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47章,想知道那晚是誰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47章,想知道那晚是誰嗎?

    林辛言瞳孔猛縮,倒映著尖刀的鋒利,她似乎想到了那鋒利的刀刃插進她的身體內會有多痛

    近在咫尺的距離,讓她緊張到忘記做出反應。

    就在千鈞一發之際,一道黑影朝她撲過來,拉著她的手臂用力一帶,她的身體撞進一堵溫熱堅硬的胸膛,天旋地轉間,她被轉了個方向。

    只聽見一道凌厲的聲音,“找死”便看見沈秀情的身體如拋物線,低空盤繞,直直的撞在一旁的桌腿上,振倒了桌上的酒水,碰的一聲灑落一地。

    宗景灝目光凌厲,“她是怎么混進來的”

    秦雅忙解釋道,“昨天剛招進來打掃的。”

    她剛剛也嚇傻了,沒想到一個掃地的竟然敢行刺。

    林辛言回過神來,從宗景灝的懷里撤出來,冷靜的處理接下里的事情,她叫來保安,讓人先把沈秀情帶下去,至于她怎么會出現在這里,事后再查。

    “小雅,你去叫兩個人來,把地上打掃一下。”

    “好。”

    “很不好意思,剛剛出了一點意外,讓你們受驚了。”處理完她拉著宗景灝朝著休息室走去。

    何瑞琳站在外圍,冷眼看著剛剛發生的一切。

    沒捅死林辛言很可惜。

    但是

    她的眼神像是翠了毒。

    宗景灝跟著她步伐走進休息室。

    “我看看你的胳膊。”林辛言去看他的左手臂,她看見他將沈秀情踹出去的時候,沈秀情手里的尖刀劃過了他的手臂。

    好在并沒有傷到,應該是他的動作快,躲過去了。

    還好,還好。

    他沒受傷。

    “你在擔心我”他的神色微動。

    “我并不想你因為我受傷。”林辛言垂著眼眸。

    她以為自己今天這一劫是躲不過了。

    沒想到,宗景灝會及時出現,并且把她護在懷里。

    說沒有一點感覺是騙人的。

    她有感動,也有心動。

    都是對這個男人。

    “既然你沒受傷,我出去看看有沒有被影響”

    “你沒話和我說嗎”宗景灝半瞇著眼睛將她的話打斷。

    “什么”林辛言仰頭,看著他。

    但是很快明白他指的是什么。

    “前段時間我們見過面,她說開張時要請她”

    “所以你就請她來了”他的腔調莫名一股陰森詭異的威懾,“知道她是誰嗎”

    林辛言氣息凝滯,雙手自覺握成拳,“知道。”

    “知道還和她接觸”這次他毫不掩飾他的不滿,他的不快,他的失望。

    “她不是壞人”

    “你認識她多久”宗景灝冷笑,“他給你了什么好處來收買你”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手腕,她從未見過她戴首飾,頂多一枚腕表,是她唯一的首飾,這個玉鐲哪里來的

    “她送你的”

    林辛言將手背到身后,卻被宗景灝一把拉過來,盯著那枚玉鐲看,“你喜歡這樣的東西”

    林辛言搖搖頭,“不喜歡。”

    “那為什么還收”

    “不忍心拒絕。”

    他的眼里藏著一團火,隱隱有燎原的趨勢。

    “她很可憐嗎”不忍心拒絕

    “不是。”當時那種氣氛,看著毓秀的眼睛,她就是無法拒絕。

    “或許,當初她也有什么難言之隱。”林辛言試圖替毓秀解釋。

    宗景灝冷笑,“你才認識她多久就敢在我面前替她求情”

    “正式見面,見過兩次,認識的不久,但是我感覺她不是壞人。”

    宗景灝的眼里火似乎要噴出來,燒死眼前這個女人,她竟然口口聲聲的替毓秀求情。

    他的語氣猶如寒風,刺骨的凌冽,“這個還給她,你喜歡什么樣的,我都買給你。”

    “好。”林辛言答應的爽快,這東西她本來也不打算要,畢竟價值不菲,當時,她不忍心拒絕而已。

    林辛言的態度,讓他消了點氣,“以后,不準再和她見面。”

    “好。”林辛言又爽快答應。

    她不覺得毓秀壞,甚至覺得她是好人,但是有宗景灝的關系在,她并沒想和毓秀有很多的接觸。

    至少她不會主動去見她。

    宗景灝的火氣徹底消了,將她扯進懷里抱著,兩只手臂像是鐵鉗子一般,緊緊的把她禁錮在懷里,林辛言被勒的都快要喘不過來氣了。

    推了推他,“你想勒死我”

    “嗯,勒死你算了,盡氣我。”他雖嘴上這樣說,但是力道卻松了些。

    氣息回籠,林辛言緩了一下,“沈秀情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她從這件事情里嗅到了不尋常。

    “會不會和林國安有關系”因為林國安出現,她才出現的。

    “不會。”宗景灝扯著唇角,林國安也是個無情的人,當年棄了沈秀情,怎么可能去撿一個沒有的棋。

    當時拋出去,林國安就沒想再收回來。

    兩個人不會有合作。

    林辛言想到當年沈秀情跟今天一樣的場景,皺起了眉頭,“她不是在里面嗎怎么出來了”

    宗景灝抬起手,掌心還有一道淺淺的疤痕印記,當時受傷留下來的,到現在他還記得清楚,當時沈秀情要刺殺他,林辛言撲過來的樣子。

    瘋狂的出乎意料,也讓他深深的記住了她。

    “我會調查清楚。”他的目光變得銳利起來。

    上次刺殺,他使了手段,給沈秀情判的是無期,沒人撈她,她出不來。

    今日的事情,很明顯只是前奏,她是前鋒。

    “這兩人別一個人出去。”

    “嗯。”

    咚咚

    傳來一串敲門聲,緊接著是秦雅的聲音,“林姐,走秀開始了,輪到你上場了。”

    不是讓她去走秀,而是以主人的身份致辭。

    “好。”她轉瞬看向宗景灝,“我得出去了,你應該不會喜歡這樣的場合,有事你可以先走去忙,沒事可以在這里休息一下。”

    宗景灝淡淡的嗯了一聲。

    林辛言邁步要走時

    “等等。”

    “嗯”

    林辛言轉頭,看著他。

    宗景灝伸手拂過一縷散落下來的發絲,別在她的耳后,并沒有立刻離開,而是順著她的耳背,往下停留在她的耳垂,他眼角拉長眸光深邃,滾燙的指腹擦過她的脖頸,柔聲道,“你很美。”

    林辛言錯過他的視線,微微垂著腦袋,隱藏因為他的話而紅的臉,“我該走了。”

    說完便匆匆的走掉。

    好像晚一步,宗景灝就會對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她剛剛好像害羞了。

    宗景灝臉上蕩漾著一絲淺笑。

    “呦,這是屋里干什么了那么高興”蘇湛和沈培川走進來,林辛言在他們不好進來打擾,現在林辛言走了,他們就立刻進來了。

    “你沒傷著吧,剛剛挺危險的。”沈培川關心的問。

    “沒事。”他收斂了笑容,神色銳利,“你幫我查一下,剛剛那個女人,怎么出來的。”

    “嗯。”沈培川坐了下來,“我已經讓人帶回去了,給我一天的時間。”

    蘇湛砸了一下嘴巴,覺得無趣,坐在了沙發上,勾著沈培川的脖子,“晚上我們去夜色吧”

    “想女人了”沈培川撇他。

    “想你。”

    “我可消受不起你。”

    蘇湛故作輕挑,伸手去撫摸沈培川的胸口,“有沒試過,你怎么知道消受不起”

    “滾蛋”沈培川一把推開他,惡寒的打了個激靈,渾身的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蘇湛被推的四腳朝天的躺在沙發上,沈培川手勁大。

    他坐起,瞪了一眼沈培川,“切,沒勁,走出去看走秀,肯定有美女。”

    “你腦子里除了女人,還有什么”沈培川瞧著他,“看看你沒出息的樣子。”

    “想女人就是沒出息了這是男人本性,知道嗎”蘇湛懶得和他說,“榆木腦袋,懶得和你說,哇,嫂子誒。”

    正輪到林辛言上臺。

    他們三個站在最外圍,略過人頭,肩膀,看著站在臺上的林辛言。

    燈光下,粉色格外的嬌艷,一字肩的設計香肩袒露,精致性感的鎖骨勾人魂魄,沒有多余的點綴,簡約柔美。

    站在人群中格外的耀眼。

    宗景灝的眼神充滿寵溺與驕傲。

    這個女人,現在屬于他。

    “大家好我是林辛言,eo的負責人,能在b市開設eo分店我很開心,你們能到來我很榮幸,以后還請多多關照。”林辛言壓下唇角,恰到好處的弧度,優雅自信。

    何瑞琳坐在椅子上,冷眼看著臺上的林辛言,輕輕的勾了勾唇。

    所有的陰險都隱藏在皮囊下。

    經歷了上次的事情后,她變得冷靜了。

    她掏出手機,發送了一張六年前林辛言從a國,oen酒島歐考涑隼吹惱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