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36章,上廁所掉糞坑里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36章,上廁所掉糞坑里了

    豪門大家族里,親情也摻雜了利益,與其說是怕影響女兒的名譽,不如說是怕影響何家聲譽。

    “看在兩家的交情,看在琳琳曾經也跟隨過你,給她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畢竟”

    剩下的話何文懷沒有說出口,畢竟他是真的毀了何瑞琳。

    一想到宗景灝這么不留余地的,把他們逼到這個份上,何文懷渾身的血液就翻騰,恨不得上去掐死他,可是,他知道,他不能。

    不是不能,是勢力不夠。

    偷雞不成蝕把米,只怪家里的孩子不省心。

    這把年紀還要在小輩面前裝孫子,臉面都丟光了。

    宗景灝面無表情沒有一點兒波動,他雙眸合攏,沉吟片刻才緩緩的睜開雙眸,“以后我不想聽到一句話。”

    “什么話”

    “我和你女兒有關系”

    何文懷一梗,但是又不能不答應,冷聲道,“以后我絕不再提這件事,你放心,我是明理之人,是我那兩個孩子不爭氣,怪不得別人。”

    咚咚

    這時,會客室的門被敲響,關勁推門走進來,俯身在他耳邊道,“蘇湛和于豆豆來了。”

    宗景灝沒看何文懷只吩咐了關勁一聲,“你把視頻原件給他。”

    說完便起身離開會客室。

    何文懷一喜,這事算是解決了。

    這幾天他吃不好,睡不著,心力交瘁,事情解決心中的那塊大石頭放了下來。

    “等一下。”何文懷明顯不像之前那副討好的模樣,但是也沒強硬,只是表達了自己對這件事情的不滿,“我們兩家沒有過節,琳琳有錯,但是你做的太過了,世事無常,誰能保證誰會一直輝煌下去”

    宗景灝慢慢的轉過身,眸光不帶一點起伏,冷漠而堅硬的五官華美又單板,骨子里透出的寒勁讓人忍不住打冷顫。

    呵。

    他輕笑一聲,“我拭目以待。”

    說完繼續邁起腳步離開會客室。

    空氣安靜兩秒,關勁將視頻原件放到桌子上,抬頭看了一眼何文懷,“何懂事長,世事無常,你永遠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么事情,不知道對手究竟有多少底牌。”

    何文懷蹙眉,“你什么意思”

    關勁笑笑,“我就是覺得剛剛何董事長的話太犀利了點。”

    “難道我說的不對嗎”何文懷反問。

    不是宗景灝先咄咄逼人的嗎

    “沒有。”關勁沒在繼續和他說,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我送何懂事長出去。”

    何文懷臉色沉沉,一甩衣袖站了起來。

    關勁只當沒看見他生氣,心里卻想著,何家會走下坡路,不是沒道理的,他兩個兒子沒做生意的天賦,他自己也沒好到哪里去。

    總裁辦公室,蘇湛悠閑的斜坐在宗景灝的辦公桌上,一下一下的轉著放在辦公桌上的地球儀,反復幾下,似乎也覺得無趣,皺起眉頭,朝著門口喊關勁,“宗景灝他干嘛去了是去上廁所掉糞坑里了嗎讓我等這么久”

    他的話還沒說完,辦公室的門就推開了。

    他的聲音大,宗景灝肯定是聽到了。

    他跳下桌子,悻悻的笑了一聲,“我什么都沒說,你沒幻聽到什么對你不好的話吧”

    宗景灝淡淡的撇他,“不能要點臉”

    蘇湛摸摸自己俊俏的右臉,“臉還在。”

    于豆豆站在一旁也不敢搭話,就覺得蘇湛顛覆了他對律師的認知。

    他沒見過這么逗比的律師。

    蘇湛正了正臉色,故意岔開話題,為自己解圍,“關于車禍的案子,我已經把訴狀寫好,什么時候遞上去”

    于豆豆也瞪大了眼睛,聆聽著宗景灝的答案。

    這是他一直想要做的事情,現在終于可以為哥哥的死要個說法,讓害他的人受到懲罰了。

    心里有些小雀躍。

    宗景灝坐到辦公桌前,淡淡的道,“不急。”

    看何文懷似乎很生氣,指不定哪天就弄出點事來惡心他,不如先留著。

    額

    “怎么不急,都過去六年了,時間越久這件案子就越難翻案,更何況,她當時還要害林小姐。”于豆豆一下子就急了,不急,是什么意思

    難道他后悔幫他了

    蘇湛跟宗景灝是哥們,對他了解,他說不急,不是說這件事不做了。

    他碰了一下于豆豆,“這么沉不住氣,到法庭上,是不是別人三言兩語就能激怒你這對你可不利。”

    于豆豆梗著脖子,氣呼呼的,“我知道,我只是”

    “只是不想等了。”蘇湛說出他的心思,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景灝不是出爾反爾的人,他說不急,肯定現在不是揭穿的好時候,六年都等了,也不在乎多等幾天對嗎”

    于豆豆無言以對,不得不承認蘇湛說的對。

    做律師的嘴皮子就是厲害。

    “可是,這事”

    “信不過我”蘇湛打斷他。

    “沒有。”于豆豆耷拉著腦袋,無精打采的。

    “好了,你先回去,什么時候遞案子,我通知你。”

    他自己能力不夠,只能依賴他們。

    主動權在人家手上,他能怎么辦

    不想等也得等。

    于豆豆只好先走。

    等到人走了,蘇湛隔著辦公桌給宗景灝拋媚眼“怎么樣,兄弟我可以吧”

    宗景灝連個眼神也沒給他,將一本文件丟在桌子上,“玩夠了,回去看看你奶奶。”

    “你還能不aozidao能愉快的聊天了”蘇湛炸鍋,一提到奶奶這兩個字,他就不淡定了。

    他和宗景灝年齡差不多,但是性格活潑,也是到現在都沒結婚,他父母去世的早,奶奶帶大的,就希望他能快點結婚,生娃娃,結果,他不想結婚,只想玩。

    對感情他失去了熱情。

    “上次你放了我鴿子,得補償我。”蘇湛掏出手機,“我給川川打電話,我找個地方,我們一起喝一杯,很久沒聚了。”

    說著他已經將電話撥出去。

    “干嘛呢今”

    沈培川也忙,他不是b市人,大學畢業留在b市,能在b市扎住根,做出一番事業,也付出了很多努力。

    “剛好今天我沒任務,說吧,什么地方,我去找你們。”

    蘇湛看了一眼時間,“我們先吃飯,去聚賢山莊吧,那里風景好,菜色也好。”

    “你安排。”

    他們聚會基本都是蘇湛找地方,宗景灝付錢。

    沒辦法,宗景灝最有錢。

    傍晚十分,沈培川開著車子來到萬越,找蘇湛和宗景灝。

    他們開了三輛車子,前往聚賢山莊。

    車子開進停車場,宗景灝下車時看見停在他旁邊的那輛車子,是他給林辛言開的那輛。

    “哎哎,景灝,這不是你的車嗎怎么會在這里”

    蘇湛也一眼認出了車子。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