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63章,她不像她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63章,她不像她

    沈培川剛洗好澡,身上套著一件白色的浴袍,領口微敞,露著結實的胸膛,聽見門鈴響,他系好腰帶,走過來開門。

    接電話的時候他就知道宗景灝會過來,所以沒驚訝,只是覺得怪,“林小姐的傷怎么樣了,你現在不應該在陪她嗎”

    怎么有空過來

    這時,他才察覺到宗景灝的臉上并沒有找到林辛言的開心。

    “發生了什么事情嗎”

    宗景灝走進來,沉默片刻,“把你找到她的場景,仔細說給我聽。”

    “你在懷疑什么”沈培川有些懵,當時為了找到林辛言他多著急,現在怎么反而冷靜了

    宗景灝走到窗口,回想起和林辛言相處的點點滴滴xdjava,她的樣子,她的笑,她說話時的語氣,現在她還是她,可是他覺得不是。

    “她不像她。”

    沈培川,“”

    “逗我呢”他一屁股坐到沙發上,抓過桌子上的礦泉水,擰開瓶蓋,往嘴里灌了一口,“她不是她,那她是誰,難不成還有人整容成她的樣子冒充她”

    整容

    忽然,宗景灝轉身,俊美的臉龐帶著一絲清冷,眸色很沉。

    四目相對,沈培川的眼睛慢慢瞪大,明白了宗景灝為什么反應這么大,“你,你懷疑找到的不是林小姐是有人整容成她的樣子,冒充她”

    沈培川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何瑞琳被我們關著,誰能整成她的樣子,而且要整的完全一樣,恐怕一天兩天也做不到。”

    這一點宗景灝現在也無法給出答案。

    但是他能夠肯定的就是,他們找到的那個并不是林辛言。

    一個人的性格,怎么可能那么快就變了

    沈培川仔細回想找到林辛言的過程,“當時順著在酒吧附近找到的線索,查看監控,一點一點的查到那輛擄走她的面包車,在郊區附近的監控出現過,我們在周圍搜查,我們發現的時候,面包車在著火,應該是澆了汽油,火勢很大,冒著黑煙,林辛言就倒在不遠處,當時她說是有人要燒死她,她逃跑的過程中扭到腳,才摔倒,這完全沒有可疑之處啊。”

    宗景灝冷笑,透著絲絲薄涼,“何瑞琳那么想害死她,怎么會在不確定她已經死了的情況下,就走掉”

    “或許她自信林辛言逃不掉呢”沈培川還是覺得宗景灝想多了。

    一個人要整容成另外一個人的樣子,臉上得挨多少刀

    “你要是懷疑,找個整容醫生過去,看看她的臉是不是整出來的不就知道了嗎”沈培川建議道。

    宗景灝睨了他一眼,“如果她不是,這樣做只會打草驚蛇。”

    對林辛言會不會不利

    他不得不考慮。

    沈培川想了想,出主意道,“我給你弄點安眠藥,你想辦法讓她吃下去,等她睡沉了,我們帶醫生進去檢查,這樣她就不會發現了。”

    他覺得如果這個女人真不是林辛言,那么這件事肯定不簡單。

    要知道一個人徹底整成另外一個人的樣子,沒有幾年的時間做不到,再者,她們下了那么大一番功夫怎么會允許失敗,怎么會輕易讓他們找到真的林辛言

    越想沈培川越覺得這件事情非同小可,不弄清楚他也不心安,蹭地一下站起來,“我去穿衣服,你等我一下。”

    沈培川一身制服英姿颯爽,高大挺拔,格外的好看,他拿上車鑰匙,“走吧。”

    宗景灝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沒說,像是默許了他的提議。

    從沈培川的住處離開,宗景灝拿著藥回了酒店,而沈培川負責去找個靠譜的整容醫生。

    酒店里林辛言根本就睡不著,一個人坐在床上發牢騷,“不是說宗景灝很愛林辛言嗎為什么我都受傷了,他都不留下來陪我”

    越想林辛言越氣憤,她站起來,瘸著腿走到洗手間,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那張和林辛言一模一樣的臉,她伸手撫摸,充滿自信,“不得不說,這張臉的確精致,漂亮。”

    她咧著嘴笑,笑的陰森,“以后我就是林辛言,宗景灝孩子的母親,即使宗景灝沒那么愛林辛言,但是看在我是他兩個孩子媽媽份上,也會對我不錯吧下半輩子,我就可以過上衣食無憂的日子,再也不用看別人臉色,不用躲躲藏藏,哈哈”

    咔嗒

    響起開門的聲音,林辛言立刻收斂起笑容,裝作柔弱的樣子從洗手間走出來。

    門口邁進來一道挺拔的身影,她立刻笑開,“你回來了”

    宗景灝邁步走進來,不冷不熱的嗯了一聲。

    林辛言當他和林辛言相處的時候就是這樣一副不冷不熱的樣子,林辛言那個女人想來也不會和男人調情。

    即使給他生了兩個孩子,也沒讓他對她愛不釋手。

    現在她是林辛言了,她必定會讓宗景灝深深的愛上她。

    她瘸著腿朝著宗景灝走來,撒嬌道,“我餓了。”

    宗景灝裝腔作勢的扶了她一把,“我給你叫餐。”

    “我想到餐廳去吃。”她順著宗景灝扶她的動作倒在他的懷里,抓著他的領口,“好不好,你陪我到餐廳里去吃。”

    宗景灝垂著眼眸,看著她擁有和林辛言一模一樣的臉,卻如此做作的性格,就覺得厭惡。

    “好不好嘛。”林辛言的臉貼著他的胸摳斯磨。

    他不動聲色的推開她的身子,“你腿腳不好,我讓人送上來。”

    他借著打電話的動作,徹底離開林辛言范圍區。

    林辛言幽怨的盯著那抹高大的身影,她不甘心,如今她有了張漂亮的臉蛋,還給他生了兩個孩子,他應該對她很好的才對,她走過來,從后面抱住他勁瘦的腰身,“景灝,你是在躲我嗎”

    宗景灝低著頭,看著她扣在他腰間的雙手,眼中的冷意一閃而過,唇角勾起一絲淺淺的痕跡,卻不著任何笑意,“我為什么要躲你”

    聽到這話林辛言眉眼展開,笑的燦爛,臉貼著他的后背磨蹭,“那你,還愿意讓我為你生孩子嗎我特別想為你再生下一兒半女,我覺得孩子多些,才熱鬧,畢竟你是宗家的單傳血脈。”

    這一刻,宗景灝已經完完全全可以肯定她不是林辛言。

    他記得林辛言說過,她傷了身子,以后不能生了。

    他緩緩閉上眼睛,過了好一會兒平復了情緒,他才睜開眼睛。

    “你想生多少都沒問題。”

    他的瞳孔中充斥著冰冷,連一個細微的表情都不曾給。

    林辛言心中一喜,也就是說他是愿意和她一起生孩子的。

    如果她要懷孕,兩人自然要發生關系的,林辛言內心澎湃,抱著他的手臂緊了些,“景灝,我好幸福。”

    這時,房門被敲響了,宗景灝掰她的手,“我去開門。”

    林辛言笑著嗯,“是送餐的吧。”

    房門打開果然是送餐的。

    “宗總。”服務生穿著白色的襯衫,黑色的馬甲,干凈利索,對宗景灝畢恭畢敬。

    宗景灝讓他進來。

    他手里推著送餐車,將菜一碟一碟的端到餐桌上,擺放好,配好餐盤和筷子,“好了,有需要再叫我。”

    服務生推著餐車要走的時候,不小心撞到朝餐桌走過來的林辛言。

    他連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您沒事吧”

    “你沒長眼嗎”林辛言以前是林家大小姐時就跋扈,性子跋扈慣了,一時根本就改不了,她冷著臉,“撞到人,說一聲對不起就算了嗎”

    服務生微微蹙眉,這個女人他見過,跟著宗總來過,看著挺好相處的一個人,怎么脾氣這么大

    還這么得理不饒人

    “信不信,我讓你滾出這家酒店”林辛言仗著自己是宗景灝身邊的人,說話越來越趾高氣昂。

    服務生為難,連連道歉,“實在對不起,我眼瞎,沖撞了您”

    “你出去吧。”宗景灝打斷服務生的道歉。

    林辛言皺眉,不贊同宗景灝的做法,“他撞到了我,你就這么放過他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