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35章,刑期一年六個月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35章,刑期一年六個月

    她沒有得到答案,車子就開走了。

    何瑞澤這話,無端在林辛言心中埋下了一顆懷疑的種子。

    不要傻傻的付出0451ubo真心,被眼前的好,蒙蔽雙眼。

    這話分明就是在指宗景灝。

    宗景灝瞧出她的心思,冷笑了一聲。

    “你笑什么”她皺眉。

    “放心上了”

    林辛言沒回應眨了眨眼睛,過了一會兒,才開口道,“沒有。”

    她沒信,也沒全不信,總覺得他那句話有深意。

    她醞釀了一下,“關于那個新聞,算了吧。”

    “你想清楚了”

    林辛言扭頭看向車窗外,那些快速劃過的風景,就像過眼云煙的往事,往事不可追。

    她淡然地道,“想清楚了。”

    “嗯。”

    她自己想清楚就行,他不干涉。

    其實這樣也好,還了何瑞澤的情,斷了所有的份。

    車廂內忽然安靜下來,兩人沒再搭話,氣氛變得微妙。

    中間宗景灝接了一通電話,是關勁打過來的。

    說是何文懷去公司了,在等他。

    林辛言做了決定他自然要去解決接下來的事情。

    新聞的事不追究了,但是視頻事還沒解決。

    他可不希望林辛言被脫衣服的視頻傳出去。

    很開車子停在了萬越集團大樓前,宗景灝下車把車鑰匙給了林辛言,交代道,“早點回去。”

    林辛言接過鑰匙,點了點頭,“好。”

    看著他走進大廈內,林辛言坐到駕駛的位置上,啟動車子開去機場。

    她低頭看了一眼時間還有半個小時,時間剛好來的及。

    距離機場不遠的地方,可以看到剛起飛的飛機猶如一只掠過海面的鷗鳥,沖向藍天。

    她將車子停在停車場,步行到機場出口大廳。

    不管什么時候,機場總是人來人往,上演著相聚和別離的地方,有歡笑,有離別的淚。

    林辛言的目光在人群中巡視。

    “林。”忽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在她身后響起,她轉身,便看到艾倫正在朝她招手,她穿著休閑套裝,白色的運動鞋鞋,衣袖挽在手臂,身后放著行李箱。

    威廉夫人站在她右后方,穿著象牙色的套裝,藍寶石的整套首飾,得體又優雅。

    林辛言笑著走過來,“我來晚了。”

    “可不是,我們都等你半天了。”艾倫抱怨,往她身后看,“就你一個人來嗎林曦晨那小子沒來接我嗎”

    “他受了點傷,不愿意出屋,而且他不知道你來。”林辛言也不知道她回來。

    艾倫碰了一下她的肩膀,“是不是意外我會來”

    “嗯。”林辛言實話實說。

    “還不是為了幫你。”她給林辛言使眼色,林辛言一下就明白了,她會來是威廉夫人怕她在國內忙不過來,派她過來幫助她的。

    就算威廉夫人不派一個人過來,林辛言也不會生她的氣。

    她能有現在的成就,都是威廉夫人給她的機會。

    “夫人。”林辛言早就把這個婦人,當成自己的親人。

    威廉夫人優雅一笑,“走吧。”

    林辛言主動幫著拿著行李,“車子就在外面。”

    林辛言放行李,艾倫幫威廉夫人拉開車廂的門。

    “林,怎么回國之后,你變大方了”艾倫仔細打量車子的裝置,最高配,要知道林辛言是很節省的,怎么會買這么豪的車子

    “這不是我的車。”林辛言說道。

    她才沒閑錢去買一輛這樣的車子。

    艾倫起了八卦的心思,靠了過來,曖昧的道,“那這車子誰的別說話,讓我猜。”

    艾倫托腮,想了想,“是個男人送的,而且還是個有錢的人送的”

    這車子的色調,配置,都很男性化,借她車的人肯定不是女人。

    窮人也買不起這樣豪的車。

    那結果就是一個有錢的男人,和林辛言關系很好,車子都可以給她開。

    “我猜的對不對”艾倫得意的問。

    林辛言故意裝沒聽見,“你說什么”

    艾倫一下子就炸鍋了,“你裝什么啊你明明聽見了,你故意的是不是,為什么不想說你不會這么快就找到男人了吧”

    她猜測道,“難道是你兒子的爸爸”

    “艾倫,做了那么久的飛機,你不累嗎安靜一會兒行嗎”威廉夫人打斷她。

    艾倫不知道,威廉夫人大概猜到這是誰的車,應該是哪位逼著她回國的男人。

    艾倫撇撇嘴,拍了一下林辛言的肩膀痛“行吧,這次看在夫人的面子上,先放過你。”

    “對了,今天有什么安排”艾倫沒有一點坐飛機的疲態,反而顯得很興奮。

    “你不需要休息一下嗎”林辛言看她一眼。

    “也不累。”艾倫伸了個懶腰,“秦雅呢怎么和你一塊來接我們”

    “她在店里。”

    “哦。那我也去吧,順便熟悉一下環境,你帶夫人去酒店休息就行。”

    “你確定”林辛言問。

    “我確定。”

    林辛言在前面的u型路口,調轉車頭改變方向,朝著店里開去。

    把艾倫送到店里,她和威廉夫人也順便看了一眼店里的裝修,按照主店的風格來的,很有范兒,沒有毛病挑,威廉夫人也很滿意。

    eo是她一生的心血,即使是分店,她也不允許敷衍。

    參觀完,林辛言送她去酒店休息。

    “z國是不是有日子講究”威廉夫人問。

    林辛言點了點頭,“是的。”

    “那我們還要選個好日子辦開張儀式,入鄉隨俗,畢竟你也是z國人。”

    “我看了時間,后天就是好日子,宜搬新房,開業,動土。”店里裝修她就看了日子,算著時間來的,剛好店里裝修好,也到了那個日子。

    “你有安排就好。”威廉夫人顯得有些累了。

    林辛言打開酒店房間的門,放下行李,給威廉夫人倒了一杯水,“你喝點水,洗個澡休息一下,晚上我們一起吃飯。”

    “嗯,你去忙吧。”

    現在要準備開張的事情,有很多事情要安排,時間不多,她得在開張之前安排好。

    離開酒店林辛言也去了店里,選請柬,布置會場。

    回國到現在,林辛言在這一刻才覺得真實。

    萬越集團,會客室。

    “關于視頻的事情,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它流出去,會徹底銷毀。”何文懷親自來和宗景灝談的。

    何瑞澤回去說視頻的事情解決了,只要開個記者會,他承擔所有責任。

    要洗白是不可能了,畢竟事態演變的太惡劣,沒有人受懲罰,挽回不了何家的聲譽。

    他主動承認,是他欺負了林曦晨,也愿意接受懲罰。

    警方那邊判的重,以故意傷害罪判的,刑期一年六個月。

    按照正常程序是沒這么久的,畢竟林曦晨沒有受重傷,是網絡力量太大,警方那邊有壓力,何家也不想節外生枝,干脆就判的狠點,讓那些關注這件事的人都消了氣。

    何家的名聲也就挽回了,他們沒有仗勢欺人,他們是守法的好公民,犯了錯,就要受懲罰,并且比一般人懲罰的重。

    堵住悠悠眾口。

    “那個琳琳的”何文懷欲言又止。

    意思卻很明白。

    “我看誠意。”宗景灝不咸不淡的道。

    光靠一張嘴

    當他三歲小孩呢

    誠意是擺在明面上看的,不是靠嘴說的。

    何文懷將視頻原件放在了桌子上,“沒有備份,也沒有任何軟件保存,你放心,這次雖然鬧的不愉快,但是兩家交情仍是有的,我怎么會出爾反爾。”

    宗景灝拿起來端詳兩秒,“你放心,只要視頻不出現,你女兒的就不會出現。”

    “這”

    “怎么,信不過我”

    何文懷為難,這東西在他手里,那豈不是隨時被他威脅

    這種時刻別人威脅的感覺可不好。

    “當然信的過,只是,畢竟關系到我女兒的名譽,我不得不上心。”何文懷此刻一副慈父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