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33章,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33章,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于媽身上圍著圍裙,早上起來準備做早飯,結果看到林辛言已經起來做了,而且一個人自言自語的不知道在說些什么。

    “沒,沒什么。”林辛言顧左右而言他,不敢看于媽的眼睛,“那個雞蛋放哪里的”

    “就冰箱啊。”于媽拉開冰箱,發現雞蛋已經沒了,發現放在洗菜池旁邊,“不是在你手底下嗎”

    “啊”林辛言扭頭看到雞蛋時,瞬間想起,她已經拿出來了,本來想借著岔開話題的,有些弄巧成拙,她訕訕的笑,“我忘記了。”

    于媽也跟笑,像是明白她在掩飾什么,又不戳穿。

    走過來,“我幫你,你可以告訴我,那兩個小家伙喜歡吃什么,我給他們做。”

    “他們不挑食。”林辛言低著打雞蛋,準備做蒸蛋羹,她在這里住過幾天,知道于媽的手藝,而且她準備的菜色大多營養搭配均衡。

    不需要另外再準備。

    “不挑食好。”于媽說。

    挑食的孩子容易缺乏某些物質。

    “嗯。”林辛言笑著應聲。

    兩人一起準備早餐,興許是以前認識,也不覺得局促,搭配的很好。

    七點,原本空蕩蕩的別墅有了人氣。

    林曦晨臉不怎么腫了,估計是在屋里悶壞了,莊子衿給他穿好衣服,洗好臉,跑到客廳里來找妹妹。

    昨晚他睡的沉,根本不知道媽咪什么時候走的,也不知道妹妹什么時候走的,整個房間就剩下他一個人了。

    醒來時可失望了。

    也覺得委屈,他還受著傷呢,媽咪怎么能走不帶上他呢

    小臉不甚歡喜,氣呼呼坐在客廳里沙發里。

    相比林曦晨的不高興,林蕊曦可是很歡喜。

    她長這么大,第一次被爸爸抱著睡,太激動了,一夜都沒怎么睡,直到快天亮困極了才睡著,這會兒還在沉睡中,小臉紅撲撲的,趴在枕頭上小臉陷在枕頭里,只露半張臉,粉色的嘴微微張著嘴角有絲絲的黏液。

    宗景灝坐在床邊,瞧著她,嫌棄的皺著眉,“還流口水。”

    小家伙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嫌棄了。

    臉上都是笑,像是做了夢,是個好夢,咧著小嘴笑甜膩膩的叫,“爸爸。”

    宗景灝的神色微微一凝,伸手捏她的臉蛋兒,可能是癢,小家伙扭動著頭,他收回手,心想,你真是我女兒多好。

    這好像并不是一個好的話題,他站起身去了浴室,昨晚回來太晚,后來又被這個小家伙纏著,他連澡都沒洗就睡了,身上的襯衫早就皺皺巴巴的黏在身上。

    他起身去了浴室,很快浴室傳來嘩嘩的水聲,不一會兒,他腰間裹著浴巾走出來。

    床上的小女孩似乎還睡的很熟。

    他看了一眼便推滑開衣帽間的門。

    寬大的衣帽間,西裝,襯衫,袖扣,皮帶,整整齊齊的擺放著,掛著,沒有花哨的顏色,都是偏沉的穩重色。

    滑門的響動,吵醒了躺在床上睡覺的小女孩,她揉了揉眼睛,發現爸爸不在了,嘴巴一扁就想哭。

    她看到衣帽間的門開著,悄悄地爬下床,光著腳丫子跑到衣帽間的門口,就看見爸爸在里面。

    還好,爸爸沒有走掉。

    她趴在門框邊,偷偷的看。

    宗景灝正站在穿衣鏡前扣著皮帶上的金屬扣。

    西褲包裹著他修長的腿。

    裸著上身,壁壘分明的蜜色肌肉,流淌著著密密麻麻的晶瑩水珠,從她這個角度看上去,天花板虛晃的燈,和宗景灝欣長筆挺的身軀連成一線,貴氣,不羈。

    他扯過搭在一旁的浴巾擦濕潤的頭發和上身,隔絕了小家伙的目光。

    林蕊曦眨了眨眼睛,不由的感嘆,爸爸真的好帥。

    身材也超級棒。

    想到昨晚自己是睡在他懷里的,臉色發紅,咧著嘴,露著一排潔白的牙齒。

    她悄悄的轉身,爬上床,繼續睡。

    好困。

    這個是爸爸的床,上面還有他的氣味,她要在上面多躺一會兒。

    她將臉埋進被子里,嗅著里面殘留著爸爸的氣息,閉上眼睛,想著在爸爸懷里的溫暖,又慢慢進入夢鄉。

    宗景灝穿戴整齊,出來時發現床上的小女孩還在睡,只是原本蓋在她身上的被子跑到了她的身下。

    他抱起小女孩,將她放到被子里,看她沒有醒來的痕跡才下樓。

    于媽站在樓梯口,正準備上來叫他下來吃飯,看到他下來,對廚房里的林辛言說道,“可以吃飯了。”

    林辛言應了一聲,將準備好的早餐端上桌。

    林曦晨瞪著踩著樓梯走下來的男人。

    這個負心漢,搶他的媽咪。

    他生氣,很生氣

    宗景灝輕蔑的撇他一眼,大清早的擺個臭臉給誰看

    “臉不疼了”

    “不疼”林曦晨冷哼了一聲,爬下沙發朝著餐桌走去,跟著林辛言身后,他今天要把媽咪看住,不能讓他再賺便宜。

    林辛言看著跟尾巴一樣的兒子,“坐著,馬上吃飯了。”

    “你要和我坐在一起。”林曦晨囑咐道。

    “好。”林辛言對兒子笑笑,發現他不怎么高興,“是頭上的傷還疼是嗎”

    林曦晨本來想說不疼,發現朝著這邊走來的宗景灝,他撲進林辛言的懷里,撒嬌,“我疼,頭疼。”

    林辛言將他抱起來,“我看看。”

    “不用,你抱著我就行。”林曦晨緊緊的摟著她的脖子。

    宗景灝,“”

    晚上有林蕊曦,白天有林曦晨,還要不要他活了

    吃飯時林曦晨也是坐在林辛言的懷里,要林辛言喂他吃飯。

    以前這是他最不屑的。

    這樣的事情只有林蕊曦喜歡。

    但是現在他非常的享受,還是媽咪好。

    “小蕊還沒起來嗎”莊子衿問。

    “她睡的晚。”林辛言說。

    莊子衿點了點頭,昨晚林蕊曦哭著要找宗景灝她也知道。

    林辛言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忽然響了,是秦雅打過來的,告訴她店里已經裝修好,威廉夫人也會在今天上午到。

    “我已經定了酒店,你去接機,九點的航班。”

    “我知道了。”說完林辛言掛了電話。

    “我去洗手間。”林曦晨想上廁所。

    “我帶你去。”

    “不用不用。”林曦晨連忙擺手,他要上大號,不用媽咪照顧了。

    他會擦屁股。

    林曦晨走后,林辛言低著頭吃粥。

    “你今天要出去”宗景灝主動和她說話,他感覺到她似乎在躲避他,從起來到現在,她沒主動和他說一句話。

    她輕嗯了一聲。

    “去哪兒,我送你。”

    “不用,你得去公司吧,我自己有車。”林辛言拒絕。

    想到昨晚她自己的主動,她閑丟人。

    甚至不敢獨自面對他。

    宗景灝的眼角抽了抽,她的車,不是他送給她的那輛嗎

    怎么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

    明明是想對她好,怎么成了他的阻礙

    早飯過后,林辛言故意比宗景灝晚點出門,就是想要錯開時間。

    誰知,她出門發現,宗景灝根本沒走,靠在車旁似乎是在等她。

    她硬著頭皮走過去,“你怎么還沒走。”

    宗景灝答非所問,“你在躲我”

    林辛言否認,“沒有。”

    他看了她兩秒,“沒有,就上來。”

    她耷拉著腦袋,低聲道,“我們好像不順路”

    宗景灝發現她赤紅的耳根,她在害羞

    羞什么

    別扭什么

    忽然他想起,昨晚她主動吻他的事情。

    宗景灝攬住她的腰肢,扣進懷里,嘴唇靠過來,“你多親幾次,習慣了,就不會難為情了。”

    林辛言,“”

    這人

    “趕緊走吧。”林辛言特別后悔,早知道就乖乖上車了,也不會被他戲弄。

    宗景灝笑,放開她,坐上駕駛位。

    車子行駛到路口,忽然一道黑影竄出來,擋在車前。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