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60章,你在懷疑什么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60章,你在懷疑什么

    醫院。

    林辛言被送進檢查室,宗景灝坐在走廊的排椅上,時不時會往檢查室的門上看一眼。

    很快,檢查室的門打開,林辛言被護士扶著走出來,宗景灝站起來走過來,伸手扶住她,看向跟著出來的醫生問道,“她怎么樣”

    醫生摘掉臉上的口罩,“沒大事,精神看著不是很好,應該是受到了驚嚇,腳上只是輕微的扭傷,沒有傷筋動骨,只需要休養幾天就沒事。”

    林辛言趁機靠進宗景灝的懷里,嬌羞的道,“我沒事,別擔心。”

    忽然,宗景灝皺起眉低頭看著她,她的聲音

    “哦,那個面包車著火的時候,我嗆到了,所以說話聲音變得嘶啞。”林辛言趕緊解釋,她抓住宗景灝的手臂,“我們快點回家吧,我想曦晨和蕊曦了。”

    宗景灝沒動,覺得有些不對勁,從沈培川順利的找到林辛言他就覺得有地方不對勁。

    至于哪里不對勁,他也說不清楚,總之林辛言給他的感覺變了。

    “被煙嗆到了是嗎”醫生問。

    林辛言的手輕微一抖,這醫生并不是她能夠買通的,所以她怕這個醫生說出不利于她的話,一時間沒想好怎么回答。

    “如果被濃煙嗆到,那是有可能致使嗓子發音變調,休養一段時間就會好了。”醫生并沒察覺到她的異樣。

    而離她很近的宗景灝卻發現她剎那的緊張情緒。

    她在緊張什么

    為什么要緊張

    傷到嗓子有什么不能說的

    “謝謝醫生。”林辛言松了口氣,這樣也好,有醫生這話相信宗景灝也不會懷疑她的聲音了。

    畢竟臉可以整容,但是聲音很難變得一樣。

    “不用謝,這是我應該做的,宗總帶來的病人,我們自當盡心盡力。”這家醫院很多先進的醫療設備,都是萬越資助的,對宗景灝更是抱著一顆敬畏的心。

    有錢的人很多,有多少愿意不求回報的為社會做貢獻呢

    因為有了萬越的資助,省去他們購買醫療設備的那一大筆錢,他們在給病人看病上面,減少了很多收費,幫助了不少因為沒錢看病困難的家庭。

    林辛言看的出來醫生對宗景灝的恭敬,連帶著她也被重視,這種感覺很好,她主動挽住宗景灝的手,“景灝我們回家吧。”

    宗景灝想什么,想入了神,聽到林辛言的聲音思緒才回攏,他低頭看了一眼她的腳,“能走嗎”

    “有點疼。”林辛言趁機依在他的懷里撒嬌,“要不,你抱著我吧,你看我這么瘦也不重。”

    突如其來的撒嬌,宗景灝一點心動的感覺都沒有,之前只要他和林辛言靠的近,或者有身體上的接觸,他都會心猿意馬,可是如今她這么主動,他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他看著林辛言想要看出點什么,可是這張臉明明就是她,一樣的鼻子,一樣的嘴巴,一樣的眼睛

    “怎么了,是我臉上有什么東西嗎”林辛言伸手摸自己的臉,小心翼翼的問,“你怎么了”

    宗景灝搖頭,“沒有。”

    說著他彎身將她抱了起來,林辛言摟住他的脖子,望著他的臉龐,冷俊剛毅,那霸氣的劍眉英氣煥發,直挺的鼻梁猶如雕像一般呈現著高貴的線條,緊抿的薄唇鎖住內斂和堅毅,每一處都完美的不可思議。

    林辛言看癡了。

    宗景灝把她放進車里的時候林辛言還在看他,宗景灝皺眉,莫名不喜歡被她這樣看著。

    他的動作重了些,林辛言回神,朝著他撒嬌,“你弄疼我了。”

    明明是很曖昧,很親密的撒嬌,可是宗景灝的情緒毫無波動。

    這種感覺太奇怪了。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林辛言安慰的話盤旋在舌尖,卻沒說出口,他沉默的上了車,將車子開走。

    “我們回家嗎”林辛言問。

    家

    宗景灝側頭看她。

    她對著他笑,“怎么了嗎”

    “沒有。”

    說完這句話宗景灝便沒再出聲。

    林辛言察覺到宗景灝似乎不愿意說話,為了避免他懷疑,便沒再開腔先搭話。

    直到車子停在了酒店,林辛言才覺得不對勁,他們不應該回別墅嗎

    “我們來這里干什么”但是似乎又想到什么,她立刻閉嘴,臉頰爬上一抹羞澀的紅暈。

    難道宗景灝是要和她

    越想越激動,才來到第一天宗景灝就要和她親熱,這怎么能不激動。

    宗景灝下車,打開她這邊的車門,發現她的臉頰通紅。

    “你的臉怎么紅了”

    林辛言低著頭,害羞道,“你帶我來酒店,還問我干什么,討厭。”

    那去酒店開房,不就是睡覺嗎

    他們一男一女能干什么

    宗景灝再傻也知道她這話是什么意思,林辛言什么時候這么開放了

    況且她不是沒來過,為什么這次來了會這么想

    他沒覺得高興,反而覺得齷齪。

    這種反感來的猝不及防。

    他以前很渴望她依賴自己的,可是現在他竟反感。

    他皺著眉。

    林辛言察覺到宗景灝表情變化,忙問道,“是不是我說錯什么了”

    他斂起情緒,淡淡的道,“沒有,這里我的住處。”

    他的住處

    林辛言的心一陣發慌,這里怎么會是他的住處

    他不是住在別墅的嗎

    而且剛剛他說林辛言來過

    林辛言脊背直冒冷汗,她壓下慌亂,穩住心神道,“對啊,可能是我腦子不好使,忘記了。”

    宗景灝勾了勾唇,并未做回應,扶她下車,“走吧。”

    林辛言問,“我們為什么在這里住,不是回家”

    “你失蹤的時候我告訴你媽我們出差了,所以先在這里住兩天再回去。”

    “哦。”

    到了住處宗景灝打開房門,扶著她走進來,他推開臥室的房門,“你早點休息。”

    “你不和我一起嗎”林辛言心里失落。

    他不是很愛林辛言的嗎林辛言生病了,他不該留下來陪伴她嗎

    “我有點事要出去。”他的語氣和神情,都寡淡到了極致。

    并沒有面對林辛言的那種沖動與熱情。

    林辛言也不敢太黏他,怕他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那你早點回來。”

    “嗯,早點休息。”說完宗景灝便轉身出了門。

    冷漠的讓林辛言覺得他并不愛林辛言。

    走到樓下,宗景灝回頭看了一眼,沒察覺到異樣,他才掏出手機,給沈培川撥了一通電話。

    很快電話撥通,“在哪”

    “我在家。”跑了一夜,他抽空回去洗個澡,換身衣服。

    宗景灝掛斷電話上車,朝著沈培川的住處開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