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44章,都是帥哥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44章,都是帥哥

    走出宗家,于媽看著懷里的林曦晨,“我們去超市,今天來這里的事情,你不要告訴你媽咪和外婆好嗎”

    她是說去超市借口出來的,等下不買點東西回去,怕莊子衿會懷疑。

    而且這事還沒結果,如果讓莊子衿和林辛言知道,阻礙了鑒定,這事又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真相大白。

    雖然他們避著他談論做鑒定的事情,但是林曦晨還是有所察覺,這讓zzbazz他心里并不舒服。

    他緊緊的抿著唇,“他們懷疑我嗎”

    于媽趕緊搖頭,“沒有。”

    林曦晨笑笑,明顯是不信的表情。

    于媽解釋,“你媽咪不對你爸爸說出你的身份,肯定是生你爸爸的氣,所以我們得拿出證據,讓他心服口服,是不是”

    好像也是這個道理,林曦晨仰頭望望天,“不知道媽咪知道了,會不會生氣。”

    “那你想讓媽咪和爸爸和好嗎,一家四口生活在一起嗎”于媽問他。

    想。

    這幾天妹妹臉上的笑容都比以前多了。

    他想要個家,這個家里有媽咪爸爸,爺爺奶奶,是個完整的家庭。

    于媽笑著,知道他聽心里去了。

    抱著他上車去超市,然后回別墅。

    下午趁著林辛言和宗景灝沒回來,莊子衿帶著兩個孩子在房間里玩,他拿了林曦晨的頭發和在浴室里找到宗景灝的,一起交給馮叔。

    “老爺交代,讓你zgtyngc照顧好那兩個孩子。”馮叔對于媽說。

    現在結果沒出來,他也不好貿然前來,免得打草驚蛇,等到結果出來,再過來。

    “讓老爺放心,我會照顧好的。”

    “那就好。”馮叔拿著頭發離開。

    于媽回到別墅。

    他們的見面像是從未發生過一樣。

    時間飛快,很快就到了林辛言在國內私人定制店eo正式開張。

    一大早就有幾送鮮花的車子過來,陸陸續續搬下幾十個花籃,擺滿了整個門口。

    秦雅都懵了,誰送那么多花籃

    她跑過去問搬花的,“這些是誰送的”

    “我們就是干活的,誰送的我們也不知道,你看看賀詞卡上有沒有留名字。”

    秦雅就是沒看到,才來問他們的,“算了。”

    她穿著紫色禮服,朝著屋內走去,等下會有沖著威廉夫人過來的客人,她得看看還有什么沒有準備好,然而,她才走了兩步,又有車子在門口停下來,然后下來搬花。

    這次也不少,都是那種最大的花籃,紅的黃的,粉的紫的,爭相斗艷,嬌嫩明艷。

    很快門口都擺不放不下,都擺到路上去了。

    秦雅走過去,這次花籃上署了名字,沈培川。

    沈培川沒有蘇湛那些花花腸子,花店的人問送花人的名字,他就報了上去。

    林辛言的身份擺著呢,他們是宗景灝的哥們,自然得捧場,把場面搞熱鬧,讓人知道,這家店的主人,是有靠山的。

    秦雅大概明白了這些都是誰送來的,她看了一眼排到馬路上的花籃,感嘆了一聲,“真壯觀。”

    這還沒開始呢,就已經那么熱鬧了。

    威廉夫人今天穿的也相當隆重,一套寶藍色套裝,頭發盤起,這次她帶了一套祖母綠的鉆石首飾,氣質,優雅又高貴。

    艾倫手里提著一個衣服袋子,跟著她走進大廳,林辛言正在大廳檢查布置,看看有什么地方沒到位,偌大的接待廳,右邊是茶點酒水,左邊是為這次開業做的服裝展示,中間是t臺,到時候會有一場走秀,來展示eo的底蘊。

    雖然林辛言在國內并沒有人脈,但是她在界內是有一定的名氣,加上威廉夫人的人脈,eo的名氣,今天會有不少人過來。

    “林。”艾倫叫她。

    林辛言將“模特”身上的衣服擺正,轉頭看向艾倫,問,“有事”

    她將手里提著的袋子遞給她,“給你。”

    林辛言沒立刻接而是問道,“這是什么”

    “你看了之后就知道了。”這話是威廉夫人說的,她的唇角勾著優雅的弧度。

    林辛言不疑有他,伸手接了過來,放在桌子上打開,里面是一件禮服,而且很熟悉,因為是她設計的。

    也是她得獎的作品,最初。

    當時何瑞琳和宗景灝要訂婚時,這件禮服被他們買走了,怎么會在這里

    她迷惑的看向威廉夫人,“這是”

    “有人讓我交給你。”她并沒說是誰讓她交給林辛言。

    林辛言還想追問,艾倫知道威廉夫人不想說,所以故意打斷她,“快點是穿上,時間都快到了,等會來人了,你沒時間穿。”

    林辛言遲疑,艾倫推著她進休息室,“快點吧,別磨蹭。”

    將林辛言推進休息室,但是她并未要穿,艾倫急了上手去脫她的衣服,“真是,自己的作品穿在自己身上,才能真的體現價值。”

    林辛言忍受不了艾倫的暴力,“我自己穿,你先出去。”

    艾倫不放心,交代道,“你快點,等會來人了。”

    “嗯。”林辛言應聲。

    門關上,她拿著那件衣服,有些失神,這只是一件衣服,卻承載了她的夢想,她少年時就有個夢,成為一名出色的服裝設計師。

    后來她以為自己會沒機會了,或許老天爺對她也不是太過殘忍,讓她有了今天的成就。

    咚咚。

    “林,你好了嗎”艾倫在門口沒走,聽到里面沒動靜,便敲了敲門催促她。

    林辛言敷衍的道,“快了。”

    “你快點啊,已經有人來了,今天你可是主要人物。”這個店以后都由她打理。

    今天她是主角。

    自然要和今天過來的人打好關系。

    林辛言看了一眼時間,也來不及去多想,脫了身上的衣服換上這件禮服。

    她沒有化妝,但是皮膚白皙細膩,她隨便將頭發挽了個發髻,耳畔落下一縷發絲,平添了女人味。

    粉色天真的顏色,溫柔純真,像是剛來到這世上的嬰兒,不諳世事嬌柔可愛,這也是為什么她用這個顏色來制作最初的成衣。

    它代表著青春。

    她從未想過這件衣服會穿在自己身上。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她恍惚了一秒。

    咚咚。

    “林快點出來,有人來了。”

    jktjc“好。”林辛言打開房門,艾倫站在門口,看到林辛言的樣子時,不由得說道,“林,你也太好看了。”

    林辛言看她一眼,“我以前很丑”

    “沒有。”艾倫的目光時刻打量著她,淡藍色的眼眸藏著驚艷。

    艾倫是正宗的a國人,但是她上學時就學了z國言語,這也是為什么威廉夫人會讓她來國內幫她。

    她會國內言語方便交流。

    現在店里加上她一共三個設計師,秦雅雖然現在也能夠獨當一遍,一家店她們三個人手也有些緊湊,前面招了一個前臺和一個接待,兩位手工師傅,之后可能還要招些人手。

    林辛言回歸正題,“走吧。”

    “好。”艾倫跟在林辛言身邊,“我剛剛看到了來的人了,都是帥哥誒。”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