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40章,命里的劫數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40章,命里的劫數

    宗景灝并沒回答她。

    林辛言只好安耐住性子,坐著不說話。

    過了好一會兒,車子停在了上次她去過的那個酒店。

    林hksxrh辛言坐著不動,“你帶我來這里干什么”

    宗景灝拉開副駕駛的車門,攥著她的手腕,將她拉下車,闊步往大廳內走去。

    “你干什么”林辛言試圖掙脫他的手,可是他的手有力的就像是鐵鉗子。

    穿過大廳坐上電梯,宗景灝將她帶到房間門口。

    嘀的一聲解鎖聲響起。

    “你到底要干什么,我該回去了,小曦的傷還沒好,我得回去看他”

    咣當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宗將灝扯進屋內,并且關死房門。

    林辛言的心咯噔一下子,心尖顫,她見過他生氣的樣子,但是沒見過這么生氣的樣子。

    低沉的大氣壓,猶如狂風暴雨來臨前的沉悶,好似從他胸腔里發出來的聲音,“說吧,你怎么了”

    林辛言背靠著冰冷的門,掌心直冒冷汗。

    她沒說話,只是直直的盯著他看,想要看清他的心,這張英俊的臉龐下,到底隱藏了一顆什么樣的心

    “怎么不說話”他的聲音依舊冷的讓人打冷顫。

    “我看見何瑞琳了。”她垂在身側的雙手,緊握成拳,掌心濕濕黏黏的汗。

    宗景灝微微蹙眉,“所以呢”

    這就是她忽然生氣的理由

    “她和我說了一些話。”

    宗景灝沉默不語,等著她接下來的話。

    林辛言鼓足了勇氣,才說出口,“她說你讓人強jian了她。”

    她凝望著他,“是真的嗎”

    她想他回答不是,他不是無情的人。

    他沒讓人強jian過何瑞琳。

    他的心腸沒那么冷硬。

    可是宗景灝的回答,讓她的心涼透了。

    “是。”

    她的耳朵嗡嗡作響,喉嚨像是被塞進了一大團棉花,堵的她半天說不出話來。

    過了好久,她才找回聲音,“為什么”

    “為什么這么做,你以前也愛過她不是嗎為什么要這么做”林辛言無法理解。

    接受不了他是這樣的人。

    她習慣了他的好,那顆從未開起過的心田,有了縫隙。

    只因為這個男人。

    可是他的所作所為,讓她不知所措。

    “就因為這個和我生氣”宗景灝的火氣在她無措的神眼中,慢慢歸為平靜。

    “難道這是小事嗎你的心是石頭做的嗎”

    宗景灝伸手撫她擋在額前的碎發,林辛言不讓他碰,側過了頭。

    “別碰我。”

    “這么生氣”宗景灝停留在她額前的手,輕輕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為什么這么生氣”

    “我不想你是一個無情的人。”心里的話幾乎是脫口而出。

    說完之后她才發現,自己有多激動。

    多么接受不了,他是那樣一個人。

    看著她生氣的臉,宗景灝只覺得生動,撩人。

    雖然她現在不排斥他的親密,但是她在他面前始終不曾敞開心扉。

    一直保留余地。

    他撫摸她的臉蛋手指停留在她的眉骨,停了良久,從淡笑,繼而是深邃的濃笑,“為什么不想我是無情的人”

    林辛言慌亂的撇過他的目光,心臟像是被拋進了激蕩的湖水,波瀾起伏無法平靜。

    為什么希望他不是無情的人

    因為她好像已經在乎他了。

    宗景灝的笑容不減,犀利的眸光將她穿透,“你怕我也會這么對你,是嗎”

    林辛言沉默不語,宛如默認。

    是的,她怕有一天他也會這么無情的對待她。

    “我永遠不會這么對你。”宗景灝將她扯進懷里。

    林辛言幾乎是本能的想要脫離他,然而她才剛做出反應,就被宗景灝抓住亂動的雙手,他只用了兩成的力道,便牢牢的將她困住。

    “我不會這么對你”

    “我怎么知道”林辛言從未在他面前這么失控過,她害怕。

    宗景灝扣住她的腰肢,讓她的身子緊緊貼著他的,放開她的手,任由她的拳頭落在他的胸口,她太szsc過激動了,宗景灝怕她傷到自己,再次抓住她的手。

    “你放開唔”

    她的話還沒說完,他就扣住她的腦袋吻了下來,所有的話都被堵在喉腔內,他的吻強橫而霸道,絲毫不給她喘息的空間。

    突如其來的親吻像是暴風驟雨,讓人措手不及,香浸濃滑在纏繞的舌尖摩挲。

    她的反抗在他的面前那樣的微不足道。

    最后,所有的情緒都淹沒在他如潮水般的深吻里。

    漸漸她的身軀軟化在他的懷抱里。

    他親吻她的額頭,眉心,眼角,“我也不知道我喜歡你什么,就是喜歡你。”

    沒有理由。

    如果非要說一個,那就是她身上有種莫名熟悉感,深深的吸引著他。

    眼淚毫無征兆的從她的眼眶內落了下來。

    宗景灝給她擦眼淚,“哭什么”

    不知道,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難受,心里難受。

    聽到蘇湛說他和何瑞琳睡過,她的心就悶悶的。

    她自己沒有清白之身,不應該去要求他的,可是那顆心,顫的厲害。

    后來又聽何瑞琳說,宗景灝讓人強jian她,這種心里上的沖擊,讓她無法招架。

    宗景灝托住她背,掌心輕輕的撫著她的脊背,“我有我的底線,有些能碰,有些不能碰,染指半根手指,都要付出代價。”

    林辛言閉上眼睛,把所有的彷徨與恐懼都深埋在心底。

    她苦澀的問,“你喜歡我什么不覺得太沖動了嗎”

    他的瞳孔幽深,唇角輕輕翹起勾著一抹淺笑,“我這輩子,從未這樣勢在必得過,偶爾神智不清,沖動一回,也很有意思。”

    林辛言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對待他,離開嗎

    現在她所有在乎的人,都在他的眼皮子低下,偷偷不被他發現的離開太不現實。

    她的命運,從再次遇見他被打亂。

    她從未想過回來,回到這個,并沒有美好回憶的國度。

    可是一切都因為他而變了。

    這是她的劫數嗎

    嗡嗡

    忽然她口袋里的手機震動起來,她擦了一下臉,掏出手機,是林曦晨的號碼,她接了起來。

    “喂,小曦。”

    “媽咪,我不是哥哥,我是小蕊,你什么時候回來爸爸和你在一起嗎爸爸什么時候回來”小家伙軟糯軟糯的聲音,隔著電話,林辛言也能聽出她聲音里的期待。

    “爸爸都一天沒回來了,我想他了。”林蕊曦盤腿坐在沙發里,趁著林瑞曦不在,她偷偷的用他的手表電話打的。

    “媽咪,爸爸不會是不要我們了吧”

    林辛言緊緊的攥著手機,看著宗景灝,回答她,“不會。”

    她安慰著女兒。

    “真的嗎”林蕊曦的語氣里遮不住的喜悅與興奮,“媽咪,我好高興,我不是沒有爸爸的孩子,以后我有爸爸了,媽咪,我真的真的好開心哦,以后再也沒有人會說,我和哥哥是沒有爸爸的野孩子了小蕊你在給誰打電話沒有,快點給我看看”

    那邊傳來林曦晨的聲音,緊接著嘈雜聲,很快通話就斷了。

    林辛言卻拿著手機久久放不下來,被林蕊曦的話戳心了,她一個人帶著他們兩個,多多少少都會有些閑言碎語,說她未婚先孕,私生活不檢點之類的。

    總之沒有好聽的。

    肯定是有人說的時候被林蕊曦聽見了,不然她不會這樣說。

    她以為她把他們保護的很好,但還是讓他們yvonxiao受到了傷害。

    宗景灝摟住她顫動的肩膀,“我們回去。”

    林辛言點了點頭,為了女兒,她現在也不能離開他。

    如果真有那一天,也是她命里的劫數,躲不掉。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