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53章,一定要把我媽咪安全找到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53章,一定要把我媽咪安全找到

    別墅。

    哎

    一陣嘆息聲。

    毓秀嗚咽著,并再一次試圖用手掩蓋住她的痛苦,她那不是時的啜泣變成持續不斷的低聲哭泣,她眼睛緊閉著,用牙齒咬自己的拳頭,想要竭力制止抽泣。

    宗啟封是男人,定力好,穩得住,扶起毓秀,“我們走吧,你身體不好。”

    她仰著頭,強忍著眼淚,“我想在這里住”

    話還沒說完,她自己就已經感覺到自己沖動了,以宗景灝的脾氣,怎么可能會讓她留在這里呢

    宗啟封知道她的心思,“以后我們可以經常過來看兩個孩子。”

    毓秀不放心吶,心情起伏的厲害,“他怎么能那么渾呢自己干的事情自己不知道嗎”

    宗景灝的反應,說明他真的不知道那兩個孩子是他的。

    剛剛她看的出來,宗景灝比他們任何一個人都難受。

    “你說,我怎么放心”毓秀嘆息,“他不是腦筋不清楚的人,怎么能糊里糊涂的犯下這種錯”

    宗啟封拍著她的肩膀,“我想他自己會弄清楚,你聽我的,先回去,明天你想看兩個孩子,我再帶你來。”

    為了說服毓秀跟自己回家,宗啟封繼續道,“趁景灝不在的時候,把他們帶到家里過上一天,也未嘗不可,如今你我多了一對可愛的孫子孫女,應該高興,你哭什么,對身體也不好。”

    毓秀知道她高興,擦了擦眼淚,“我就是覺得那兩個孩子太可憐了,林辛言也不容易,作為一個單身母親,帶著兩個孩子”

    “以后會好的。”宗啟封嘆息,“你操心的太多了,聽話,先回家。”

    宗啟封攙扶著她,毓秀知道她不可能留得下來,宗啟封說的對,以后可以趁宗景灝不知道的時候,來看看,或者接過去。

    馮叔跑到前面去開門。

    于媽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看著莊子衿,“你不應該瞞著的,應該說出來,有再多的不滿,為了孩子也不該瞞這么久。”

    于媽有些抱怨的說。

    莊子衿微微垂著眼眸,她如果知道不會不說的。

    她也想孩子有爸爸。

    可是林辛言說那晚是當地人,這么久過去了誰都不提,更沒往宗景灝身上想過。

    但是她并沒解釋給于媽聽,那是女兒的隱私。

    不好說出來。

    誤會就誤會吧。

    于媽看出莊子衿也不好受,便沒再繼續說。

    微風涌動,月色朦朧。

    林曦晨安靜的坐在車里,看著窗外快速劃過的風景,偶爾給妹妹攏一下衣服,安慰一聲,“我們很快就能見到媽咪了。”

    宗景灝從后視鏡中看著林曦晨的動作,喉結上下滾動,一股熱流鉆進喉腔。

    再怎么聰明,也只有五歲而已,這么懂事,這么會照顧妹妹,懂事的讓他心疼。

    還記得這小家伙,為了要給林辛言報仇,不顧自己安危陷進險境,到現在腦袋上還有沒有完全愈合的傷。

    這孩子

    沒有言語可以形容,他此時此刻的心情。

    成熟如他,穩重如他,可是此刻他亂了方寸。

    很快車子開到eo,大門緊閉,沒有一絲光亮,林辛言并沒有在,他低頭看了一眼時間,距離林辛言說要來店里,已經兩個小時了,她沒在店里,去那兒了

    他掏出手機給撥了林辛言的電話,回應的依舊是;i\039rry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后再撥

    他眉心緊蹙,仔細回想當時林辛言的言行,和平時的很她很不一樣。

    今天白天她一個人躲起來哭。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越想,不好的預感就越強烈。

    他快速的翻找關勁的電話,很快他又收了手,改撥了沈培川的,今天沈秀情忽然出現,現在林辛言又聯系不到,冥冥之中好像有關聯。

    沈培川負責查沈秀情的事情,更有利調查林辛言失聯,是不是和這件事情有關。

    很快電話接通,“你現在在那”

    沈培川愣了一下,是宗景灝的態度另他意外,很著似的,隔著電話也能感覺到。

    所以有點不適應。

    他回頭看了一眼正在做尸檢的法醫,對著宗景灝說道,“我在停尸間,查沈秀情的死因。”

    宗景灝掛了電話,準備走的時候,發現后座的兩個孩子。

    他不能帶著他們去那種污穢的地方。

    “我媽咪呢”林曦晨眨了眨眼睛,這里大門緊閉,根本沒有媽咪的影子。

    宗景灝不知道怎么解釋,“我先送你們回家,然后去把你們的媽咪找回來,好嗎”

    林曦晨蹙起小眉頭,和宗景灝剛剛蹙眉的樣子如出一轍,又問了一遍,“我媽咪呢”

    她那么大的人也不會丟,難道遇到了什么危險

    這么一想,林曦晨吸了一口涼氣,“我媽咪,是不是不見了你也找不到他”

    這孩子太敏感了,幾乎瞞不過去。

    宗景灝很堅定的看著他,“會找到的。”

    林曦晨兩只小手攥成拳頭,眼圈泛紅,“可能你不喜歡我媽咪,但是看在媽咪生了我們的份上,你一定要找到她,并且確保她的安全,可能你也不是很想認我和妹妹,但是我們身上流的有你的血,看在這點情分上,一定要把我媽咪安全找到。”

    宗景灝側過頭,單手撐著額頭,陰影遮住大半表情,他的聲音嘶啞的厲害,“為什么覺得我不喜歡你媽咪,不想認你”

    “如果你喜歡媽咪,愛她,你就不會和她離婚了。”說著林曦晨低下腦袋,看著自己的腳尖,“我媽咪身邊從未出現過男人,可是剛剛你看完鑒定,不相信我們是你的孩子,你傷害了我們,也傷害了媽咪。”

    林曦晨聲音落下,整個車廂都安靜了下來。

    能夠清楚的聞見輕淺,卻又起伏不定的呼吸。

    安靜了好一會兒,宗景灝才找到自己的聲音,他的聲腔破了調子。

    “沒有,我沒有不想認你,至于離婚”

    他無從解釋,是他提出來沒錯。

    無話可解釋。

    “我理解。”林曦晨人小鬼大的道,“男人喜新厭舊,很正常,我本來想要給媽咪找個,比你帥,比你有錢的男人,可是一直沒找到,不過我會繼續努力。”

    宗景灝,“”

    這真是他兒子

    好兒子。

    他扭頭看著林曦晨,“我是你爸爸。”

    “血緣上。”

    宗景灝,“”

    “你和我媽咪已經離婚了,我媽咪有權利再找。”

    這小子。

    他壓了壓唇角,“你媽咪沒告訴你嗎我們沒有辦離婚證,名義上,我們還是夫妻。”

    什么

    林曦晨瞪大了眼睛,媽咪和他還沒yfzdh辦離婚證

    那當初是怎么離的婚

    “你們大人做事都這么不嚴謹嗎”林曦晨很苦惱,如果還有結婚證,那么他們就還是合法的,他怎么給媽咪找更好的呢

    “哥哥,媽咪呢”林蕊曦拽著林曦晨的依角,眼皮打架,“我困了,想媽咪摟我睡覺。”

    林曦晨將妹妹擁在懷里,“你先睡,哥哥摟著你睡。”

    “我先送你們回去。”宗景灝重新啟動車子,往回開。

    很快就回到了別墅,路上的這會兒時間林蕊曦靠在哥哥的懷里睡著了。

    宗景灝推開車門下來,打開后車門,彎身進來抱起林蕊曦,不是第一次抱,可是這次抱和以往的感覺不一樣。

    心臟抑制不住的顫動,手指也跟著發抖,這是他的女兒,身上流著他的血。

    林辛言給他生的。

    她小小的身體好軟,他的心也軟的一塌糊涂。

    林曦晨不想讓宗景灝抱,可是自己抱不起來,只能讓他抱著。

    他緊緊的跟著宗景灝,生怕他會把妹妹抱走一樣。

    “把她送到我房間里吧。”林曦晨說道。

    宗景灝回頭低眸,看著個子小小的孩子,此刻正仰著腦袋,生怕他會搶了他的妹妹一樣。

    因為他等下要出去找林辛言,也沒想要把她放到樓上,不方便照顧。

    他進了林曦晨的房間,把林蕊曦輕輕的放到床上,然后給她蓋好被子。

    宗景灝看著她的臉,可能是因為在車里睡著悶的,小小的臉蛋兒紅撲撲的,睫毛均勻的散布在眼瞼處,卷翹濃密,像是蝴蝶落在上面親吻她的眼睛。

    小嘴兒撅著,睡得香甜。

    他撫摸她的臉頰,肌膚細膩柔滑,附身想要親吻她的額頭,卻被林曦晨推開,“我的妹妹。”

    像是在喧賓奪主,林蕊曦是自己的,他不可以親。

    “也是我女兒。”

    “你沒養過。”

    宗景灝又一次在林曦晨的面前敗下陣來。

    想到林辛言還不知所蹤,交代道,“照顧好妹妹。”

    “我會的。”

    宗景灝想要摸摸他的頭,但是沒伸出手,看了他們一眼轉身走出房間。

    晚飯大家都沒吃,于媽又重新準備了一些,看見宗景灝走出來,“吃點東西吧。”

    “他們在屋里,你照顧好他們。”宗景灝交代,他哪里有心情吃東西。

    “好。”于媽滿口答應,“放心,我會照顧好他們的。”

    宗景灝回頭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邁步走出別墅。

    他邊走邊給關勁打了一通電話,很快電話接通。

    “安排幾個伸手好,值得信任的保鏢,到別墅這邊過來。”

    林辛言忽然失聯,他總覺得這事不簡單,兩個孩子在別墅,沒有足夠的人手保證這里的安全,他不放心。

    “好,什么時候”

    “今晚。”

    這么快,關勁撇嘴,這要的也太急了。

    “怎么,辦不好”宗景灝的聲音冷了下來。

    “一個小時,把人安排好。”關勁打起精神。

    宗景灝掛斷電話上車,前往b市看守所。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