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39章,人心殘忍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39章,人心殘忍

    何瑞琳面色紅潤,喘息間都有濃重的酒味,很明顯是喝了很多酒。

    看到撞到的人是林辛言時,她愣了兩秒,而后笑道,“真是冤家路窄。”

    林辛言并不想和她糾纏,側身haochfzgz777a100想要撇過她,但是她卻不肯讓,“林辛言,你現在高興了嗎我哥去坐牢了,一個守著你十年的男人坐牢了。”

    林辛言的表情很淡,對于這件事情,并不想去細數其中恩怨。

    凡是有因必有果。

    如果何瑞澤不對她和林曦晨做出那種事情,他不會有今天。

    她沒有報仇的快感,只覺得滿心惆悵。

    “你是不是特別開心”何瑞林靠著門,盯著屋頂白熒熒的燈光,瞇著眼睛,“你覺得什么是無情”

    “不好意思,我們不熟。”林辛言側身走進洗手間。

    這次何瑞琳沒攔她,林辛言上完洗手間,走到水池前洗了手烘干,何瑞琳還站在那兒,她裝作沒看見,從里面走出來。

    “我被強jian了。”在林辛言剛走出兩步時,何瑞琳看著她的背影說道。

    林辛言的腳步分秒沒停。

    “宗景灝讓人干的。”她笑,“我跟了他很久,他也疼過我,愛過我,可是他無情起來,哪怕曾經是他的女人,他也不手軟。”

    她知道林辛言聽到了。

    她勾著唇,繼續說道,“你覺得他對你好嗎”

    林辛言的腳步一頓,雙手遽然攥緊,的確,現在他對她不錯。

    “別被他的表面騙了,他其實就是個無情的人,只是偽裝的好,你要是相信了他,我就是你的下場,當然也會有別的女人代替你,就像你代替我一樣。”

    “你以為我會信你,你只是得不到,故意來挑撥我和他的關系而已。”林辛言并不相信。

    “你覺得我哥為什么要承擔一切因為我。”何瑞琳心痛,真心對她好的也就何瑞澤,夏珍渝對她也不錯,但是她更偏愛兒子。

    “宗景灝拍了我被強jian的視頻,如果我哥不去坐牢,就會爆出來,到時候我就毀了。”何瑞琳故意說給林辛言聽。

    林辛言想起那天何瑞澤忽然沖到車前的決絕的樣子,他要承擔一切,原來是為了何瑞琳

    想到何瑞澤對何瑞琳的在乎,她信了。

    即使心理有些膈應,但是面上沒在何瑞琳面前表現出來。

    “這些都不關我的事情。”

    她平靜的外表下,內心卻不平靜,她萬萬沒有想到,宗景灝可以做出這樣的事情。

    何瑞林怎么說都跟過他,他怎么能這么做

    她覺得心口悶的厲害。

    宗景灝的殘忍超出了她的想象。

    他怎么能去毀一個女人的清白

    他這樣做,和何瑞澤有什么區別

    甚至比何瑞澤的行為更加的惡略。

    何瑞琳沒想到她這么冷靜,“行,我期待看到你的下場。”

    林辛言沒做停留,邁起腳步繼續走。

    “六年前你讓我哥到a國去調查一件事情,你還記得嗎”

    林辛言當然知道,她當時懷疑那個人是宗景灝,可是后來調查的結果不是。

    再他提出離婚,她也就死心了。

    “我哥騙了你,那晚的那個男人不是a國人。”

    林辛言沒停腳步,明顯她故意說這件事情的。

    至于目的

    她不清楚,但是她唯一能肯定的是,何瑞琳絕沒那個好心,告訴她真相。

    或許她一開始就是謊言,不過是用來誘惑她的誘餌。

    她慢慢的轉身看著何瑞琳,“別費心思了,我不會上當,也不會相信你。”

    何瑞琳并沒有因為林辛言的話生氣,而是很愉悅的笑了一聲,“我蠢了很多次,失敗了很多次,但是我不可能一直失敗,我一定會成功一次。”

    林辛言冷聲,“人在做天在看,違背道德良知的事情,永遠不會成功。”

    “我和你有仇嗎”何瑞琳冷笑,“但是你要出來搶我的男人,我怎么能不恨你”

    林辛言無話可說,和宗景灝所有的緣分不過是小時候的一份婚約。

    就算后來她和宗景灝結婚,也沒想過要破壞她和宗景灝之間的感情。

    是她三番兩次的陷害她。

    “是你自己把自己弄到現在這樣的,如果你夠信任你們之間的感情,何必在乎我的存在”

    林辛言的話戳到了何瑞琳的痛處,他們之間連感情都沒有,哪來的信任

    宗景灝承認她的身份,還不是那一夜的情分

    而那一夜,還是這個女人

    “林辛言,我們走著瞧,只要我活著,我就不會讓你好過”何瑞琳終于笑不出來。

    面目猙獰可怖。

    林辛言一笑了之。

    何瑞琳何止是現在才有這個念頭,從宗景灝和她結婚,她就一直想要她死。

    回到包間,桌子上放著兩個空酒瓶,她去洗手間這會兒的時間,他們三個好像喝了不少酒。

    “嫂子,你來我敬你一杯。”

    看到林辛言走進來,蘇湛端著酒站了起來。

    他興許是喝酒不上臉,臉色不紅,只是說話時酒氣濃重。

    “你喝醉了。”林辛言坐下來,這次她沒做到宗景灝身邊。

    來的時候,她的手一直被宗景灝攥著,她只能做在他身邊。

    但是聽了何瑞琳的那句話之后,她真的是被震驚到了。

    何瑞琳跟過他,千錯萬錯,怎么能用這么殘忍的手段去對付她

    女人的清白,何等的重要。

    現在他對她好,這種好能維持多久

    如果他厭倦她了,對她沒有新鮮感了呢

    是不是也會這么對她

    林辛言不敢深想,只覺得渾身的血液都涼了。

    為什么人心都這么殘忍。

    蘇湛一愣,總覺得氣氛忽然變了,在林辛言進來的時候變了。

    很快他發現了哪里不對勁,雖然來得時候林辛言也不樂意,但是和宗景灝的關系還是很親近的。

    事情從林辛言出去了一趟回來變了,她沒坐在宗景灝身邊,臉色也不大好。

    這是那個環節出錯了

    蘇湛一頭霧水。

    宗景灝眸色沉沉,自然是感覺到了林辛言忽然有距離感的表現。

    蘇湛不敢亂說話,氣氛太壓抑。

    他悄悄的坐回位置上,本來還想起哄讓宗景灝和林辛言喝個交杯酒的,這下什么也不敢說了,跟鵪鶉似的,躲在沈培川身邊。

    宗景灝端起跟前的那杯酒,張口含住杯口,浮蕩的漣漪時而漫過舌頭,時而裹住牙齒,他愈發的唇紅齒白,風度翩翩,“今天,散了。”

    他將飲盡的酒杯放到桌子上站了起來,路過林辛言身邊時,朝她伸出手,“我們該回家了。”

    林辛言站了起來,并未將手放進他的手里。

    蘇湛在身后給林辛言豎起了大拇指,連宗景灝的面子都不給,牛逼

    他必須給這個敢給宗景灝臉色看的女人,點一個贊

    宗景灝回頭看了一眼幸災樂禍的蘇湛。

    蘇湛嚇得一個激靈,忙解釋道,“我什么都沒看見,我是瞎子。”

    他捂著眼睛。

    宗景灝的笑話不好看。

    等到宗景灝和林辛言離開包間蘇湛才敢放開手。

    “慫貨。”沈培川灌了一口酒,起身,“可以回去了。”

    蘇湛連忙點頭,“他們是不是吵架了剛剛還不是好好的嗎怎么說變就變”

    “誰知道呢。”沈培川也弄不清楚。

    外面。

    “你喝酒了,我來開車吧。”林辛言說。

    宗景灝并沒將車鑰匙給她,而是直接上了駕駛位,并且啟動車子。

    林辛言站在車旁沒上來。

    他側過頭看林辛言,“怎么,怕我開的車不安全”

    “沒有。”

    “那為什么不上來”

    林辛言猶豫了一下,拉開車門坐了進來。

    宗景灝把車子開出去。

    他車速放的快,而且方向不是回別墅的路線,林辛言皺起眉,“你要帶我去哪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