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57章,你也別想得到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57章,你也別想得到

    沈培川和何瑞林,幾乎是同時看向門口。

    宗景灝站在門口,燈光從上方罩下,遮住他大部分表情,骨節分明的手指,挑著袖口的扣子,袖口卷上露出半截結實的小手臂。

    他的臉孔過于鎮定,何瑞琳的心口冷颼颼的,她很清楚,宗景灝會干什么。

    心臟顫抖的厲害,“你弄死我,你就永遠別想知道她的下落了。”

    宗景灝勾著唇,“培川,你出去。”

    沈培川沒敢動,他若是沖動把人弄死了,這事就麻煩了。

    “那個”

    “出去”

    “我要求見我的律師”何瑞琳慌了。

    想要逃離這,可是她的雙手被拷著,人也被固定在椅子內,動彈不得。

    “你沒有證據,是我抓了林辛言,你打我,就是犯法”何瑞琳慌亂的吼,“沈培川,你快點將他拉走”

    沈培川兩手一攤,“對不起,我無能為力。”

    說完人便走出審訊時,很明顯不動用點手段,很難讓她開口說話。

    沈培川走出審訊室,關上門。

    “景灝你別沖動。”何瑞琳心慌的厲害。

    怕他真會把自己弄死。

    宗景灝居高臨下的站在她跟前,伸手挑起她的下巴,左右仔細端詳,眼神愈發的冷,“那晚你說是你。”

    何瑞琳心慌的厲害,“你,你說什么,我聽不懂。”

    他,他不可能知道那晚的真相,知道的人都死了,就算沒死的,也會替她保守秘密。

    他不會知道的,永遠不會知道的

    “聽不懂”宗景灝冷笑,“那我告訴你,我zhexianfeng根本沒碰過你。”

    看在她救過他的份上,他相信了她當時的話,并沒有去調查當晚的事情。

    偏偏就因為這樣,他硬生生的錯過了林辛言。

    這一錯便是六年的時間。

    宗景灝的指力驚人,何瑞琳扛不住,疼的渾身打顫。

    他兇狠的望著她,指尖越來越緊,何瑞琳帶著濃烈的哭腔喊他的名字,才喊了一個字,他的指腹一搪,頃刻間闔動的齒關閉合。

    “你冒充了誰”

    何瑞琳的眼睛瞪得圓圓的,他知道了

    怎么知道的

    他怎么可能會知道

    眼淚從何瑞琳的眼眶內落dianj了下來,她癡狂的笑了一聲,“既然你知道了,我也不瞞你,是的,那晚不是我,是我找的女人。”

    她怨恨的看著宗景灝,“我先認識的你,小時候還救過你,后來你把我留在你身邊,卻從來不給我名分,你可知,我也是正常女人,我需要有人愛我,疼我,可你,從未給我過我。”

    “后來,你中毒,我知道我的機會來了,可是那個時候,我已經沒了清白之身,所以我花了一筆錢,在當地找了一個還沒開過包的女人,送到那個房間,等她出來,我再進去,制造成就是我的假象,故意讓你以為,你要了我的初次,對我負起責任。zhenchengsh”

    她笑了笑,“事實證明,我賭對了,你對我有愧疚,有責任,對我很好,甚至許下娶我的承諾。”

    她的神色黯然下來,“我千算萬算,卻獨獨沒算到,那個女人竟不是a國人,而是國內人,更另我猝不及防的是,她竟然還是和你有婚約的那個女人,所以我慌了,我怕你發現她的身份,才故意說我懷孕了,然后制造出車禍的假象,說自己流產了,最終目的就是讓你和她離婚。”

    她望著男人,癡迷的笑,“你知道嗎為了讓她徹底消失在你的世界里,我也給她安排了一場車禍,我受的痛苦,她也要嘗一嘗,我本想她死在那次車禍里的,可是她命大,逃過了,不過”

    她嗜血的笑,“這次,她沒那么好的運氣了。”

    啪

    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猶如雷電般的速度劈上她的臉,幾乎是頃刻間,她的臉就腫了起來。

    何瑞琳歪著頭,電擊似的火燒火燎,耳畔一切短暫覆沒,消聲,取而代之是腦海深處嗡嗡作響,口腔里的血腥味兒濃烈蔓延,可見宗景灝這一巴掌打的多狠。

    宗景灝再次掐住她的下巴,幾乎卸掉她的下顎,“說,她人在那兒”

    “我不知道”何瑞琳咬緊牙關,“我得不到的,她也休想得到”

    她咧著嘴,齒間沾滿血,“你也休想得到。”

    說完,她哈哈大笑起來。

    瘋狂的讓人無從下手。

    這時,審訊室的門被推開,沈培川快步走進來,“有線索了。”

    “我的屬下在知音酒吧附近查看到她的蹤跡,并且找到林小姐的手機。”

    宗景灝放開何瑞琳,沈培川很有眼色的遞過一張紙,他的手上沾到了血。

    宗景灝擦拭著手指,目光陰沉沉的睨著何瑞琳,“她要是有什么三長兩短,你也別想活。”

    說完他轉身離開。

    沈培川看了一眼何瑞琳,嘆了口氣,“何必呢”

    心理怎么能扭曲成這個樣

    何瑞琳哭,咽了一口血水,“是他先辜負我的。”

    沈培川不知道該怎么和她講清楚。

    宗景灝留她在身邊,只是覺得她救過他,給她一個好工作,作為報答。

    她怎么就理解成了愛了呢

    哎。

    沈培川嘆了口氣,讓人先把她關起來看著,他快步跟上宗景灝的腳步,到外面坐上車。

    看到何瑞琳瘋狂的樣子,沈培川在心里做了最壞的打算,幾次想要張口,卻又不敢問。

    “只是找到了線索,不是找到了人。”沈培川給他打預防針。

    宗景灝投過來的目光,仿佛夾了刀子,鋒利至極。

    “林小姐一定不會有事,她吉人有天象,我們一定會找她,并且安然無恙。”

    沈培川立刻改口。

    很明顯現在林辛言是他不可觸碰的禁忌。

    可不敢在他面前說不吉利的話。

    還有些距離,沈培川已經看到自己的那幾個屬下,他將車子停了下來,推開車門走下來。

    那邊看到他們過來,為首的那個屬下小跑過來,“宗總,沈隊,這是我們在角落里找到的手機。”

    說著他遞了過來,并且將手中的電腦面朝他們,“這是我從附近調到了監控,只有這一個拍到。”

    那人指著按在拐角的監控設備,“上面顯示她上了一輛面包車,要想查這輛面包車怕是有點難,面太廣,而且”

    “那也得查,趕緊去。”沈培川打斷屬下的話。

    那人也很無奈,“好,我這就去,繼續加派人手找。”

    天邊泛起魚肚白。

    一夜了,沒找到林辛言蹤跡。

    宗景灝靠在車身,低著頭,看手里的手機,這是林辛言的手機沒錯。

    他的手指輕輕滑過,屏幕亮了起來,她沒設密碼,所以宗景灝很輕易的就進入頁面。

    他查看她的微信,is,qq,并沒有可疑的地方。

    直到他點開她的短信記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