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51章,相似度99.99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51章,相似度99.99

    林辛言幾乎是下意識的將手背在身后。

    這件事情對她來說很重要,她不能讓人一直這么威脅著。

    特別是隨時會威脅到她的兩個孩子,這讓她無法淡定。

    “是的,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她的態度很堅定,“你先進去吧,我很快回來。”

    說著林辛言已經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宗景灝盯著她匆忙的背影,瞇起眼眸,總覺得今天她很不對勁,像是有事情瞞著他。

    馮叔一看林辛言走掉,立刻小跑過來,“少奶奶怎么走了老爺和夫人還在里面等著呢。”

    宗景灝眉宇凌厲,目光冷的能把人凍住。

    對上他的目光,馮叔立刻收了聲。

    知道他和宗啟封和毓秀的關系不還,大概是因為沒通知他,人就過來而不高興了。

    想著他也想為他們在宗景灝面前解釋一句,“這次老爺和夫人來,是為了你好。”

    宗景灝并沒有心思去聽。

    為他的好

    他在心里冷笑了一聲,邁步走進去,周身的的空氣都降了溫度,給人的感覺就是冷。

    馮叔不敢再出聲,只能跟著進去。

    客廳里,好像從來沒這么多人聚在一起過,偌大的客廳有了人氣不在空蕩蕩。

    宗啟封坐在主位,旁邊是毓秀。

    莊子衿帶著兩個孩子坐在右側,于媽站在毓秀身后,看見他進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過來。

    “怎么就你一個人”宗啟封先開的腔,語氣里掩飾不住的激動。

    宗景灝冷笑,“你還想見誰”

    明明是父子兩個,每次見面都像是仇人碰面,分外眼紅

    宗啟封的手遽然收攏,緊緊的扣住沙發扶手的皮革,他努力的壓下火氣,“我是你爸沒錯吧”

    “我沒得選。”宗景灝坐在了沙發上。

    林蕊曦眼巴巴的盯著宗景灝,不是莊子衿拉著不讓她動,早在宗景灝進來的那一刻就撲過去了。

    相反林曦晨淡定的不得了,好似知道今天這兩位來是干什么的。

    更加知道桌子上放著的是什么東西。

    “你”宗啟封不想生氣,但是每次面對他的含沙射影總是無法淡定。

    毓秀握住他顫抖的手,安撫他,“別激動,你有更重要的事情。”

    “要秀恩愛,別在我的地方,我很忙。”他很沒耐性的說,說話時,目光看向林蕊曦,這小家伙沒過來黏他,他還不習慣。

    他好似已經習慣,一回來就有個小軟包子撲進他的懷里讓他抱。

    “我們有重要的事。”毓秀緊緊的攥著他的手,不讓他因為宗景灝的話,生氣發火。

    宗啟封深深的吸氣,反復幾次才壓下心中的憤怒,指著桌子上的文件袋,“你自己看吧,看完了給我一個解釋,別想反駁我,證據擺在這里,不要想著隱瞞我。”

    宗景灝沒有動。

    父子兩個對視,四目相對,無聲的對峙,沒有硝煙的zhanzheng就此拉開帷幕。

    氣氛一度陷入僵局。

    “爸爸。”

    是林蕊曦一聲軟糯的爸爸打破僵局。

    “安靜點。”莊子衿小聲拍她的肩膀。

    毓秀紅著眼睛,朝著林蕊曦伸手,“來我這里。”

    林蕊曦睜著圓溜溜的眼睛,看看宗景灝又看看毓秀,最后滑下沙發撲進宗景灝的懷里,從他的懷里發出悶悶的聲音,“爸爸,媽咪沒和你一塊回來嗎”

    怒氣,不滿,冷漠都淹沒在林蕊曦這一聲爸爸里,宗景灝收斂氣息,溫柔的柔了柔她的頭發,“你媽咪很快就回來了。”

    “混賬”

    宗啟封氣的一拍扶手站了起來。

    之前于媽說宗景灝不知道這兩個孩子是他的,才沒告訴他,宗景灝自己都不知道,沒告訴他,也沒什么,可是現在孩子都叫他爸爸了,他明顯是知道。

    這是不把他放在眼睛啊。

    還認他這個父親嗎

    林蕊曦嚇得瑟縮了一下,往宗景灝的懷里鉆了鉆。

    宗景灝寬厚的大掌,摩挲著她的脊梁骨,安撫著,“不怕。”

    林蕊曦不吭聲,眨巴著眼睛。

    于媽知道宗啟封肯定是誤會了,趕緊出來圓場,她自作主張走到前面,把文件拿出來遞給宗景灝,“少爺,你看看吧。”

    宗景灝接過來并未想要看,就在他要扔掉的時候,dna這樣的字眼勾住他的視線。

    dna

    誰和誰的

    “我收集了你的頭發和小曦小蕊的。”

    宗景灝抬起眼眸,看著于媽。

    她這話是什么意思

    林蕊曦懵懂的眨了眨眼睛,不明所以的問,“于奶奶你收集我和哥哥的頭發干什么”

    于媽勾唇一笑,伸手摸摸她的頭,“沒什么,就是想要幫你爸爸看清楚一些事情。”

    宗景灝的目光回到手里的那張紙上。

    dan鑒定結果報告書,幾個黑體字,尤其的醒目。

    上面是一串專業術語,宗景灝沒學過醫看不懂,他的目光慢慢往下移,他感覺自己的心臟要跳出來一般,徘徊,流浪卻找不到出口,他無法平息,涌動出難以自制的緊張感,近乎要將他整個人吞噬。

    結果,相似度。

    他的目光定格在結尾那幾個字上。

    頃刻間,他僵直了身體,手指微顫,是抑制不住的激動,是從未有過的澎湃。

    林蕊曦和林曦晨是他的孩子

    可是,怎么可能

    空氣凝結了幾秒,他丟下紙,倏地站了起來看看于媽又看看宗啟封。

    語氣嘲諷,“你們想干什么”

    弄出這樣一個東西,是想告訴他什么

    “你還想否認”宗啟封氣的顫抖。

    “就算我對不起你,對不起你死去的母親,我是不是你父親”他拍著胸口,“你身上,留著的有沒有我的血”

    這次毓秀沒勸宗啟封,她自己有心無力。

    于媽在一旁急得團團轉,這是怎么回事啊,事實擺在眼前他還不信

    她跑去把照片拿出來,放在林曦晨的臉連旁邊,對比,讓大家看“看看這臉,這眼睛,這額頭”

    宗景灝的目光掃了一眼,很快就收回。

    他沒有碰過林辛言,這一點他比誰都清楚。

    他活到今天,三十多年了,只碰過一個女人,那就是六年前那一次。

    如果他們是他的孩子

    那么六年前

    他的眉宇間,翻過驚濤駭浪。

    電光石火間,他似乎明白了,何瑞琳對林辛言的敵意從何而來

    因為六年前。

    那晚并不是她。

    而是林辛言,這也是為什么他對林辛言有莫名的熟悉感。

    那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林辛言為什么會出現在他的房間里

    就是他的沉默,看在林曦晨眼里,成了否認。

    他不想認他們是嗎

    這個負心漢他要做的徹底是嗎

    好

    很好

    他也不稀罕這個爸爸

    這樣無情無義的人,不配做他的爸爸

    林曦晨別開于媽,從沙發上滑下來,撿起桌子上的鑒定書,撕拉一聲,被他撕成兩半,好像這樣還不夠,繼續撕,直到完全拼不起來,“這就是一場烏龍,我怎么可能是他的兒子”

    林曦晨指著宗景灝。

    “我的媽媽懷胎十月生下我和妹妹,今年我虛歲六歲了,我沒見過我爸爸,我不敢問,因為媽媽會傷心,我見過她從噩夢中驚醒,一個人躲起來偷偷哭,我不知道她夢見了什么,不知道她的夢里出現了誰,不知道是不是午夜夢回,讓她想到了傷心的事情。”

    林曦晨吸了吸鼻子,“她常常趁著我睡覺的時候,愧疚的對我說一句對不起,我不能給你一個完整的家其實她不知道我沒睡著,因為我醒著的時候,她不會說,她怕我會我會問起,為什么我沒有爸爸。”

    他失望的望著宗景灝,“我的媽咪這么好,怎么可能會看上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