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58章,她未婚先孕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58章,她未婚先孕

    內容是何瑞琳和林辛言的短信來往。

    還有何瑞琳發給林辛言的照片。

    第一條時間,大概是eo走秀的時間,內容是,想知道六年前那晚的男人是誰嗎

    宗景灝的手微抖,那個時候她一個人到二樓去哭,是不是就是因為收到了這條短信

    第二條是晚上。

    大概他來接她的時候,他回想起林辛言坐在車上收到短信,臉色不正常,還對他撒謊說是秦雅給她發信息。

    他一點點往下翻。

    你收錢,出賣自己的肉體意外懷孕,你都不知道你孩子的父親是誰吧

    你是誰有什么目的,怎么知道這件事情

    當時人。

    什么時候想見我,隨時聯系我,聽說你的店今天開業,恭喜你。

    你的孩子很可愛,長的像你,也像他們的爸爸。

    看完短信,他知道林辛言為什么會忽然借口說有事而離開。

    知道她可能猜到是陷阱,依舊上了對方的當。

    對方很了解她,知道她在乎兩個孩子。

    所以在對方提到兩個孩子,她亂了方寸。

    他的手不停的抖。

    沈培川不敢吭聲,走到一旁去打電話,“加派人手,擴大搜索范圍,以最快的速度找到那輛面包車。”

    “是。”

    那邊應聲,沈培川掛了電話,回過頭來看宗景灝。

    閃爍,街道那樣的冗巷,氣氛籠罩這一層陰霾,他輕步走過來。

    “你要不要先回去,這邊我已經加派caoshijie人手找了,你一夜不回去,我怕家里的人擔心。”

    沈培川不好說已經找一夜了,先回去,只好婉轉一點,“兩個孩子也在家里,一夜沒見媽媽,會不會鬧人。”

    想到林蕊曦和林曦晨宗景灝的腰彎了下來,他覺得自己已經喘不過來氣,心口被巨石壓的死死地iyit,沒有空隙給他呼吸。

    沈培川擔憂,“景灝”

    宗景灝抬手示意他不要說了,他沒抬頭,聲音又低又沉,“麻煩你了。”

    “不麻煩,我們誰跟誰啊,我一定盡最大的努力,盡快找到她的下落。”

    宗景灝關掉手機屏幕裝進口袋,轉身上了車。

    林曦晨那個孩子心思細膩且敏感,林辛言一夜沒回來,他一定會擔心,所以他得先回去安排好兩個孩子。

    這個時間,路上還很安靜,街道旁的早餐店,才開始開門營業。

    晨露稀稀薄薄,透著一絲涼意。

    車子快要開到別墅時,他又調轉了車頭,去了酒店的住處,洗了澡,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讓自己看起來精神很好,才回別墅。

    車子停在別墅,他看了一眼時間,早上四點半。

    現在大家都還不該起床,應該在睡覺,他放輕腳步走進院子,推開高而寬厚的大門。

    屋子里很安靜,光線昏暗,他邁步走進來,準備去推開房間的門去看兩個孩子的時候,發現沙發上躺著一個小小的身影。

    他走過去,發現是林曦晨,身上什么也沒蓋,小小的身軀卷縮在沙發里。

    他彎身試圖將他抱起來,才剛一碰到他,他就醒了。

    “我媽咪呢”林曦晨醒來的第一句話就是問林辛言。

    他的眼睛還沒睜開,聲音軟糯沙啞。

    宗景灝的喉結上下翻動,就如他此刻的心,“她接了一個設計,客人要的急,她在店里加班,我陪了她一夜,現在她在店里睡了,讓我回來看你們。”

    林曦晨揉了揉眼睛,“真的嗎”

    “真的。”宗景灝抱起他,“我抱你去房間睡。”

    林曦晨為了等林辛言回來,一夜幾乎沒怎么睡,這會兒確實有些困了,不知覺中靠在了宗景灝的懷里,這樣的姿勢舒服些,唔噥道,“我媽咪再忙,也不會不回來的,她說她白天忙,晚上一定抽出空,陪我和妹妹的,這次倒是例外。”

    宗景灝的腳步一頓,身體僵硬。

    他低下頭,看懷里的稚嫩的臉龐,他閉著眼睛,話是像是無意識說出來的,但是卻戳中了他的心。

    他的聲音沙啞,“是嗎”

    “是啊,她沒說過,但是我知道,她覺得我們沒有爸爸,所以給我和妹妹的愛,特別特別的多,她試圖彌補那份缺憾。”

    宗景灝的手遽然收緊

    “啊,疼。”

    宗景灝趕緊放手,剛剛他有些失控,手力不小心抱疼了懷里的林曦晨,他的聲音微顫,“對不起。”

    林曦晨沒在意,一下就過去了,閉上眼睛繼續睡覺。

    他困了。

    宗景灝將他放到床上,原本在房間里的林蕊曦不見了。

    寬大床,空蕩蕩的。

    宗景灝將他放好,給他蓋上被子,林曦晨扭動了一下,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睡。

    宗景灝站在床邊看著他,他似乎很困,小臉蛋兒陷在枕頭里,露出一半清晰的輪廓,白嫩的臉頰,挺翹的小鼻子,粉色的唇微張著輕輕的呼吸著。

    看樣子是沉沉的睡著了。

    他伸手撫摸他的臉蛋兒,動作輕柔

    吱呀

    房間的門被推開,莊子衿站在門口,“我能和你說幾句話嗎”

    宗景灝點頭,收起手,轉身走出房間,莊子衿坐在了客廳的沙發里。

    “言言一夜沒回來,是和你在一起嗎”莊子衿問。

    “是的。”為了不讓莊子衿懷疑,他神色極為淡然。

    像是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

    “我很意外。”到現在莊子衿也沒想明白,林曦晨和林蕊曦怎么會是宗景灝的。

    “當時我和我兒子出了一場車禍,很嚴重,我們沒錢,后來是言言弄來了一筆錢,救回了我這條命,我兒子救治的不及時,在那場車禍里去世了后來我才知道,她那筆錢是怎么來的,她說她調查過,那晚是本地人,我不想有什么誤會,你要不要再確定”

    “不用。”他打斷莊子衿的話,語氣堅定無比,“不用再確定,他們就是我的孩子。”

    現在他知道,林辛言當時為什么要錢,原來

    他低著頭,“很抱歉,讓她一人,照顧兩個孩子那么久。”

    莊子衿眼淚含著淚,“我也曾勸說過,她未婚先孕,對一個女人來說很”

    莊子衿手無足措,不知道要怎么去形容,“我甚至逼迫過,不準她要,可是她不聽我沒拗過她,只有答應,作為母親我不合格,讓她跟著我受苦了”

    她捂著唇哽咽,肩膀一顫一顫的聳動。

    “你準備怎么做。”

    她不知道宗景灝對自己的女兒是什么態度。

    是不是喜歡,還是有別的想法。

    雖然孩子是他們的,但是她依舊希望女兒幸福,希望和女兒生活在一起的男人,是喜歡她的,也是她喜歡的。

    那樣才能幸福。

    如果他們兩個為了孩子在一起,未必幸福。

    “言言照顧他們長大,他們也習慣了跟在言言身邊”

    “你想說什么”宗景灝抬起頭。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