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61章,那晚的男人是誰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61章,那晚的男人是誰

    另一邊。

    林辛言的睫毛微微扇動,很快,她慢慢的睜開眼睛。

    映入眼簾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她猛然坐起來,這個房間不大,陳設簡單,倒像是個農村里的那種兩層小樓的格局。

    而她怎么會在這里

    她的心遽然收緊,有人給她發信息,里面提到林曦晨和林蕊曦,她怕對方會威脅到她的孩子,于是她主動聯系了給她發信息的人。

    對方約她到一處出租屋見面

    “這藥能夠破壞人的腦神經,注射之后,會讓人產生幻覺,記憶混亂。”

    一道男音忽然闖進她的耳蝸,她扭頭看向聲音來源處,隔著窗簾,她依稀看到陽臺上站著兩道身影,看身高和聲音,應該都是男人。

    她緊張的攥緊身下的床單,他們是誰想要干什么

    二樓陽臺站著一位穿著白色大褂的醫生,剛剛就是他的聲音。

    何瑞澤望著不遠處的山坡,目光幽遠,似乎是有些糾結。

    醫生見他猶豫,說道,“你要是想她忘記以前的事情,只有這么做。”

    何瑞澤沉默片刻,像是下了決定,說道,“好,給她注射吧。”

    這聲音

    緊接著兩道身影晃動,推開陽臺的門進入房間。

    林辛言來不及多想,躺下閉著眼睛裝睡。

    放在被子下的手,卻不停的在抖。

    剛剛他們說注射藥,是給她

    注射以后她會記憶混亂,甚至忘記之前的事

    不,不,她絕不能失去記憶。

    她感覺到手臂上有人用酒精擦拭她的肌膚

    恐懼越來越深,忽然她猛的睜開眼睛,映入她眼簾的是一張復雜,而且又熟悉的臉。

    何瑞澤。

    他不是坐牢了嗎

    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她有太多的疑問,但是又無法問出口。

    現在她要做的是,不被打針。

    何瑞澤沒有料到她會忽然醒來,有些不知所措。

    “言言”

    她看了一眼站在床邊,手里拿著針管的男人,雙手緊握,驚恐的望著他們,“你們是誰”

    何瑞澤一愣,“言言是我。”

    “你,你認識我serhus”林辛言卷縮在床頭,明顯是防備的樣子。

    何瑞澤看向醫生,似乎在詢問這是怎么回事

    他的藥還沒注射,怎么林辛言就已經有失去記憶的表現

    醫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這個我要fandoujie檢查過后才知道。”

    何瑞澤彎下腰,望著林辛言,“你不記得我了嗎”

    林辛言惶恐,“你,你是誰,你認識我嗎”

    “我認識你啊,你一直叫我哥哥,你忘記了嗎”

    林辛言故作不記得,搖了搖頭,“不記得。”

    何瑞澤伸手撫順她凌亂的頭發,“別怕,我是你的親人,你受了點傷,讓這位醫生看看好嗎”

    林辛言側頭撇開他的觸碰,明顯是抗拒。

    何瑞澤的手停在半空中,繼續勸說,“言言,我是你的親人,你怎么不讓我碰你,你以前最聽哥哥的話了,乖,讓醫生看一下你的傷。”

    他的手落了下來,撫她的頭發。

    林辛言只覺得毛孔悚然。

    渾身止不住的發顫,“你,你真是我的親人”

    “是真的。”何瑞澤肯定的語氣。

    林辛言眼珠子轉了轉,如麋鹿一般無辜清澈,她放松了些戒備,“那快點。”

    何瑞澤見她答應,笑了笑,“很快就好了。”他扶林辛言的手臂,“乖,躺下,這樣醫生好檢查。”

    他給醫生使眼色,為了以防萬一,不管林辛言是否失去記憶,他都要把這個藥給她注射了。

    林辛言躺下,醫生借著給她檢查的動作,就要給她打針,林辛言反應的也快,一把推開醫生,“我不要打針。”

    針管摔到地上,滾到了何瑞澤的腳旁,他看著林辛言,“你生病了,不打針病怎么能好”

    林辛言翻身下床,拉開和他們的距離,堅決不打針,“我不要打針,打針疼,我不要打針。”

    “言言”

    “我不要。”她光著腳踩在地上,冰冷的涼,躲在角落里瑟瑟發抖,“我不要打針。”

    她的情緒太過激動,如果想要她配合根本不可能,只有來硬的。

    醫生看向何瑞澤,“你抓住她”

    何瑞澤彎身撿起地上的針管,放在手里看,“一個人,會無緣無故的失去記憶嗎”

    她不知道林辛言的忘記是真的還是假的。

    醫生沉思片刻,“失憶是有的,比如受了刺激,我以前看過一個病人,是個學生,從小學到高中成績一直很優秀,大家都說他將來是要考進清華北大的,可是高考他連二本沒進,似乎是不能接受這個事實,人瘋了。”

    說著他看向何瑞澤,“你也是心里醫生,應該知道,人的承受是有限的,如果一些事情對她來說,是比較刺激的,會出現失憶的狀況,只是這個狀況并沒有穩定性,可能會一輩子不能好,也可能過幾天就好。”

    “我知道了,今天你先走吧,有事我打電話給你。”何瑞澤將針管遞給他。

    醫生接過來猶豫了一下,問道,“你確定不給她打針了”

    何瑞澤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

    醫生將針管裝進醫藥箱,“那行,我先走,需要你給我打電話。”

    “嗯。”

    醫生最后看了一眼躲在角落里的林辛言,關上房間的門。

    林辛言的心咯噔一下子,隨著關上的房門,更加的警惕。

    “你看,醫生已經走了,我們不打針。”何瑞澤說話時輕輕挪動腳步朝著她靠過來。

    “你,你不要過來。”林辛言慌亂極了。

    她有太多太多的疑問,她怎么會出現在這里,何瑞澤又怎么會在這里。

    難道這是他和何瑞琳的陰謀

    在出租屋她見到了何瑞琳。

    現在她還的記得當時見到何瑞琳的驚訝。

    “是不是很奇怪見到的是我,我又是怎么知道你以前的事情的”

    她胸有成竹,她的一言一行,都太有把握。

    林辛言卻是慌了,看著她問,“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還知道的那么清楚。”

    六年前的那件事情,何瑞琳在里面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

    “哈哈”何瑞琳哈哈大笑,“我怎么知道因為當初你賣身的錢,是我出的。”

    她陰森的笑聲,在昏暗的出租屋內尤其的瘆人。

    林辛言如墜深淵,那晚是何瑞琳給她的錢。

    那么,那晚的男人又是誰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