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45章,她身上的秘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45章,她身上的秘密

    “嗯”

    艾倫撇嘴,“別告訴我,你不知道。”

    林辛言確實不知道,直到看到展示區里的人,林辛言才知道是誰。

    蘇湛和沈培川。

    “這是誰設計的”蘇湛站在一件長裙面前,下面明明簽了名字的,但是他故意裝看不見,還問秦雅。

    “我。”如果不是知道這人非富即貴不好惹,她早就罵人了,一個大男人,在這里看女裝,這也就算了,還老是問東問西。

    “哦”蘇湛哦了一聲,還故意拉了一個長長的尾音,莫名的讓人不舒服,秦雅耐著性子,“你還有問題嗎沒有請自己觀看,我很忙。”

    “有。”蘇湛挑著裙子細細的肩帶,“你的設計靈感來源是什么肩帶為什么這么細,是為了好脫,還是為了露肉”

    秦雅臉色瞬間變得通紅,死死的瞪著他。

    冷聲道,“你是來搗亂砸場子的吧”

    “沒有,沒有,我就是好奇而已。”蘇湛咧著唇笑,“砸場子我是活的不耐煩了嗎”

    這可是林辛言的場子。

    林辛言是誰

    現在宗景灝心尖上的,他沒那個膽子。

    “如果你喜歡可以買走,我再告訴你,我的靈感來源,怎么樣”

    “我又沒有女朋友,我買來干嘛”蘇湛撇著嘴。

    秦雅笑,嘴角呈現兩個梨渦淺淺的,有些可愛,“如果你有興趣,可以自己穿。”

    蘇湛,“”

    噗

    旁邊的沈培川沒有忍住,笑了出來。

    “這個可以,讓他自己穿,我告訴你,這貨有這嗜好。”沈培川趁機埋汰他。

    蘇湛瞪他,“你不說話會死啊”

    “會你在看什么”

    沈培川發現蘇湛的臉色一下變了。

    他順著蘇湛的目光看過去,就看到毓秀從門口走進來。

    作為宗景灝的好哥們,蘇湛和沈培川都知道這位毓秀女士,宗景灝的后媽。

    因為這個女人,宗景灝很早就離開了家,在外面獨住。

    因為她,宗景灝和宗啟封的關系也很緊張。

    對她自然沒好感。

    這也僅僅是她和宗景灝的關系上。

    個人而言,毓秀雖是第三者,但是沒有那些那些艷俗的打扮,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很溫柔,平和,并不世俗。

    “她來干什么”蘇湛瞇著眼睛。

    沈培川沒有發表言論,但是心里覺得她來并不是好事。

    毓秀身體不好,臉色憔悴,為了避免讓人看出來,她畫了淡妝。

    秦雅過來迎客,“您好。”

    “我找”

    這時林辛言朝著這邊走了過來,上次見過一面,她說店開張時要請她,林辛言便遞了請柬,沒想到她會來這么早,因為時間還沒到。

    “您來了。”林辛言笑著迎上來。

    “當然。”她并不準備多留,故意早點來的,怕和宗景灝碰見,知道她來了,恐怕會不高興。

    “我能單獨和你坐坐嗎”

    還有些時間,林辛言答應,“好,您跟我來。”

    林辛言走到前面keihui帶路。

    毓秀刻意走的慢,看著林辛言的背影,她纖瘦,穿著粉色禮服嬌艷動人。

    一點沒有生過孩子的臃腫,看著很年輕。

    她在心里想,她兒子優秀,這個兒媳婦也不差。

    尤其知道她為兒子生了一對雙胞胎后,更加的喜歡了。

    雖然鑒定結果還沒出來,但是她知道,那就是宗景灝的孩子。

    林辛言推開會客室的門,轉身對毓秀說道,“這里安靜。”

    “好。”毓秀走進來,坐到了沙發上。

    林辛言倒了杯水放在她的面前,然后在她對面的沙發上坐下來。

    毓秀怎么看,都覺得她好看。

    林辛言被她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所以先開口說話,“您最近好嗎我看你的臉色不是很好。”

    毓秀回神,遮掩道,“有點小感冒。”

    她端起桌子上的水喝了一口,掩飾自己剛剛出神的尷尬。

    放下杯子時,她說道,“我今天過來的事,你別和景灝提起。”

    林辛言著笑說,“好,我會的。”

    hasen“我相信你。”有千言萬語想要對她說,但是又不知道從何說起,她從包里掏出一個木盒子,推到林辛言跟前,“這個,送你。”

    林辛言并不愿意收,推了回去,“這個我不好收下。”

    畢竟他們不熟。

    而且她的身份,如果宗景灝知道她們有接觸,恐怕會不高興。

    “你都還沒看,就要拒絕我嗎”毓秀看著她,“你是怕景灝知道不高興是嗎”

    林辛言抿著唇,她說的沒錯。

    但是還有一個原因,她們這是第二次見面,就收禮物不合適,她們沒熟到那個地步。

    也不會發展的太熟。

    畢竟身份擺在她們中間。

    “我總要考慮他的感受。”林辛言故意拿宗景灝當擋箭牌。

    其實也不完全是,如果毓秀和宗景灝不是那種關系,她不會排斥這個女人。

    她像是水,溫柔優雅平靜。

    毓秀傷心,也高興。

    傷心林辛言不接受她的好意,高興她會為宗景灝著想。

    “我們的關系你不用想的太復雜,你是你,我是我,沒有別的關系,今天你的店開張,我總要表示一下心意,哪怕是朋友,也不會空手而來。”她將盒子推了過來,“打開看看。”

    “這不合適”

    “打開看看。”毓秀繼續說,好似林辛言不收,她就會一直保持這個姿勢,直到她答應為止。

    林辛言只好伸手打開盒子,一枚翠綠剔透的玉鐲躺在錦盒中,通體沒沒有一點雜質,成色上等,一看就價值不菲。

    林辛言更不愿意收了,“這么貴重,我萬萬不能收。”

    她這是什么意思

    給她這么貴重的東西,難不成是要收買她

    林辛言在心里暗暗的想。

    “沒有不能收的,你是宗家的兒媳婦,自然受得起。”

    林辛言,“”

    她都不知道自己和宗景灝之間到底屬于什么關系,夫妻戀人朋友哪一個都無法形容她和宗景灝之間的關系。

    毓秀拿出玉鐲往林辛言的手上戴,林辛言趕忙縮手,卻被毓秀攥住,她深深的凝望著她,“別拒絕我。”

    她的腔調壓抑至極,像是在隱忍某些不可言說的話。

    林辛言愣了一下,“可是”

    “我很喜歡你。”毓秀的手緊了緊,“以后有機會,我會想和你說個故事。”

    林辛言在她的眼里看到了哀傷,停下了掙扎的動作,毓秀將玉鐲戴到她的手上,“這是,我婆婆給我的,現在我把它給你。”

    她婆婆

    那不是宗景灝的奶奶

    但是,她不是第三者上位嗎

    林辛言糊涂了。

    “今天你應該很忙,我該走了。”說著她站了起來,林辛言也跟著站起來,“我送你。”

    “好。”毓秀歡喜。

    林辛言卻覺得不安,這東西她受之有愧。

    等機會合適再歸還給她吧。

    毓秀的車子就停在路邊,林辛言幫她拉開車門,毓秀彎身上車,坐到車上,她降下車窗看著林辛言笑笑,夸贊道,“今天你很漂亮。”

    林辛言的表情略微不自然,“謝謝。”

    毓秀讓她回去,然后升起車窗,對司機說道,“走吧。”

    林辛言站在路邊,看著絕塵而去的車子,瞇起了眼眸,她對毓秀不熟悉,沒見過幾次,接觸的不多。

    可是她能感覺到她不是壞人。

    她的眼神里,藏著很多事一樣,但是又無法說出來。

    那種壓抑

    林辛言不知道用什么言語去形容。

    她想毓秀身上肯定有什么秘密吧。

    她想的出神,完全不知道離她不遠的地方,路邊停下一輛黑色的車子。

    男人身穿著剪裁合身的西裝,流暢的線條,找不出一絲褶皺,襯得他欣長,矜貴,街道鋪滿陽光,天氣已經不再炎熱,這樣的太陽不會刺眼,不會感覺到熱,恰到好處的涼。

    他的目光落在那抹籠罩在光圈里,嬌艷細膩的身軀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