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55章,這一家子是豬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55章,這一家子是豬嗎

    何家。

    這個時間何家人幾乎都已經休息了,偌大的宅院,燈光昏暗,四周安靜,只是偶爾會有風吹起樹葉的沙沙聲。

    沈培川上來拉住宗景灝,怕他沖動,“你現在來這里,也未必能找到人。”

    “那你讓我等著現在時間過的越久,對她會越不利”紅色的血絲聚攏在眼瞳正中,泛著嗜血的紅。

    何瑞琳曾經用車禍試圖想要撞死林辛言,如果這次,真的被她抓走,他不敢想后果,現在只能逼何家交出人。

    沈培川愣了愣,緩緩松開了手,宗景灝的急切,是他以前沒見過的,他低聲,“我們是什么關系這種事粗活交給我。”

    話音未落,沈培川一腳踹在大門上,咣當一聲。

    驚醒了四周的生靈。

    何文懷睡的正熟,被這一聲巨響吵醒,夏珍渝起身打開床頭旁邊的臺燈,“剛剛是什么聲音”

    何文懷沒動,眼皮半瞇著似乎是很困,被這一聲巨響吵醒很不悅,含糊道,“打雷吧。”

    說完便閉著眼睛繼續睡。

    夏珍渝覺得不像打雷聲,白天大晴天的,這夜里怎么說打雷就打雷

    “別想了,睡吧,還有人敢踹門不成。”

    夏珍渝想想也是,大半夜的不該有人,而且更沒有小偷敢闖。

    現在科技發達,防火防盜做的非常好。

    夏珍渝關了燈躺下來,拉上被子依到何文懷的里睡。

    “這一家子是豬嗎”沈培川這下比剛剛還用力。

    咣當

    振飛安息的鳥兒,嘩啦啦一聲。

    沈培川身手實打實練出來的。

    勁兒大。

    “這不是打雷。”這次夏珍渝聽清楚了,起身開亮床頭燈,“像是大門在響。”

    何文懷也起來,被子滑到肚子,“大半夜的怎么會有人”

    “我起來去看看。”夏珍渝起來走到樓下,何瑞行已經起來了,看到夏珍渝,問道,“是不是你也聽到大門響了”

    夏珍渝點了點頭。

    “你去睡吧,我去看看。”何瑞行邊穿著外套邊朝著門走去,打開門往外走,院子里有燈,泛著黃色的光暈,不是很亮,隱隱約約看到門口有人影,他的腳步快了幾分。

    他走到大門口,拉開保險打開門,還沒來得及看清楚門口是誰,一腳就踹了進來,他被踹的猝不及防,連連后腿了好幾步屁股先著地,摔下去。

    沈培川本來是要踹門的,誰知道門忽然被打開了。

    那一腳直接喘在了何瑞行的身上。

    何瑞行捂著腹部,怒氣沖沖,任誰忽然被踹一腳心情也不會好。

    “你們是誰啊,找死是嗎,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嗎,就敢來放肆”他捂著肚子從地上爬起來,盯著站在逆光處的兩個人影。

    沈培川走出來。

    何瑞行看清了他的臉,眉頭皺起來,“怎么是你”他瞇著眼眸,“別以為你是公職人員就可以擅闖民宅,欺負人這是犯法,知法犯法,是想丟了烏紗帽嗎”

    沈培川冷笑一聲,“我只是秉公執法。”

    沈培川的身份他知道,他這樣說,何瑞行有些不安起來,他這是什么意思

    沈培川不是一般人,應變的能力很強,掏出手機播放一段視頻給他看,“這上面的人是你妹妹吧”

    何瑞行看了一眼,帶著口罩,但看身材和眼睛是有點像何瑞琳。

    “你在和我開玩笑”何瑞行自然不會認,“帶著口罩,我怎么知道是我妹妹,我還說是你妹妹呢,血口噴人誰不會”

    沈培川也沒想他看了一段視頻救認,公事公辦的口氣,“你妹妹去看望的一個叫沈秀情的女人死了,現在我們懷疑就是你妹妹干的,現在我們要帶人回去調查,叫你妹妹出來吧。”

    “沈培川你少糊弄人,拿一段視頻來,就想誣陷人”何瑞行堅決不承認上面是何瑞琳。

    “既然不是,把你妹妹叫出來對質。”沈培川寸步不讓。

    “現在人都睡了,你這是擾民。”何瑞行面上鎮定,內心已經被沈培川的話給亂了陣腳。

    這何瑞琳又干什么了

    “怎么是要我大張旗鼓,告訴所有人,何家又出了一個殺人犯”

    威脅,chio裸的威脅。

    何家看重臉面,注重名聲,何瑞澤的事情還未平息,再爆出一個殺人犯,何家就真的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你給我等著。”何瑞行轉身進屋。

    門口吵的這么厲害,何文懷早就下來了。

    “發生了什么事情”何文懷沉著臉。

    “去把何瑞琳給我叫下來”何瑞行怒氣沒消,反而越來越烈,對著站在一旁不知所措傭人吼。

    “一天天的就知道給我找事”

    “她又干什么了”何文懷瞇著眼眸,單手抓著樓梯扶手。

    “沈培川,說izufe是她涉嫌一起殺人案。”

    “什么”

    何文懷身體晃了晃,比何瑞行還氣憤,他用力的拍了一下樓梯扶手,振的掌心發麻,“這個逆女”

    他為什么要認她

    何瑞琳被傭人叫起來,身上還穿著睡衣,看著客廳里臉色難看的哥哥和爸爸,問,“發生了什么事情嗎”

    “你還有臉問”何瑞行冷笑,“人在外面,你自己去解釋吧。”

    何瑞琳淡定的不得了,“我去就我去,話說,哥哥你也太沉不住氣了,這就把你氣到了”

    “你夠了”何文懷怒吼,“這次最好沒你的事,你再惹事,我打斷你的腿”

    “你恨不得打死我吧。”何瑞琳冷笑一聲,轉身朝著門外走去。

    似是不把

    “爸,你看看她是什么態度”何瑞行氣的臉色漲紅。

    “我不氣嗎”何文懷喘著粗氣,“我要是知道她能帶來禍事,出生時,我就掐死她,不,我是根本不會讓她出生”

    何瑞琳聽著屋內何為懷暴躁的聲音,勾了勾唇角。

    早就對他們失望了,聽到那些話,心里還是會難受。

    果然,豪門大家族利字當頭。

    什么親情骨肉,都是他媽的扯淡

    夜色黯然。

    何瑞琳走到門口,看這站在門口的兩人,雖然逆著光,但是何瑞琳依舊認出了站在暗處的宗景灝。

    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有一道模糊的輪廓。

    這是知道林辛言不見了,不顧形象,不顧時間,也要來質問她嗎

    當真,那么喜歡那個女人

    忽然,何瑞琳哈哈大笑起來。

    沈培川皺眉,“你笑什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