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50章,還殘留著他的體溫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50章,還殘留著他的體溫

    他挑著唇半溫半冷,“很熱。”

    林辛言順著他的目光看下去,發現自己為了方便開車提起的裙擺還沒放下來。

    她剛想解釋,宗景灝卻拉開了車門,將自己的西服外套拿出來,披在她的身上,“上車。”

    西服不知道是什么時候脫掉的,似乎還殘留著他的體溫,和他身上獨有的氣息,凌冽好聞,并不讓人反感。

    林辛言彎身上車,想起于豆豆來店里的事情,隨口問了一句,“我聽于豆豆說,關于翻案的事情,你不打算現在做是嗎”

    宗景灝看了她一眼,“他找你了”

    林辛言誠實的點了點頭,“嗯。”

    “不大合適。”畢竟何瑞澤剛進去,現在繼續爆出何瑞琳身上有命案,和何家的梁子就徹底結下來了。

    不是怕何家,他們有他們的規矩。

    不過看上次何文懷的表現是對他已經很不滿,背后不知道要搞什么幺蛾子。

    “放心,不會砸手里,時候未到。”

    林辛言放心了,這事雖然關系到她,但是沒有對于豆豆重要,畢竟這事情里,他哥哥死了,雖說他哥哥有錯,但是罪不至死。

    宗景灝拿過她手里的握在掌心。

    寬厚的大掌似texiaotu乎有安撫人心的魔力,林辛言的心情漸漸的沉淀下來。

    “到時候,你也不用出面。”宗景灝早就想好了,到時候只讓于豆豆一個人出席。

    何家已經進去一個兒子,在進去一個女兒,那就是實打bakg實的打臉。

    他們不會忍下那口氣的,誰沖在前面,誰就是何家報復的對象。

    他不能把林辛言推到風口浪尖。

    “嗯。”林辛言沒他想的多,和何瑞琳的梁子早就結下了。

    她有些乏了,靠在椅背上閉著眼睛。

    車廂里漸漸安靜下來,兩人沒再搭話,各懷了心思。

    忽然林辛言想到什么,扭頭看向宗景灝,“沈秀情怎么樣了有沒有查到什么她為什么會忽然出現是不是受人指使”

    宗景灝的目光微閃,并沒有看她,而是淡淡的道,“還在調查。”

    對于沈秀情的死,他并沒有說,免得她多想。

    他會調查清楚她的死因,又是被什么人弄出來的。

    林辛言點頭,靠在椅背上準備繼續休息,這時她手里的手機震動了一下,她的手也跟觸了電一般,渾身一個激靈,她低頭滑開手機屏幕,又是一張照片,是她接過那個婦人手里的錢的場景。

    緊接著又是一條短信;你收了錢,出賣自己的肉體,意外懷孕,你都不想知道你孩子的父親是誰吧

    她的手不停的抖,不安涌上心頭,她快速的打出一串字;你是誰,有什么目的,怎么會知道這件事情

    這次她幾乎沒猶豫,按下發送鍵。

    “你怎么了”宗景灝察覺到她的不適。

    林辛言抑制不住的呼吸急促,不能控制,她隨口扯了個謊,“小雅給我發信息問工作上的事情。”

    宗景灝不疑有他,目光掠過她的臉,“有什么事情和我說。”

    “嗯。”林辛言低著頭。

    這件事情讓她怎么啟齒對他說出口呢

    說自己把自己賣了

    出賣自己的身體

    她不知道對方手里還有多少東西,她怕當年的不堪,暴露在人前。

    尤其是他的面前。

    說到底,她對宗景灝有太多的不確定,不信任。

    宗景灝對她亦是隔著一條鴻溝。

    他真的不在意她不是清白之身嗎

    不在意她生過孩子嗎

    他只是避口不談。

    不是不在意。

    只是把那些事刻意忽略而已。

    很快又有信息進來。

    林辛言點開。

    當事人。

    簡單的三個字,卻如驚天霹靂,從她的頭上砸下來。

    當事人

    那晚的那個男人

    林辛言慌了。

    此刻,何瑞琳坐在一家酒吧的卡座,桌子上還放著沒喝完的酒。

    她勾著唇角,又發了一條短信;什么時候想見我,隨時聯系我,聽說你今天的店開業,恭喜你。

    不安的情緒愈演愈烈,充斥著她整個身體,她對對方一無所知,但是對方好像知道她的全部,了解她身邊一切事情。

    她有種被人偷窺的感覺,這種感覺很不好。

    也就是說有這樣一個人存在,隨時會跳出來,走到她的面前,打亂她現在的生活。

    她走神這會兒的時間,車子停在了別墅。

    旁邊是停著一輛不屬于宗景灝的車子,也不是林辛言的。

    宗景灝下車,看到停著的車子時,眉頭皺了起來,臉色越發的深沉。

    “少爺。”馮叔沒進屋,站在門口等著呢,似乎在等他們回來。

    看見他們回來立刻迎了上來。

    “他們過來有事”他的聲音微冷。

    他們很少過來,這次忽然出現宗景灝很不高興。

    馮叔笑著,“是有事。”

    說著他的目光轉向林辛言,“這位就是少奶奶了吧。”

    林辛言,“”

    她都不知道怎么去回應這樣的稱呼。

    “快點進去吧,都在里面等著你們呢。”馮叔笑瞇瞇的走到前面去開門。

    林辛言則是站在原地沒動,看向宗景灝,“你父母來了”

    宗景灝沒回應,很明顯,他們來了。

    “他們很少過來。”他的語氣深沉,帶著不易察覺的排斥感。

    林辛言莫名覺得心慌,雖然見過毓秀,但是宗景灝父親她還沒正式見過面。

    有種丑媳婦要見公婆的緊張。

    見她遲疑,宗景灝過來攥住她的手,“不是有我呢嗎你怕什么”

    “誰怕了”林辛言嘴硬。

    心里明明發慌。

    不知道他們為什么來。

    酒jpgangong吧。

    何瑞琳喝了一口酒,一個人覺得無趣,拿起手機又給林辛言發了兩張照片,這次不是關于她的,而是林曦晨和林蕊曦的。

    而且就是最近幾天的拍的。

    這次她做了十足的準備。

    她知道林辛言最在乎的就是她的兩個孩子。

    現在孩子生活在宗景灝的別墅,出門也會有人跟著,她沒機會怎么樣,但是偷拍兩張照片還是可以的。

    她灌完杯子里的酒,打了一句話發出去。

    你的孩子很可愛,長的像你,也像他們的爸爸。

    林辛言手里的手機又震動了一下,她點開短信,看完里面的內容,她慌了。

    他怎么會有林曦晨和林蕊曦的照片

    他在監視她嗎

    她生活的軌跡都暴露在一個陌生人的面前,這令她感到毛孔悚然。

    特別是關于到兩個孩子的安危,她更是無法淡定。

    “你怎么了”

    林辛言忽然停住腳步,宗景灝回頭看她。

    她看著宗景灝,沉默了兩秒,“我有東西忘在店里了,我必須去拿。”

    說著她抽出被宗景灝攥在掌心的手。

    “這么重要”宗景灝半信半疑的將目光撇向她攥著手機的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