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46章,地獄歸來的索命鬼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46章,地獄歸來的索命鬼

    宗景灝第一次見她穿禮服的樣子,一身粉色光澤的絲綢呈現著優美性感的弧度,完美剪裁柔和而下,到腰際處才盈盈一收,纖細的腰身立刻呈現,垂直到腳踝處,隨意挽起的頭發柔和嫵媚,無時無刻不散發著女人獨有的韻味。

    她轉身,才察覺那道直白的目光,微微側頭便看見站在車旁的syp男人。

    她剛想打招呼,宗景灝便已經邁步朝里面走去,并沒有要和她說話的意思。

    林辛言似乎明白他為何有如此反應,他剛剛應該看見毓秀的車子了吧。

    毓秀跟林辛言去了會客室,蘇湛就給宗景灝打了電話。

    他幾乎沒停留就趕了過來,擔心毓秀會為難她,或者做出什么讓她難堪的事情,誰知道,看到的確實兩人笑意盈盈很熟悉的樣子。

    他倒是稀奇,林辛言回來也沒多久,她們是怎么搭上線的

    還關系很好的樣子。

    看到進來的是宗景灝,蘇湛立刻走過來,“剛剛走了。”

    “我看見了。”宗景灝勾著唇角,卻不著任何笑意。

    蘇湛聳聳肩,“她們到屋里說話,我們什么也沒聽見,不知道她們說了什么,但是我可以肯定,她們不是第一次見面。”

    因為見面的時候,并沒覺得陌生。

    “你以前帶她回家里了所以認識”蘇湛覺得不能,以宗景灝的脾氣,當時不會帶林辛言回去。

    他的事情沒有人可以左右,唯獨當初結婚,他沒辦法拒絕,因為那是他去世的母親,為他定下的婚約。

    他冷漠的啜了一聲,“沒有。”

    蘇湛立刻收聲這事似乎有蹊蹺啊,林辛言怎么會和毓秀有接觸

    蘇湛還想再說,被沈培川拉住,小聲提醒,“沒看到心情不好嗎”

    蘇湛撇撇嘴唇閉口。

    這個時候陸陸續續來了不少人,林辛言回到大廳沒看到宗景灝,又被威廉夫人拉著介紹朋友給她認識,林辛言只好收起心思應酬。

    “我以后的衣服都要麻煩你了。”女人富貴雍容,看上去五十多歲的年紀,身材略微臃腫,穿著黑色的連衣裙,薄紗披肩,襯得有幾分高貴。

    能穿的起eo設計的衣服,非富即貴。

    b市作為z國首都,自然是藏龍臥虎,有錢的有人數不勝數。

    “還要感謝信任。”林辛言回以微笑。

    “以前想要穿上eo設計師,設計的衣服還要出趟國,現在好了。”說著她看向威廉夫人,有些抱怨的道,“你早該在國內開設分店了。”

    她似乎好奇威廉夫人怎么忽然想開了,會開分店,而且首先國家是z國,“你怎么想起來開分店了還在z國是有什么淵源嗎”

    威廉夫人面露難色,提起這件事,就要牽扯很久以前的那件事,她并不想說出來,林辛言上前解圍道,“是我,我求著威廉夫人開分店,我是z國人,店自然開在這里了。”

    “哦,原來這樣啊。”本也不是什么大事,所以婦人并未去懷疑林辛言話的真實性。

    “等會有一場走秀,是eo為這次開張專門設計款,絕無僅有,喜歡可以買下來。”威廉夫人又和她聊了起來。

    這時,門口又有人進來,是夏珍渝身邊是何瑞琳,夏珍渝因為家里接二連三的事故,看上去神色消滯,因為和威廉夫人關系很熟,所以不得不來。

    旁邊是挽著她的何瑞琳,林cheian家大小姐的身份自然高貴,一身黑色的禮服,禮服后背大膽露骨的設計,雙側岔開,一直延伸到腰際與臀線之間方才收住,白皙的背裸露在外,散發著誘人的氣息。

    想必是知道這里有林辛言在,所以看得出來,是盛裝出席。

    她沒有之前的魯莽,見到林辛言就沖撞,這次她很安靜的站在夏珍渝身旁。

    剛剛的那位夫人和夏珍渝打招呼,富太太和富太太之間經常陪丈夫出席活動,一來二去自然就認識了,這見面自然要寒暄幾句。

    她們會和威廉夫人相識,也是因為服飾。

    她們作為董事長或者總裁夫人,穿著打扮很講究,對服裝要求高,私人定制就滿足了她們的要求。

    不怕撞衫尷尬。

    還可以要求做成情侶款,和丈夫的西裝配對。

    畢竟是公共場合,家里發生的事情和林辛言有關系,但是在外面,夏珍渝并沒表現在臉上,微笑著和她打了一聲招呼。

    林辛言對她不熟,只因為何瑞澤的關系,才會認識。

    她也是用笑回應,并未說話。

    角落里,沈秀情手里攥著拖把,狠狠的瞪著林辛言,她的女兒不知所蹤,她被關在牢里受苦,而她卻享受榮耀。

    這時門口又有人走進來,男人西裝革履,少了些朝氣,多了些滄桑,西裝加身也襯不直他略微彎曲的背。

    看到進來的人,沈秀情張了張嘴,想要喊住他,但是想到他的無情,停止了動作。

    “言言。”他朝著林辛言走過來。

    林辛言的臉色慢慢的沉了下來,他來干什么

    “你的店開業,我自然要來為你撐場面。”他的聲音小了些,因為他來的時候,已經看到外面停著的車子,來了不有頭有臉的人。

    他真數不上是撐場子的。

    “不用了,還請你回去吧。”林辛言拒絕他的好意。

    過去的恩怨,她不想追究,但是不要想著讓她原諒。

    林國安并未因為林辛言的話就走,或者退縮,經歷了六年前那場變故,他才看清楚人心。

    他捧在手心里的女兒,在關鍵時刻捐款跑路,留下一堆爛攤子。

    “言言,爸爸想要謝謝你。”

    林辛言皺眉,“謝我什么”

    “六年前公司出現變故,如果沒有宗景灝的幫助,你恐怕就看不到我了。”

    什么

    六年前公司里的事情是宗景灝幫他解決的

    “當時我也很奇怪他為什么會幫我,他說因為你。”

    林辛言更加不理解了,宗景灝為什么這么做

    她似乎想起來,當時有個孕婦要跳樓,她想要勸住那個孕婦,說要用自己的錢給她。

    看在宗景灝的眼里,是她不想林國安有事

    她是不想那個孕婦有危險而已,當時她也有身孕,所以并不想看到那個孕婦發生意外。

    后來錢是宗景灝給的,再后來宗景灝提出離婚,她離開z國,隔絕了國內一切的事,也不知道那件事怎么解決的。

    “我覺得他挺喜歡你的,不然也不會因為你而幫助我。”林國安因為這事,把自己關在屋里一天,沒吃沒喝,不是激動的,是懊惱的,如果他和林辛言的關系不是那么糟糕,現在林家,恐怕要更上一層樓了吧。

    上次無意間遇見莊子衿帶著兩個孩子,他就決定追回莊子衿,獲得林辛言的原諒。

    因為他覺得那兩個孩子是宗景灝的,林辛言為宗景灝生下兩個那么可愛的孩子,他對林辛言應該會不錯吧

    到時候他也能沾光。

    如果林辛言現在什么都沒有,他未必會這般低聲下氣的討好。

    人的本性不是說改變就能改變的。

    林辛言確實沒想到,她離開后宗景灝還會管林國安。

    他為什么那么做,真是因為她嗎

    “我不礙你的事,我找個安靜的地方坐著,人多了看起來熱鬧,你就當我在這里湊個人數。”林國安怕林辛言趕他,自己先撤,找個不起眼的地方呆著。

    林辛言沒理會,他愿意呆著就呆著吧。

    想要她原諒,沒那么容易。

    他帶給她的傷害,和莊子衿的傷害,是永遠不可抹除的傷疤,每每想起,那道疤還會痛。

    沈秀情憤怒到了極點,原本保養的很好臉,在監獄里被折磨的失去了光彩,兩只眼睛瞪到眼珠子要掉下來,模樣好不恐怖。

    她沒見過林國安這么低聲下氣的去討好一個人,現在他卻做了。

    還是對林辛言。

    她接受不了這樣的轉變,接受不了自己的落魄,這一切都是因為林辛言回國才改變,

    去死,去死

    她丟下拖把,朝著林辛言走去,快走到林辛言跟前時,從懷里掏出提前準備好的尖刀。

    “林辛言你去死吧”

    “小心。”

    林辛言回頭便看見如地獄歸來的索命鬼,面目猙獰可怖,手里的尖刀泛著寒光,直直的朝她的心口刺過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