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59章,那兒想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59章,那兒想

    莊子衿沒拐彎抹角,將心里話說了出來,“我不知道你和言言的關系是怎么樣的,我就想,如果你們不能在一起,孩子我希望歸我和言言撫養”

    莊子衿想的遠,想的多。

    如果林辛言能和宗景灝一起組家庭,那肯定好,如果不能,他希望宗景灝不要來和她們掙孩子的撫養權。

    如果真要掙,她和林辛言掙不過他。

    所以先表明態度。

    “我和她并沒辦離婚證。”不是解釋,勝似解釋,“法律上我們還是夫妻,我喜歡您女兒,不是因為她給我生了孩子,是喜歡她的人。”

    莊子衿心里松了口氣,這樣自然好。

    只是不知道怎么去回應他的直白。

    “我要到a國出差,她陪我一塊去,這兩天可能不回來,小曦,小蕊還要麻煩你和于媽照顧,我怕不安全,別墅外我安排了人,要出門的話,帶上他們。”宗景灝交代。

    “好,我會的。”

    談完,莊子衿心里敞亮多了。

    “小蕊”

    “在我房間里。”莊子衿好似知道他要問什么,快速的回答,“昨晚夜里醒了,非要找言言,沒辦法我就把她抱進我的房間里了,哄了很久,才哄好,這會兒應該還在睡覺。”

    莊子衿的話音還未落,就聽見一道細軟的聲音,“媽咪爸爸。”

    她穿著小黃鴨的睡衣,皮膚白白嫩嫩的,頂著凌亂的頭發,露出白凈的臉蛋兒,朝著宗景灝撲過來,甜甜的叫,“爸爸”

    宗景灝將人抱進懷里。

    小家伙摟著他的脖子就是一通親,好似因為昨天林曦晨不讓她和爸爸親近,這會兒要把昨天的補回來,“我想你了。”

    其實,她是怕爸爸會生氣不要她了。

    聲音里藏著討好。

    宗景灝拂過她擋在額前的頭發,她的整張臉都露了出來,飽滿的額頭,水靈的大眼睛,稚嫩的臉蛋兒,模樣俊俏極了。

    他大拇指腹輕輕擦過她的臉頰,“那兒想”

    林蕊曦轉了轉眼珠子,捂著小胸脯,“心里想。”

    “我媽咪沒和你一起回來嗎”

    沒看到林辛言,林蕊曦東瞅瞅西望望。

    宗景灝脖頸微微繃緊,面上鎮定自若,“你媽咪有事,所以沒回來”

    嗡嗡

    這時宗景灝口袋里的手機響了。

    他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是沈培川打過來的電話,他并沒有立刻接起來,而是放下懷里的林蕊曦,摸摸她的頭發,“爸爸接個電話。”

    林蕊曦很乖,莊子衿過來說,“我帶她去洗漱換衣服。”

    “這樣也好。”宗景灝點頭。

    看著莊子衿帶著林蕊曦進房間,宗景灝走到落地窗前接電話。

    電話接通,“人找到了。”

    有一股電流從他的心中滑過,激勵著他渾身的每一個細胞。

    沈培川說人找到了

    他瞳孔漆黑,自以為很冷靜,又不冷靜的道,“現在在什么地方”

    “郊外,我發定位給你。”

    電話掛斷,宗景灝就收到了沈培川發過來的信息定位。

    他的邊走邊打開定位,這時林蕊曦從房間伸出腦袋,“爸爸要出去嗎”

    宗景灝的腳步一頓,回頭看著她,“是的,爸爸要出去。”

    “什么時候回來”林蕊曦問。

    “忙完就回來。”

    宗景灝沒給她具體的時間,現在他不知道是什么情況,免得讓她失望。

    “那和媽咪一起嗎”林蕊曦又問。

    “嗯。”像是從他的胸口里發出的聲音,悶沉,卻格外的堅定。

    林蕊曦咧開小嘴,露著一排潔白的小牙,眼睛彎的像是月牙明亮清澈,“那我等爸爸和媽咪一塊回來。”

    宗景灝沉吟兩秒,說道,“好。”

    他走過來蹲到她的跟前,望著她的樣子,充滿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發。

    林蕊曦歪著腦袋,眨眨眼睛,“是不是看小蕊長的好看”

    他沙啞嗯,“我的女兒,長得很好看。”

    “是像媽咪多,還是像爸爸多”林蕊曦拉著他的胳膊,沒話找話,就想讓他多陪陪自己。

    仔細看臉蛋鼻子嘴巴像他,眉眼像林辛言。

    尤其是笑起來的時候,眉眼彎彎。

    “像媽咪,也像我。”

    “好了。”莊子衿知道小家伙的心思,將她抱起來,“你爸爸有事要去辦,你跟我去把衣服換了。”

    小女孩的笑臉一下就塌了,撇了撇嘴,“我就是想和爸爸多呆一會嘛。”

    “又不是不回來了。”莊子衿安撫她。

    宗景灝往屋里看了一眼,轉身走出別墅,上車,把手機藍牙打開將定位連接到車里的導航內。

    他快速的啟動車子。

    朝著目的地駛去。

    天色越來越亮,等他到地方,太陽已經冒出頭,東方的云彩像是被火燒了一樣紅通通的一片,晨霧散去,一切生靈都仿佛恢復生機。

    車子快開到目的時,他看到郊區一片荒地內,停著一輛燒壞的面包車,周圍拉了警戒線。

    不知道為什么,越是離的近,他的心越是慌亂。

    何瑞琳有沒有傷害她,她有沒有受傷

    他一無所知。

    平時沉穩的步伐也有些凌亂,沈培川挑起警戒線,從下面鉆出來,“你來了。”

    “人呢”

    “在我車里。”沈培川朝著自己的車子走去,拉開車門,后車座卷縮著一個瘦弱的身形,她頭發凌亂,臉上有灰塵,目光所到之處并沒有看到傷,宗景灝稍稍松了一口氣。

    “還好,人沒事。”沈培川感到慶幸,“應該是累了,這會兒睡著了。”

    他將車門關上,似乎是怕吵醒睡在車里的女人,“你開我的車吧,等會兒,我開你的車。”

    沈培川將車鑰匙遞給他。

    宗景灝并沒接,而是問道,“現在什么情況”

    “我們找到這里的時候,車子正在著火,她扭到了腳,摔倒在離車子不遠的地方,當時她醒著,說是有人想要燒死她,把她綁在車內,她逃了出來,才”

    宗景灝的手遽然收攏,語氣低沉,“當時這里沒人嗎”

    “沒有,應該是放了火人就走了,我讓人去搜查了,看看在附近能不能找到人。”沈培川知道,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時候走的,找到應該是不可能了,“好在人沒事,何瑞琳也在手上,也算沒出什么大事。”

    宗景灝微微蹙眉,心中似乎有什么疑惑。

    “要不先帶她去醫院看看腳上的傷”沈培川重新將車鑰匙第給他,“當時她說自己沒事,我才沒叫救護車。”

    這次宗景灝接過鑰匙,拉開車門上車,帶著林辛言去醫院做檢查。

    此刻的宗景灝很激動,也很緊張,終于,找到林辛言了。

    躺在后車座的林辛言悄悄地tzbyt睜開了眼睛,她看著前面開著車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宗景灝以后屬于她了。

    至于林辛言,就讓她去死吧,永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