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62章,你孩子的父親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62章,你孩子的父親

    “是不是很想知道,你孩子的父親是誰”何瑞琳慢慢逼近。

    林辛言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就在這時,門口進來一個帶著鴨舌帽,臉上帶著口罩的女人。

    之所以說她是女人,因為她的穿著,打扮就是女人的樣子。

    只是看不清她的臉。

    咣當一聲,破舊的鐵門被關死。

    林辛言站在屋子的后方,從這個女人進來以后,她的掌心就在冒冷汗。

    隨著關上的門,她的心也狠狠的瑟縮一下。

    雖然她沒有言語,但是林辛言就是能感覺到,她對自己的不友善,以及敵意。

    何瑞琳回頭看了一眼,兩人似乎很熟,“你來了。”

    女人淡淡的嗯。

    目光卻是盯著林辛言的。

    昏暗的光線林辛言看不太51hao清她的表情,況且還隔著口罩,只是那雙眼睛,看著她的時候,充滿恨意。

    林辛言慌亂極了,面上強撐著鎮定,“你是誰”

    女人并沒有回答她,而是陰惻惻的發笑,“你不用知道我是誰,只要知道,從今以后,你的一切都將會是我的就行了,不過”

    她話鋒一轉,笑的更加陰冷,“今天你落到我手里,我也不能輕易放過你,不然我怎么能對得起你,把我媽送進去,逼的我不離開b市,沒想到我還能回來吧”

    她話音剛落,就和何瑞琳一起將林辛言圍住。

    林辛言用著一雙探索,驚恐的目光,望著眼前的女人,“你是林雨涵”

    “哈哈,還沒傻透,還記得我呢。”林雨涵笑著,看向身旁的何瑞琳,“一起”

    何瑞琳勾著唇,“今天她落到我的手里,我自然不會放過她。”

    林辛言盯著關上的門,看有沒有機會跑出去,林雨涵似乎看出她的意圖,“不要想著逃跑,你跑不到的,我們布了那么大一個局,好不容易把你騙過來,你覺得我們會讓你逃跑嗎”

    “你們怎么會在一起”林辛言故意說話拖延時間,伸手試圖去摸口袋里的手機,才發現手機不知道什么時候掉了。

    “沒聽說過一句話嗎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林雨涵一把捏住她的下巴,“為了今天,我花了四年的時間,目的就是報復你,如果當初你不回國,我還是林家大小姐,爸爸的掌上明珠,媽媽的心甘寶貝,可是這一切都在你回來變了,你說,我怎么能放過你”

    林辛言甩開她的手,“當初林國安的公司遇到難處,是你捐款逃走,怎么能怪我,要怪就怪你心術不正”

    啪

    林雨涵一巴掌就劈了過來,打在林辛言的臉上,她剛想還手,何瑞琳也圍上來,抓住她抬起的手。

    林雨涵瞇眼緊盯她,像是極大的怒意,逼得她窒息,火光穿透她的眸子,犀利的射向林辛言,唇邊含著笑,笑得譏諷,笑得毒辣,“死到臨頭了,敢反駁,還敢還手”

    “少和她廢話。”何瑞琳早已經躍躍欲試,要對林辛言動手了,想到她的風光,想到宗景灝對她的好,想到她生下的兩個孩子,何瑞琳就恨,恨不得弄死她。

    痛

    林辛言不知道何瑞琳用什么擊打她的腰,只感覺到刺疼,面對兩個瘋狂的女人,她沒有還手的余地。

    她們沒有章法,就像是市井潑婦,拳打腳踢,辱罵,抓頭發,都往林辛言身上招呼。

    林辛言幾次想跑,都被抓住。

    林雨涵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一根木棍,擊打她的頭部,她眼前泛黑,身體轟然倒塌,摔倒在地上,后來她沒了意識,在昏迷前,聽到何瑞琳說,“停手吧,別把人打死了。”

    “不弄死,這可是個定時炸彈,你確定她永遠不會出現在b市,不會出現在宗景灝面前”

    “我保證不會。”

    “你哥還是個癡情種”

    后來她昏迷了過去,醒來時就在那個房間內了,聽到了何瑞澤和那個醫生的話,還有他要對自己做的事情。

    現在她總算明白了所有的事情。

    她之所以沒被她們害死,是因為何瑞琳知道何瑞澤喜歡她,才留了她一條命,但是怕她再回到b市,所以要給她打那種藥,要她失去記憶,然后跟著何瑞澤一起生活。

    從此消失在宗景灝的視線里。

    雖然現在她還不能清楚的知道林雨涵是怎么和何家兄妹搭上線的,但是她知道這一切是林雨涵,何瑞琳,何瑞澤,他們一起策劃的。

    “言言別怕,我不會傷害你的。”何瑞澤慢慢的靠過來。

    林辛言緊緊的抓著窗簾,擋在身前,試圖隔開何瑞澤的靠近,“你,你別過來。”

    “言言”何瑞澤絲毫不把林辛言的話放在心里,步步逼近。

    眼看他就要過來抓住她,林辛言慢慢移動腳步,從則面跑出去,她慌亂的開著房門,可是根本打不開,她并不放棄,繼續用力的扭動把手。

    “你打不開的。”

    何瑞澤不急不緩的走過來,目光沉沉,“我能保證你不會死,就能保證你逃不出去,這里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內,沒有我,你出不去。”

    林辛言的雙手不由自主的握緊。

    “言言,你根本沒有忘記對嗎”何瑞澤盯著她的表情看。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林辛言壓下內心的恐懼,鎮定的對上他的眼睛,厲聲質問道,“你說我叫你哥哥,那你就是我的親人,為什么要逼著我打針”

    “我是為你好,你生病了。”

    “我沒病”

    “好你沒病,我不給你打針,你過來哥哥這里。”何瑞澤伸出手,掌心朝上,掌心細膩紋路縱橫交錯。

    林辛言盯著他的手,如果她一直排斥下去,肯定會讓何瑞澤懷疑她并沒失去記憶,那么他還會給她打針。

    她絕不能打針,她不可以失去記憶。

    她反復攥緊雙手,平復內心的恐懼,緩緩的伸出手,放進他的手中。

    何瑞澤輕輕一握,便把她的手扣在掌心中,笑著,“這樣才乖,這樣才是哥哥的好妹妹。”

    林辛言只覺得惡心,但是又不能表現出來,只能硬著頭皮和他周旋。

    “這里,是我們的家嗎”她垂著眼眸,低聲問。

    “不是。”

    這里離b市太近,為了不讓宗景灝發現她,這里肯定不是長久的居住地。

    把她從出租屋弄回來,她身上有傷,需要治療,還有不能讓她帶著屬于這里的記憶走。

    所以這里只是臨時落腳處,等她養好傷,打了針,他就會帶她離開這里,再也不回來。

    “那,那我們的家在哪里”林辛言趁機試探。

    “很遠。”何瑞澤還沒完全相信她真的失去記憶,沒告訴她之后要去哪里。

    沒硬著給她打針,是因為他有把握,她逃不出去。

    他緊緊的握著林辛言的手,放在唇邊親吻,“我們的家,很遠,過幾天你身上的傷好,我就帶你離開這里,回我們的家。”

    林辛言本能的想要抽回手,卻被何瑞澤攥的更加緊,“言言,你排斥哥哥的親吻嗎”

    林辛言為了不讓他看到自己的情緒,低著頭,“你不是我哥哥嗎,這樣太過親密不太好。”

    何瑞澤揉她的頭發,“傻瓜,我們不是親兄妹,我們是愛人,我愛你,你也愛我,我們很相愛,你忘記了嗎”

    林辛言搖頭。

    何瑞澤將她攏進懷里,“沒事,我沒忘記,以后我慢慢告訴你,我們的愛情故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