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49章,露成這樣給誰看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49章,露成這樣給誰看

    不過仔細想想何瑞琳也不小了,不嫁給宗景灝,也會有別的男人,豪門大家族,感情沒利益至上,說不定就和那個家族聯姻了。

    這樣一想,也不覺得何瑞琳買走婚紗奇怪了。

    “林。”威廉夫人走過來。

    林辛言收起腦海里那些七八糟的想法,看著威廉夫人,“夫人。”

    威廉夫人拉住她的手,“我要回去了,以后這里就交給你了,eo這個品牌是我一生的心血,你要替我守著它。”

    “我知道。”林辛言知道eo對威廉夫人的重要性,“我會把它當成我一生的事業去做,保護它維護它。”

    “我相信你。”威廉夫人擁抱她,和她行了個貼面禮,“保重自己。”

    “不能再留幾天嗎”林辛言挽留。

    對于這位婦人,林辛言不止把她當做是老板,更是把她當做是對自己有知遇之恩的親人。

    “我還有事,來這里時間也不短了,我該回去了。”

    “我送你。”林辛言讓秦雅把車鑰匙拿過來。

    威廉夫人笑,“你穿成這樣怎么開車”

    林辛言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禮服,而后笑了,她伸手將裙擺提起來,在前面打了一個結,露著兩條筆直的雙腿,“這樣就可以開車了。”

    威廉夫人笑,寵溺的撩了一下她的頭發。

    林辛言和威廉夫人出門,秦雅和艾倫送她們到門口,林辛言回頭看著她們兩個,“我會安全把夫人送上飛機,這里的善后就交給你們了。”

    “好,放心吧。”艾倫比了一個ok的手勢,然后朝她擺了一下手。

    把威廉夫人送走,林辛言回到店里,一切事物基本都被秦雅和艾倫收拾好,接待處的沙發上,坐著一個男人。

    于豆豆看見林辛言走進來,他站了起來,有些抱怨的道,“我們也算是朋友了吧,你的店今天開張怎么不叫我,雖然我沒什么錢,但是也能給你湊個人數不是。”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是忘記了。”林辛言抱歉的道。

    于豆豆知道她不是那種門縫里看人的那種人,也并沒要真生氣,今天他過來也不是為了質問她,而是關于翻案的事情,宗景灝那邊推遲了,他心里沒底,來問問她。

    “關于那場車禍的事情,你怎么想的不著急嗎為什么要推遲,不是過的越久,對案情越不利嗎”

    上次宗景灝說把事情交給他,她就沒問過,今天于豆豆不問起,她都快忘記了。

    她坐到沙發上,揉了揉眉心,腦仁跳跳的疼。

    “你不舒服”于豆豆關心的問,“是不是我不該問你”

    “不是。”林辛言搖頭,“晚上我看見他,問問怎么回事,為什么要推遲。”

    “好。”于豆豆看出林辛言的情緒不高,“那我先走,有什么消息隨時聯系我。”

    “好。”

    于豆豆走后,林辛言和秦雅一起整理今天接下的單子,一共兩單,這不是服裝店,那樣賣一件是一件,這是別人下一個單子,根據客人的需求,去設計出一件適合客人的衣服。

    當然這里的價值,也是普通衣服不能比擬的。

    普通人穿不起。

    秦雅現在需要機會,這兩個訂單林辛言分給她一個。

    另一個給了艾倫。

    艾倫拒絕要,“人家指明要你的設計,我來做不合適,再說,我也不需要這個單子,表現實力。”

    她仰了仰腦袋傲嬌的道,“我已經很有名了,不需要機會。”

    秦雅則是緘默,她需要這樣的機會。

    她熱愛設計。

    “行吧,那都給小雅。”林辛言笑著把客人資料都給了秦雅,“好好表現。”

    “可是”秦雅覺得這樣不好,她那能獨攬這些,畢竟林辛言給了她不少機會。

    “沒有可是,到時候我會先給客人看設計,如果滿意我再說是你設計的,左右客人都滿意了,也不會有異議。”林辛言已經想好了。

    “可是”

    “別可是了。”艾倫打斷她,“林已經不需要去證明自己,現在是你需要這樣的機會,你跟在她身邊這么久,她自然想你好,安心接受吧。”

    秦雅內心感激,面上卻嘴硬,“不怕教會了徒弟,餓死師傅嗎”

    林辛言摸她的頭發,“我倒是希望你可以。”

    這個女孩跟她時間也不短了,做事認真,負責,而且她有實力,需要機會展現自己。

    秦雅長開雙臂一把抱住林辛言,“謝謝姐。”

    “你都叫我姐了,還謝什么”林辛言拍了拍她的背。

    “你們這是不要我了嗎”艾倫站在一旁吃醋。

    “沒有。”林辛言將她拉過來,三個女人抱在了一起。

    林辛言拍了拍兩人的背,然后放開他們,“今天都早點回去吧,累了一天了。”

    “確實累了。”艾倫說,“好久沒這么干過活了。”

    “嗯,我也需要好好想想,這兩個客人的需求。”秦雅說。

    “嗯,你們先走,我等會走。”

    “那你也別太晚了。”

    “要不我關門吧,小曦和小蕊還在家里。”秦雅覺得林辛言比她忙的多,需要操心的事情也比較多。

    “沒事,我想一個呆一會兒,你們走吧。”林辛言到現在腦子還有些混沌。

    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她很想一個人靜一靜。

    “走吧。”艾倫摟住秦雅的脖子,很明顯林辛言有心事,需要安靜,她很理解。

    秦雅被艾倫拖出去的,她們兩個住在一起,秦雅有車,又一起上班,很方便。

    她們走后,周圍的空氣貌似都跟著安靜了下來,林辛言坐在沙發上,托著臉,回想今天發生的一切,從什么時候氣氛變得詭異的

    沈秀情和她收到的圖片與短信有沒有關聯

    這些事情串在一起,就像是一團理不直的亂麻。

    到底誰給她發那個圖片

    那條短信透露給她的信息,是給她發這些東西的人,對當年的事情很清楚。

    而且對她也很熟悉,這讓她很不安。

    她拿出手機,打出;你是誰,為什么要給我發短信

    文字一直停留在打字框內,不曾發送。

    因為她很明白,對方就是要用這件事情誘惑她,至于目的是什么,她不清楚。

    這時,她的手機忽然響了,打斷她的思緒,屏幕上的打字框被遮蓋,顯示著來電圖標。

    是宗景灝。

    林辛言看看外面,不知道什么時候外面的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她接起電話,很快傳過來一道低沉的男音,“我在外面。”

    “我知道了。”

    林辛言站起來,拍了拍自己的臉,讓自己打起精神,把燈關了,關上店門,她轉身就看到了停在路邊的車子。

    天色已經徹底黯淡,長長的街道燈火通明,宗景灝脫了西裝,穿著單薄的襯衫,靠在車門上低頭看手機。

    是沈培川發來的信息,他查清楚了沈秀情的死因,確實是自殺。

    把她帶回去便關起來,沒接觸過任何人,身上也沒有通訊工具,她的死,只能說明是預謀好的。

    讓他想不明白的是,沈秀情為什么自殺

    她的背后一定有人。

    沈培川又發來一條短信。

    “在看什么”林辛言走過來。

    “沒有什么。”宗景灝收起手機,發現她身上的禮服裙擺打了一個結,在大腿的位置,露著一雙白皙,筆直,纖細的腿,他的眸光微動,這是什么打扮

    露成這樣給誰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