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38章,留住這個女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38章,留住這個女人

    她轉頭就看見宗景灝站在身后,逆著光,她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能窺探到一抹不清晰的輪廓。

    前臺接過宗景灝手里的卡,“加在一起一共消費12080。”

    “哎呦,哎呦,原來車子是給嫂子開了。”蘇湛在一旁起哄,林辛言低著頭,將卡裝回去,輕聲問,“你回去嗎”

    宗景灝還沒回答,蘇湛就搶在了前面,“現在才幾點回什么家啊再說了”他指著宗景灝和林辛言,“你們還欠我一杯喜酒呢,擇日不如撞日,今天補上。”

    宗景灝并未反對,他眸色蒙塵,躲進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光。

    林辛言只覺得尷尬,尤其是蘇湛對她的稱呼,怎么聽怎么別扭。

    “我不去了,你們去吧。”林辛言扭頭就想走,宗景灝抓住她的手腕,“等一下我。”

    林辛言想要掙開他的手,奈何他攥的太緊,她掙不開。

    這時前臺結好賬將卡,和消費單遞過來,“您一共消費12080。”

    宗景灝將裝進皮夾里,淡淡的道,“走吧。”

    蘇湛不打算放過他們,攔在他們前面,“今天你們不請我喝一杯,我絕不會讓你們走。”

    蘇湛仰著頭,一副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的地主樣。

    秦雅站在后面悄悄的往后退,想要離開這里,蘇湛從鏡子中,看到他身后的女人正在偷偷的想要走掉。

    蘇湛看到剛剛她是和林辛言一塊出來的,也就是說她們認識,他翻身抓住她,“別走。”

    秦雅嚇了一跳,驚恐的看著他。

    “別怕,你是我嫂子的朋友吧”蘇湛咧著嘴笑,一口白牙在燈光下,格外的耀眼。

    秦雅看了一眼林辛言點了點頭,“我是林姐的助理。”

    “哦,那你們是做什么的”

    “服裝設計師。”

    “那湊巧了,我剛好想要訂制一套衣服。”

    “那好,后天我們店開張,還請先生光臨。”秦雅對答如流,

    什么

    蘇湛眨了眨眼睛,“你們開店了,后天開業”

    秦雅點了點頭。

    蘇湛一把摟住在一旁看熱鬧的沈培川,勾著他的脖子往下扯,“嫂子的店開業,我們自然要去光臨的,那天你一定得抽空去捧場。”

    “嗯。”沈培川應聲道。

    他覺得宗景灝和林辛言雖然離婚了,但是有孩子了,復婚是早晚的事情,看宗景灝的樣子,似乎挺在乎她的。

    這個場得捧,沒時間也得抽出時間去。

    蘇湛笑,紅唇齒白,“嫂子,今天你不補我們一杯喜酒,我就在這里不走了。”

    他耍賴。

    林辛言皺眉。

    她看向宗景灝,希望他能夠說說他這個朋友。

    別為難她。

    什么喜酒

    哪來得喜

    宗景灝裝作沒看見,握著她的手在手里把玩。

    他不排斥蘇湛的那句喜酒。

    當初和林辛言結婚時,什么都沒有,他的好朋友都沒介紹過。

    莫名的被蘇湛那句嫂子給取悅了。

    以前不想介紹給他們兩個認識,是因為他對林辛言沒有興趣。

    那個婚姻也不是他想要的。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他想要留住這段婚姻,留住這個女人。

    也愿意將她放到明面上。

    蘇湛和沈培川都是他的好朋友。

    讓他們知道也好。

    “這樣,嫂子忙的話就先走吧,我和川川跟這位小姐去喝兩杯也行。”蘇湛扯住秦雅的手臂,拉著她就要走。

    “林姐。”秦雅驚慌失措的朝著林辛言喊。

    “等一下。”林辛言被逼的沒辦法了,只能答應。

    “你放開她。”

    蘇湛就是故意的,宗景灝能看上的女人,人品應該不會太差,她肯定不會看著自己的助理被拉走,而無動于衷。

    事實證明他做對了。

    他放開了秦雅。

    秦雅連著后退了兩步,拉開和他的距離。

    好似蘇湛是什么恐怖的怪獸一樣。

    “走走,地方我定,今兒我請客。”蘇湛心情挺好,沈培川給他潑冷水,“呦,鐵公雞今天拔毛了”

    只要有宗景灝在,他從不買單。

    蘇湛瞪他,“別在美女面前掛我面子,我是很大方的。”

    沈培川笑笑,上了自己的車。

    “你上我的車吧。”蘇湛朝著秦雅招手。

    秦雅連忙擺手,“不用,不用,你們去吧,我就不摻和了。”

    “我又不吃人,你怕什么”蘇湛笑著。

    秦雅依舊拒絕,“我還有事。”

    她隨便找了個借口。

    說完轉身就走,她和林辛言打了一聲招呼,“林姐,我先走了。”

    林辛言應聲,交代道,“你小心點兒。”

    秦雅點了點頭,走到路邊她才發現這里比較偏,沒有出租車經過這里,來這里吃飯的都會開車過來,然后開著回去。

    她的車給艾倫了,現在她要怎么辦

    “走吧,這里沒出租車給你坐。”蘇湛將車子停在她身邊。

    秦雅想要去找林辛言,然而這時,林辛言已經坐上宗景灝的車子。

    “你不會是想去打擾人家夫妻兩個吧”

    “沒有。”

    “那上來吧,我送你。”

    秦雅蹉跎的站著,“那個,不用了。”

    “你確定”

    “我確定。”

    秦雅很肯定的說道。

    她眼又不瞎,很明顯他們一行人,不是普通人,這樣的人她可不敢輕易招惹。

    沈培川看起來很老實,但是蘇湛給人的感覺就是花花公子。

    油嘴滑舌的,她才不想和這樣的人有瓜葛。

    蘇湛被三番兩次的拒絕,熱情也被澆滅了。

    他升起車窗,多看了一眼秦雅。

    這女人倒是有趣,這么的小心謹慎。

    他又不是壞人。

    干嘛當賊一樣的提防他

    他們到車子走遠后,秦雅沒辦法,只能打電話給艾倫,讓艾倫來接她。

    地方依舊是蘇湛選的,一家高檔酒吧。

    這個時間正是熱鬧的時候,燈紅酒綠,籌光交錯的夜生活才剛剛開始。

    二樓的大包,寬敞,視野好,站在樓上可以全視整個酒吧,尤其是一樓大廳內的舞池,男人,女人,紅燈,綠燈,勁歌熱舞,澎湃肆意。

    蘇湛站在二樓的欄桿前手里端著酒杯,晃著腿,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

    沈培川早已經習慣他這副樣子,見怪不怪。

    “收斂點。”他提醒蘇湛。

    今天林辛言在呢。

    蘇湛也驚覺自己太過頭了,趕緊坐好,收起那副吊兒郎當的模樣,“嫂子好,上次我已經自我介紹過,你應該已經認識我了吧”

    林辛言伸手別一下擋在耳畔的發絲,掩飾他對自己稱呼的尷尬,“認識。”

    “這位是沈培川。”蘇湛笑瞇瞇的,胳膊搭在沈培川的肩膀上,“和我跟景灝的關系一樣。”

    沈培川用手肘抵他的肋叉子,“我自己沒長嘴用得著你替我說”

    “我不是怕你說不清楚嗎上大學時和女孩說話都臉紅痛”

    “疼嗎,我沒覺得啊。”沈培川用力杵著他的肉,他是正兒八經的gongshaohua練過的,蘇湛細皮嫩肉的,哪里禁得住他這么大的手勁。

    疼的眼睛鼻子都皺在了一起。

    林辛言看得出來,別看他們打打鬧鬧的,但是感情好。

    她靠近宗景灝,小聲道,“我去一下洗手間。”

    宗景灝放開她的手,淡淡的嗯了一聲。

    林辛言起身離開,按照指示找到洗手間的位置。

    不巧的是,她進去時剛好有人出來,在門口撞了一個正著。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