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54章,他喜歡那個女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54章,他喜歡那個女人

    夜色在彩色的霓虹燈下五彩斑斕,風景快速的從車窗劃過:不留一點痕跡。

    很快宗景灝的車子停在看守所。

    沈培川知道他要過來,安排了人在門口等他,他一下車就有人立即迎上來,“沈隊在停尸間。”

    宗景灝頷首,示意他帶路。

    停尸間一般位置都很偏僻,七拐八拐,穿過幾個走廊才到一扇門前,房門推開,陰冷的氣息迎面而來,為了不讓尸體腐爛發臭,停尸間安裝有24小時循環制冷的機器。

    進入門dsrt內明顯感覺到了溫度的下降。

    宗景灝面無表情,沒有因為這個地方而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他進來的時候法醫剛把沈秀情的尸體蓋上,旁邊的臺子上還放著解刨的手術刀,很明顯是已經檢驗好了。

    沈培川拿著尸檢結果走過來,“可以很確定的說,她是自殺,而且是預謀好的。”

    沈培川看著尸檢報告,詳細的解釋道,“她服用了一種藥,在eo里的事件發生后,把她帶回看守所的時間內,她又服用了另外一種藥,兩種藥相克,有致死的效果,很明顯她是知道的,才會兩種藥先后服下。”

    “只有這些”宗景灝對這個答案并不滿意,這對他來說并不夠。

    “沈秀情出去前見過一個人。”

    宗景灝心里有猜測,“誰”

    “何瑞琳,我調查的監控,顯示前兩天何瑞琳見過她,并且買通人,將她放出來。”說話時沈培川小心翼翼的看著宗景灝,畢竟知道他曾經和何瑞琳的關系,“有當時的監控,你要看嗎雖然當時她帶著口罩,但是,技術分析過了,就是她沒錯。”

    果然如他猜想的一樣。

    以前他以為何瑞琳對林辛言的針對,不過是因為林辛言嫁給了他。

    現在他才明白,何瑞琳對林辛言的恨意,何止是她嫁給他那么簡單。

    更是,因為六年前。

    他的臉色在陰冷的空氣下,繃的猶如蠟像,陰郁恐怖。

    “你有她的線索嗎”現在她幾乎可以肯定,林辛言的失聯和她有直接關系。

    “查出結果我就讓人監視她了,只是還沒找到她人。”沈培川說。

    “立刻找到人”他的雙手攥的咯咯響,“是我低估了她的心腸。”

    沈培川看著他陰森的臉色,倒吸一口涼氣,“我立刻加派人手。”

    沈培川打電話給屬下,加派力度找何瑞琳的行蹤。

    “你別太急,左右何家就是本市人,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沈培川道。

    宗景灝的喉結上下滾動,“林辛言不見了。”

    “什么”沈培川迷惑,“白天不還在呢嗎”

    “晚上聯系不到的。”他的聲音飄忽,很輕,風一吹就散了。

    沈培川心思細膩,畢竟自己就是查案的,一下就聯想到事情的關鍵,“和何瑞琳有關”

    這不是很明顯嗎。

    宗景灝撇了一眼蓋著白布的沈秀情,“你說她的死,是為了什么”

    沈培川思考了片刻,“會不會是拖延時間的障眼法”

    用沈秀情的死繞亂他們的視線,拖住時間,等到他們弄清楚情況,林辛言早已經被他們弄走。

    而他們最終的目的就是林辛言。

    沈秀情就是一步死棋。

    沈秀情被判的是無期,就算不死,也要在里面過一輩子,限制自由。

    如果給她足夠的好處她應該愿意。

    可是她都死了,有好處又有什么用呢

    這點沈培川想不通。

    “我們先出去說。”沈培川在里面呆的久了,這會兒感覺到了冷。

    看守所的燈都息了,黑黢黢的,莫名透著一股陰森。

    回到大樓,沈培川推開辦公室的門,問,“要喝點什么嗎”

    宗景灝沒理會,整個人陷進沙發里,聲音陰沉,“快點找。”

    沈培川明顯察覺到他心情不好,而且是很不好的那種,像是在壓抑著什么,隨時可能會爆發,一點也不敢反駁他,掏出手機又給屬下打了一通電話。

    那邊接到他的電話,快速的說道,“我正要給你打電話呢,有線索了,何瑞琳在知音酒吧出現過,我正在這里搜尋她的人。”

    “我知道了。”沈培川掛了電話,看向宗景灝,說道,“有線索了,在知心酒吧。”

    宗景灝霍然起身,沒有有句言語快步往外走。

    沈培川跟上,走了兩步又跑回來拿過桌子上的保溫杯,邊快步跟上宗景灝,邊灌了兩口茶。

    知音酒吧,這個時候正熱鬧,夜場現在才剛剛開始。

    因為要查案,那些來玩的人,被jg務人員統統叫到大廳內,排成隊列,一一盤查詢問。

    因為他們來到的時候,何瑞琳已經走了,幾乎沒留下什么痕跡,只是在一個卡座上喝酒。

    后來接了個電話就出去了,現在線索是到知心酒吧又斷了。

    宗景灝和沈培川趕到,他們已經盤查完了。

    “她就是單純的來這里喝酒,后來接了一個電話就出去了,我們人已經去調看附近的監控,看能不能再找到她的蹤跡。”

    沈培川小心翼翼的看向站在暗處的男人。

    他周身散發著寒氣,讓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往后退。

    忽然,宗景灝轉身,快步朝著門外走去,沈培川快速的跟上,“你要去哪里”

    宗景灝沒說話,只是上了車,沈培川交代了屬下一聲,“你們繼續查,最快的速度找到人。”

    然后跟著上了宗景灝的車。

    明明是市區,車速被宗景灝放到了110,好在這個時間段路上車子少,不然,肯定會出車禍。

    沈培川抓著安全帶,偷偷的看宗景灝,從未見他這般方寸大亂,做事這么沒章程過。

    “你很在意林小姐”沈培川試探性的問。

    知道他喜歡林辛言,只是沒想到林辛言能對他的影響那么深。

    宗景灝是誰

    20歲就接管了萬越,早就練就了一身寵辱不驚的定力,這十多年來,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他連臉色都沒變過。

    可是今天,他在宗景灝的臉上看到了不安與恐慌。

    宗景灝目光不斜視,側面的臉部線條和太陽穴連成一條直線7eb,抻出的青筋突突的跳動。

    他在意,很在意。

    又何止是在意這么簡單,他喜歡那個女人。

    很快車子停下來,沈培川也看清楚了他要來的哪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