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48章,和誰結婚?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48章,和誰結婚?

    發完短信,她收起手機,繼續看著臺上的林辛言,唇角輕輕勾起一抹陰冷的弧度。

    燈光,音樂響起,林辛言致辭結束,模特帶來今天的壓軸之作。

    壓軸之作是威廉夫人設計的一款婚紗。

    要知道威廉夫人已經很久不親自設計衣服了,這次設計這款婚紗,就是為了eo的開張。

    白色,最純潔的顏色,婚紗通體呈現如白雪般的熒白,那層層疊疊的輕紗彌漫,綴滿軟緞織就的玫瑰和寶石,閃耀著既華麗又典雅的神韻,令人嘆為觀止。

    林辛言站在臺下看的出神。

    婚紗,是隨愛情的期盼,是對幸福的憧憬。

    而她結過婚,沒穿過婚紗,沒有婚禮,沒有儀式,沒有婚紗,就連那個證都不是她丈夫和她一起去民政局領的。

    “林姐。”秦雅走過來,遞給她手機,“你的手機。”

    她剛剛jhanyong上臺,手機手機秦雅替她拿著的。

    林辛言接了過來,秦雅提醒她一句,“剛剛好像有短信進來。”

    林辛言滑開屏幕,點開短信內容,看清內容后,她臉上的血色幾乎是瞬間消退,清楚的聽到自己的心怦怦地劇烈的跳動,似乎要碎裂了一般的疼痛,讓她渾身止不住的顫抖。

    “林姐,你怎么了”秦雅察覺到她的不對勁,趕緊扶住她顫抖的身軀,“是不是不舒服”

    林辛言搖了搖頭,“我沒事。”

    說著她拿著手機退出熱鬧的人群。

    看到她慌亂的離開,何瑞琳勾了勾唇角,諷刺的笑了笑。

    能留下這東西,還得感謝林辛言,那年她讓何瑞澤去a國調查當年的事情,他從酒店弄到當時的監控,這才有這張照片。

    說起來這還得感謝她。

    如果林辛言知道這還是因為她,會不會很驚恐

    何瑞琳冷笑。

    林辛言獨自一個人上了二樓。

    這里隔絕了一切喧鬧,變得安靜。

    她像是被抽走了精氣神,癱坐到地上。

    腦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現出那晚的一幕幕,由如有聲有色的電影,在她的腦海里一帆帆呈現。

    她低著頭,再次點開那個圖片,她的臉很清晰,就如那晚的不堪一樣,清晰的記在腦海里。

    她也憧憬過,希望把自己的初夜給一個她愛的男人,結果

    啪

    一滴眼淚墜落在屏幕上。

    她的心也跟著跌落到無盡的深淵。

    此刻的她忘記了思考,忘記了一切,陷入恐慌與恐懼中。

    她不愿意想起這件事情,可是現在硬生生的擺在她的面前提醒著她,像是在提醒著她,這是她的污點,這一生的噩夢。

    她很少哭,有了兩個孩子以后,就更加很少哭,因為她是母親,是女兒,肩上扛著養育兒女的責任,擔著照顧母親的職責,她不可以哭,不可以軟弱。

    可是此刻她忍不住,心疼,好疼,疼的她快要不能呼吸了。

    地面的陽光逐漸被籠罩,她被淹沒在黑影中。

    “你在哭”

    林辛言慌亂的擦掉臉上的眼淚,將手機扣在地板上,“沒有,我,我沒哭。”

    宗景灝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從她退出人群,他就感覺到她不對勁,進行到這個時候也到了尾聲,蘇湛和沈培川離開,他就找上來了。

    然后就看到她在哭,明明一臉的眼淚,還說自己沒哭,是當他眼瞎

    他蹲下來,扳正她的臉,讓她看著自己,“你怎么了”

    她眼角濕潤,淚痕猶存,似乎還帶著溫度。

    她的眼前蒙上了一層薄紗,使她看不清楚眼前這張臉的表情,她失魂落魄,血與皮都好像被一支針管抽離,一堆白骨,了無生氣。

    宗景灝伸手用溫熱的指腹拭去她眼角的淚,溫柔而憐惜的撫摸她的臉頰,她的樣子,太過讓人擔心,“告訴我,你怎么了”

    林辛言一把抱住他,將臉埋進他的胸口,“今天我見到了林國安,想到他拋棄我和媽媽的時候”

    她扯了個謊言,掩飾她的失魂落魄。

    宗景灝順著她的背安撫著,“乖,不怕,以后有我。”

    原本已經恢復冷靜的林辛言聽到他這句話,眼淚一下子又落了下來。

    以前是她照顧弟弟,照顧媽媽,后來有了孩子,照顧孩子,從來沒有人說,不怕,以后有我。

    這不是情話,不華麗,不刻骨銘心,卻純粹,深深的擊中她內心最柔軟的地方。

    “林姐。”樓梯口轉來秦雅的聲音,估計是林辛言離開的太久,所以秦雅上來找她。

    他給林辛言擦干眼淚,拂順她凌亂的發絲,“別哭了,讓人看見不好看。”

    “嗯。”她從宗景灝的懷里撤出身子,吸了吸鼻子,看了一眼時間,“現在應該結束了,你先回去吧,今天我可能會很忙。”

    “晚上,我來接你。”

    “好。”

    “林姐。”秦雅走上來,林辛言已經收拾好自己,她看到樓上只有林辛言和宗景灝,在心里暗暗的想,是不是自己上來的不是時候,打擾他們了

    “那個,那個威廉夫人要走了。”秦雅結結巴巴的。

    “這么快樓下的客人走了沒有”林辛言走過來,“我們下去看看。”

    她回頭看了一眼宗景灝,而他在接電話,而且臉色不怎么好。

    “你怎么了”林辛言問。

    說了一句我知道了,宗景灝掛斷了電話,他看著林辛言目光幽深

    剛剛是沈培川打過來的電話,說沈秀情死了,說是自殺,沈培川正在調查。

    這件事明顯不簡單,而且還是沖著林辛言來的。

    他并不想讓林辛言擔心,他會查清楚,并且解決,“公司的事,我先走。”

    “嗯。”林辛言沒多想。

    秦雅很少打探林辛言的私事,但是宗景灝的出現,讓她覺得這個男人和林辛言的關系不簡單。

    看著宗景灝高挑,硬挺的背影,說,“林姐,他就是小曦和小蕊的爸爸吧仔細看,他們長的很像,特別是眼睛和額頭,怪不得他們長的那么好,原來是基因好。”

    林辛言的臉色立刻變了。

    她并不愿意提這個話題,因為小曦和小蕊和宗景灝沒關系。

    “樓下還有人嘛”她故意岔開話題。

    “威廉夫人已經送走了一些客人,其余的我也幫你在乎送出門,現在已經沒有什么人了,下面的人在打掃,威廉夫人在等你。”

    秦雅察覺林辛言排斥這個話題,便順著她的話回答,沒再提剛剛到話茬。

    “嗯。”林辛言淡淡的應聲。

    走到樓下,已經有人去樓空感覺,只剩大廳里的凌亂不堪,吃剩的糕點,喝剩下的酒水,擺滿桌子。

    “今天真累,不過收獲不小,我們展出的衣服都賣掉了,威廉夫人的那件婚紗也賣掉了,你猜賣了多少錢”

    “多少”林辛言并沒有興趣知道,只是秦雅問了,她不好不回答。

    秦雅伸出三根手指,“三百萬。”

    林辛言倒是沒驚訝,威廉夫人的設計,還有更高的價格,這件婚紗真不高。

    只shishanghang是她倒是好奇,是什么人買走的,“誰買的”

    “何瑞琳,何家的那位小姐,說是買了等結婚的時候穿。”

    林辛言扭頭看向秦雅,“何瑞琳”

    “是的。”秦雅不明所以的問,“怎么了嗎”

    “沒有。”她只是感到奇怪,何瑞林才和宗景灝解除婚約不久,并沒聽說她要結婚,或者有男朋友。

    等結婚的時候穿

    和誰結婚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