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37章,先有性還是先有愛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37章,先有性還是先有愛

    宗景灝往里面看了一眼,心中了然,大概林辛言也在這里吧。

    而蘇湛心中可是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宗景灝的車子借給別人了

    “男的,女的”蘇湛走過來朝著宗景灝眨眼睛,“你不是正在追前妻嗎怎么又換口味了”

    “滾”宗景灝橫了他一眼。

    沈培川笑,“你就欠,長到八十還是這么幼稚。”

    “你才幼稚。”蘇湛跨步上前,從后面撲到沈培川的背上,摟著他的脖子,“哎,你看見過他前妻沒有”

    沈培川誠實的點頭,“見過。”

    六年前宗景灝結婚,實際隱婚,而且也不是宗景灝想要的婚姻,沒介紹給他,當時他又正在升職期間特別忙,后來沒多久就離婚了,所以沒機會見。

    這不是關勁找他幫忙,他還沒機會見呢。

    聽關勁說,現在宗景灝現在似乎對這位前妻又上心了,不過他也明白,宗景灝為什么上心。

    應該是因為孩子吧。

    那天他見過林曦晨五六歲的模樣,時間也符合。

    進入聚賢山莊,亭臺樓閣四處環繞,走廊蜿蜒曲折,紅色的燈籠在邊沿散開一路到大廳。

    他們進來,立刻有接待過來。

    “請問是蘇先生嗎”

    “嗯。”蘇湛定的地方自然用的他的名字。

    “請跟我來。”接待走在前面帶路,將他們引到包間。

    房間很寬敞,那用上好檀木所雕刻成的桌椅上細致的刻制著不同的花紋,處處流轉著古色的氣息。

    這里的包間和外面不同,不是私密很好的單間,而是猶如長廊一般,用屏風隔著,隔出的房間,每一面屏風都是不同的圖案。

    接待者將菜單遞上,蘇湛當仁不讓,“菜我來點,吃我拿手。”

    沈培川嘖嘖的笑。

    蘇湛斜眼橫他,“笑個屁。”

    “怎么說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還是個律師,說話就不能文明點”

    “工作時整天擺著一張老佛爺臉,現在私人空間,還不準我放松了你們,你們誰有我累”

    “滾吧。”沈培川都懶得和他說話了,開了個律師事務所,案子都給所里的律師做了,他都多久沒親自上過法庭了

    還有臉說什么累

    蘇湛清了清嗓子,“你說話文明點,看不到這有人嗎”

    他故意給沈培川使眼色,讓他看接待女孩。

    “神經。”沈培川懶得理他。

    宗景灝顯得十分沉默,明明坐在兩人中間,偏偏像是不存在似的,他手里拿著手機,指腹在屏幕上來回摩擦,想要打個電話給林辛言,問問她是不是也在這里吃飯,但是看到身邊這兩個,他打消了念頭。

    點完菜,蘇湛將菜單遞給接待,交代了一聲,“快點。”

    “好。”

    這里上菜快,半個小時,菜上齊。

    蘇湛開了一瓶酒,一一滿上,“回回都是我們三個太沒勁了。”

    “你還想找誰來菲菲”

    “別哪壺不開提哪壺。”蘇湛立刻瞪眼。

    沈培川笑,“還沒放下呢”

    劉菲菲蘇湛的初戀,大學那會兒談的,蘇湛很喜歡她,可是后來分手了。

    到現在蘇湛也不愿意透露為什么分手了。

    只是知道,這個女人成了他的禁忌,不準別人說,他自己也沒再談過戀愛,身邊有過幾個女人,但沒認過真,都是隨便玩玩。

    “你說這人的感情,是先有愛,還是先有性”蘇湛灌了一口酒,辣的皺了皺眉,“爽。”

    “這個不得問你嗎你經歷的最多。”沈培川陪他喝了一杯。

    蘇湛朝宗景灝抬下巴,“應該問他,當初和白竹微,不是因為一時沒把持住,才跟人家好的嗎”

    因為要了人家一夜,要負責,和人家談戀愛,后來又因為被騙了一次,就又不要人家了。

    這是有情呢還是無情

    宗景灝拿眼瞟他,“吃飽了撐得”

    “這也沒外人,我說的也是事實嘛,你要了人家的初夜,又拋棄了人家,你說你是不是挺差勁的”蘇湛喝了兩杯酒,說話的聲音也大了幾分。

    右邊的屏風后,坐著幾個女人,聽到這邊的聲音都是一愣。

    艾倫反應特別大,“果然男人都沒有一個好東西。”

    這地方是秦雅挑的,說是在網上看評分特別好,環境好,菜色好,只是沒想到所謂的包間只是用一道屏風隔著,一點都不隔音。

    林辛言覺得這聲音有點耳熟,輕輕的往后撤了點身子,透過縫隙看到那邊的人。

    只見蘇湛的手臂搭在宗景灝的肩上,“說真的,你有沒有喜歡過白竹微,還是只是因為你碰了人家,而負責任”

    林辛言屏住呼吸,莫名的,她也想知道這個答案。

    手指用力的扣著椅子上的雕刻的花紋。

    宗景灝灌了一口酒,“有點吧。”

    他對白竹微從未心動過,后來和她在一起的確是因為那晚的責任,那晚雖然他意識不清晰,但是帶給他的美好至今他都無法忘懷。

    如果說不愛,他卻忘不了那夜。

    所以說,算是有點吧。

    蘇湛砸了砸嘴,“那也就是說,是先有性,能更加的勾起感情”

    畢竟宗景灝沒睡過白竹微的時候,是不喜歡人家的,睡了一次,就有點喜歡了,不是性更能增進感情嗎

    “律師的邏輯就是牛逼。”沈培川朝著蘇湛豎大拇指。

    蘇湛斜眼瞪他,“你以為別人都跟你一樣,三十幾了,還是chunan”

    沈培川,“”

    他特想罵一句,你大爺

    屏風這邊,林辛言有些食不知味,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就是沒了胃口。

    “是這里的菜不和胃口嗎”秦雅問。

    林辛言往嘴里塞了一口菜,說沒有,“這里的菜很好吃。”

    “我第一次吃這么地道的中餐。”威廉夫人對這次的晚餐很是滿意,“而且環境也很好,很有z國風,我喜歡。”

    “你滿意就好,這次z國之行,一定不讓您失望。”秦雅給威廉夫人倒了一杯酒。

    “不喝了,我吃飽了,該回去了。”雖然威廉夫人保持的體態很好,但是畢竟上了年紀,精力有限。

    “我和你一起。”艾倫也覺得累了,下了飛機她沒休息就去了店里,到現在感覺到了乏累,她需要休息。

    “我送你們。”林辛言起身道。

    “不用,不用。”艾倫朝著她擺手,“你也在店里忙了一天,該回去看看孩子了。”

    “那我的車給你。”秦雅把自己的車鑰匙給艾倫。

    艾倫拿過鑰匙扶著威廉夫人離開包間。

    林辛言揉了揉臉,“我去結賬。”

    秦雅跟著她,“林姐,我看你心情不好。”

    林辛言否認,“有嗎”

    “有啊,你今天一天都挺開心的,就是吃飯時,我看你變了臉。”

    “我高興。”林辛言扯著笑,店就要開張了,她高興還來不及呢。

    秦雅笑。

    林辛言垮下臉,“我的表情真的寫著不高興嗎”

    秦雅認真的點了點頭。

    仔細想想自己為什么忽然不高興了

    是知道宗景灝和何瑞琳睡過不高興,還是因為宗景灝喜歡過何瑞琳而不高興

    她不知道,總之,就是不高興。

    林辛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讓自己打起精神來,走到前臺付錢。

    “乾字號包間,一共消費5800。”

    林辛言掏出卡遞上,忽然她被一抹欣長的黑影籠罩,有人先一步遞上卡,“刷這一張。”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