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43章,親子鑒定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43章,親子鑒定

    咚咚

    房門被敲響,宗啟封連頭也沒抬,繼續手上的毛筆字,淡淡的說了一聲進來。

    馮叔推開門,“于媽來了。”

    于媽

    宗啟封都忘記還有這個人存在了。

    馮叔提醒道,“夫人嫁進來時,帶過來的傭人。”

    宗啟封恍然大悟,淡淡地問,“她來干什么”

    “不知道,我看她手里牽著一個小男孩。”馮叔回想那小男孩的長相,神色凝重了幾分,“那孩子可能是少爺的。”

    他也是宗家的老人了,見過宗景灝小時候的模樣,剛剛那個小男孩的模樣,和宗景灝小時候一模一樣。

    “什么”宗啟封愕然的看著馮叔,“他有孩子了”

    他怎么一點都不知情

    他放下毛筆,走出書房,“走去看看。”

    似乎想到什么,說道,“到樓上把她叫下來。”

    毓秀這兩天不大舒服,在樓上休息。

    “好。”馮叔轉身上樓。

    宗啟封先進了客廳,于媽和林曦晨坐在沙發上,隔著沙發背,他能看到一個小腦袋,他的腳步遲疑了一下,繼而快步走過來。

    想要快點看清林曦晨的長相。

    看到宗啟封過來,于媽站了起來。

    “你來了。”宗啟封很是平和。

    于媽點了點頭,“好久不見了。”

    雖然離的不遠,但是見面的機會太少,上次還是宗景灝結婚的時候,宗啟封把她叫到這里來問話。

    宗啟封感慨,是啊,一晃他們都老了。

    “這孩子”他看著林曦晨,皮膚白皙,眼睛明亮的像是一汪清泉,晶瑩透澈,這小臉,這眼睛

    林曦晨同樣望著他,深刻的五官,雙鬢有白發,眼角的皺紋含著歲月洗禮的痕跡,他穿著中山裝,卻很筆直。

    林曦晨眨著烏黑的眼睛,小手無措的抓住衣角,這個就是爺爺嗎

    他是在做夢嗎

    好夢幻。

    于媽不知道怎么開口回答,蹉跎了片刻,“少爺不是結過一次婚嘛”

    他的婚姻太短,到現在又隔了很久,所以提起來有些突兀。

    “嗯。”宗啟封已經明白了。

    但是他又不解,如果這真是宗景灝的孩子,為什么這么大了,才帶來

    “是這樣的,當初少爺不是和林小姐離婚了嗎,他們是離婚后生下來的。”于媽低頭看著林曦晨的腦袋,伸手摸了摸,“林小姐可能對當初的離婚,心里有結,所以才沒告訴少爺這兩個孩子是他的,所以我來是想”

    當著林曦晨的面,她不能說,讓孩子和宗景灝去做什么親自鑒定吧

    那樣多傷他的心

    “兩個”宗啟封有些沒明白。

    難道還有一個

    于媽笑著解釋,“小曦還有一個妹妹,他們是雙胞胎。”

    “什么雙胞胎”毓秀從樓上走下來,她身上披著衣服,面色憔悴,看著像是生了大病一樣。

    “我們進書房說。”宗啟封察覺到于媽的顧慮,便讓傭人在客廳照顧林曦晨,“給他弄點吃的。”

    “我不餓。”林曦晨道。

    宗啟封應聲,“那行,讓傭人帶你參觀參觀。”

    “好的,謝謝。”林曦晨的確想看看這里,這里就是爸爸小時候生活的地方嗎

    他滿懷期待的跟著傭人走。

    毓秀走下來,面容憔悴,“你們再說什么”

    宗啟封扶著毓秀,關心的問,“好些沒有”

    毓秀輕輕一笑,“好多了,又不是什么大病,別擔心。”

    “你當你還年輕啊”宗啟封瞧了她一眼,“我們都老了。”

    毓秀黯然神傷,“我覺得我還很年輕呢,遇見你時,恍如昨日。”

    到了書房,宗啟封扶著毓秀坐到椅子上,才看向于媽,“你想說什么就說吧。”

    “等等,先告訴我什么雙胞胎。”

    毓秀打斷他們。

    宗啟封把事情說了一遍。

    “什么”毓秀激動的渾身一顫,宗景灝有孩子了

    “你還病著呢,別激動。”宗啟封安撫她。

    冷靜如她,可是聽到宗景灝有孩子了,她也冷靜不了。

    “到底什么回事”毓秀緊緊的抓著宗啟封的手臂。

    指甲陷他的肉里,卻渾然不知。

    于媽把事情解釋了一遍,“我想林小姐應該是在生少爺的氣,所以不愿意把孩子的身世告訴他,我就想,我們能能像電視里那樣,做個親自鑒定,一是讓林小姐無法否認,二是這宗家的血脈也不能有差池。”

    宗啟封沉思,在思考于媽的話。

    毓秀卻坐不住了,“孩子在哪我要看看。”

    “你先別急。”宗啟封按住毓秀的肩膀。

    “我怎么不急他都三十好幾了,現在有孩子了,我能不激動嗎”毓秀此刻忘記了,她是個后媽的身份。

    宗啟封想到這么多年她的隱忍與心里的苦,讓于媽去把林曦晨抱過來。

    樓梯在客廳后側的,剛剛她下來沒注意到客廳有孩子,只聽到他們說什么雙胞胎。

    很快于媽把林曦晨抱進來。

    毓秀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身體晃晃悠悠,目光卻是一瞬不瞬的看著于媽懷里的小男孩。

    他高挺的小鼻子,飽滿的額頭,明亮的大眼睛,這儼然就是宗景灝小時候模樣。

    她顫顫巍巍的走到于媽跟前,抖著手,覆上林曦晨的臉蛋兒,她想要說些什么,可是五臟六腑好似被人刨開,生疼。

    “你叫什么啊”她的聲音異常嘶啞。

    “林曦晨。”

    “林曦晨”毓秀轉頭看向宗啟封,這怎么回事

    怎么姓林

    “這孩子不是一直跟著林小姐嗎,她又和少爺離婚,所以這孩子應該是跟了她的姓。”于媽解釋道。

    毓秀想明白了。

    只是剛剛說的做什么親自鑒定沒必要,這就是宗景灝的孩子啊,看看這臉蛋兒,這眼睛。

    “把他叫回來一趟吧。”毓秀壓下翻滾的情緒,伸手去抱林曦晨,“來我抱抱。”

    林曦晨眨了眨眼睛,問,“你是我奶奶嗎”

    毓秀的心像是被鈍刀子撕扯著一樣,她渾身顫抖。

    “是,她是你奶奶。”宗啟封替她回答了。

    他走過來扶住毓秀顫栗不止的身體,堅定的道,“你就是他的奶奶。”

    毓秀倒在他的懷里,悶聲哭泣。

    或許是因為生病了,意志力也變得軟弱。

    “你叫他回來。”毓秀在他的懷里悶悶的出聲。

    宗啟封考慮到現在的情況,覺得于媽說的有道理,林辛言對宗景灝心里有疙瘩,她就是不承認孩子是他的怎么辦呢

    所以現在還是先拿出實據,到時候讓她沒有反駁的余地。

    “別太著急了,他自己恐怕還蒙在鼓里。”

    “那怎么辦”毓秀慌了。

    這孩子明明就是宗景灝的啊,宗家的血脈啊。

    宗啟封嘆了口氣,拍她的背,“有辦法,別急。”

    毓秀的心情稍安,“那把小曦留下來。”

    “這可不行。”

    宗啟封還沒回答她,于媽就先開了口,她是借口把孩子帶出來的,瞞著所有人,沒有實據之前,不能把孩子留在這里。

    “于媽你先回去,晚點我會讓馮叔到別墅一趟。”宗啟封已經有了主意。

    先到別墅取了宗景灝和孩子的頭發,或者兩者使用過的牙刷之類的,去做了鑒定再說。

    到時候有了實據,誰也不能抵賴。

    “好。”于媽點頭。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