林辛言也不找了,跑上樓敲他的房門。

    她站在門口,往屋里瞅,床上好像有人,“爸爸,晚上我可以跟你一起睡嗎”

    宗景灝,“”

    她的眼圈又是一紅,淚水明晃晃的在眼里打著轉,不曾掉下來,樣子看起來可憐極了。

    他回頭,就看見林辛言露出一個腦袋,祈求的sdt看著他,希望他能答應女兒的要求。

    宗景灝很無奈,只能答應,他怕拒絕了這小家伙,以后林辛言會拒絕他。

    這一夜他忍

    抱起林蕊曦,“我摟著你睡。”

    于是,宗景灝想象的二人世界泡湯,成了三人世界。

    結婚證辦了七年了,合法的夫妻身份,他硬是還沒碰過自己合法的妻子。

    他想,他是這世上最悲慘的丈夫。

    林辛言很早就起來,不想被莊子衿看見她昨晚在樓上睡的。

    她在廚房準備早餐,想到自己昨晚主動去親吻宗景灝,就耳根發燙,懊惱的要死。

    她怎么能夠主動親他呢

    “沖動是魔鬼,沖動是魔鬼,你太沖動了,不能因為你想讓人家疼愛你女兒,你就把自己賣了。”

    “你自言自語的說什么呢”

    忽然身后傳來聲音,林辛言嚇了一跳,她忙轉身。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