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64章,家里唯一的男子漢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64章,家里唯一的男子漢

    他平靜的注視著林辛言,“你想怎么樣”

    林辛言心里咯噔一下子,明明他的表情那么平靜,可是卻莫名的令人毛孔悚然,“他,他也不是故意的,算了。”

    “謝謝,感謝您大人有大量。”服務生連連致謝,推著送餐車離開房間,關上門時他看了一眼林辛言心里卻對她沒有一點好感。

    明顯是狗仗人勢,如果沒有宗景灝,誰認識她這號人物

    林辛言zhuatutu走過來想要挽住他的手臂,“景灝”

    “不是餓了嗎吃飯吧。”宗景灝撇開她的觸碰。

    林辛言的手僵硬在半空中,很明顯宗景灝排斥她的親密,可是剛剛他還答應愿意和他一起生孩子的。

    “景灝,你生氣了”林辛言小心翼翼的試探。

    宗景灝拉開椅子,沒有看她,淡淡的道,“沒有,吃飯吧。”

    見他沒生氣,林辛言才將那顆忐忑的心放進肚子里,她收斂了許多,安靜的坐下來吃飯。

    宗景灝給她夾菜,“多吃點。”

    林辛言的臉一紅,有些小害羞,其實宗景灝對林辛言還是蠻好的。

    她心里樂開了花。

    為了事情進行的順利,這幾天她吃不好睡不好,如今順利來到宗景灝的身邊,她的心情放松了不少,心情好了胃口自然也好,吃了不少。

    宗景灝遞給她一杯水,“慢點吃。”

    林辛言覺得好幸福,能和宗景灝生活在一起,能這樣坐在一起吃飯,她接過來就喝了幾口,不知道是不是宗景灝給她的原因,她高興,又多喝了兩口,放下杯子時柔軟細聲的對宗景灝撒嬌,“今天你能在這里陪我嗎”

    宗景灝淡淡的嗯。

    林辛言開心忘乎所以,甚至忘記自己扭傷了腳,蹭的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動作太大,她的肚子撞到了桌沿上,生疼,她皺著眉,“好疼。”

    她睜著眼睛,看著宗景灝渴望他來安慰自己。

    這時宗景灝的手機響了,他掏出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別墅的座機,他沒有立刻接起來,而是讓林辛言回房間里休息。

    林辛言不情愿,往他的手機上撇,“誰啊”

    “公司里的事情,怎么,你要干涉嗎”他的聲音冷了下來。

    不怒自威。

    林辛言可不想惹他生氣,撅了撅嘴,“沒有,我回房間就是了。”

    林辛言瘸著腳走回房間,臉上的笑在房門合實的那一刻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宗景灝的脾氣怎么陰晴不定

    有時候對她挺好的,有時候又很不耐煩,他到底是喜歡林辛言,還是不喜歡

    林辛言心里納悶,不知道這是一個什么脾氣的男人。

    客廳內,宗景灝看著臥室的門關上,才走到窗前接起電話。

    電話接通立刻傳來林曦晨的聲音,“我媽咪呢”

    一開口就是質問。

    莊子衿說媽咪和宗景灝出差了,可是他不信,媽咪不會不跟他和妹妹說一聲,就這么跟宗景灝一塊去出差的。

    而且她去出差,衣服生活用品都沒帶。

    這不符合常理。

    宗景灝的五指遽然收攏,攥成拳,手背青筋暴起,極端的情緒占據滿胸腔,他不知道現在林辛言怎么樣了,她在什么地方,是否安全,有沒有受到傷害。

    他一無所知,這種不受控制的事情發生,他自責,擔心。

    他的聲音微顫,“她和我在一起出差”

    “不要想騙我,我不是妹妹那么好騙,我媽咪在哪里如果你真和媽咪在一起,那你讓她和我講話。”林曦晨打斷他的話,聲音有些嘶啞,“她真和你在一起,為什么手機要打不通她不知道我會擔心她,會想她嗎她知道,所以她不會那么做。”

    這孩子心思太過細膩,竟然沒瞞過他。

    宗景灝不知道怎么和他說。

    他從來沒這么無措過。

    面對林曦晨的質問,他竟然無言以對。

    “小曦”

    “你不用解釋,告訴我,我媽咪到底去哪里了,或者是受到了什么危險,都麻煩你告訴我,我從出生,就沒離開過她,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漢,我說過要保護她的”

    別墅,偌大的客廳,林曦晨站在沙發旁,顯得那么渺小,他的眼圈通紅,明晃晃的水光在眼里打著轉,“告訴我。”

    宗景灝沉吟片刻,輕聲道,“我讓關勁去接你。”

    “好。”林曦晨先掛了電話。

    宗景灝握著手機出了神,那邊響著嘟嘟的聲音,直到手機里進來一條短信,響起提示音,他才將電話掛斷,點開短信。

    是沈培川帶醫生過來了,在門口等著,問他能不能上來。

    他看了一眼時間,這個時候林辛言應該已經睡著了。

    為了不被發現,他推開門,確定她睡著了,才給沈培川回信讓他帶人進來。

    房門推開,沈培川帶著一個年齡看上去有四五十歲的男人,戴著一副金絲邊框眼鏡。

    “這位就是我找來的整容醫生,從事整容行業20多年了”

    宗景灝坐在沙發上,以一副仰靠的姿勢,單手摁著眉心,打斷沈培川的話,他對這些不敢興趣,“你帶他進去吧。”

    沈培川看的出來他心情不好,便沒在繼續,給那整容醫生引路,讓他進房間去看林辛言

    醫生聽了沈培川的介紹,來的時候帶了一些小工具,他用燈照林辛言的鼻子,有透明狀,用手摸她的臉頰,下顎,額頭,眼睛,五官都檢查了一遍,“鼻梁骨有填充物,眼睛做過開角,磨過骨,整過牙齒,太多了,五官基本都動過了”

    沈培川神色嚴肅,“整成這樣,需要多少時間”

    “要想恢復的自然,最少也得三四年,不然臉會很僵硬,不過給她做手術的人,技術不錯,幾乎看不出破綻,不仔細檢查,發現不了這張臉是整容出來的。”

    沈培川送整容醫生出來,到門口時掏了一疊錢給他,“謝謝你了,今天這事,我不希望你對除了我以外的人說。”

    “明白,放心我不會給自己找事。”整容醫生收了錢,轉身離開了。

    沈培川轉身,看著坐在沙發上的男人,他正在打電話,好像是讓關勁去別墅。

    他關好門走進來,坐到他對面,等到他掛了電話,才開口道,“是整容。”

    宗景灝沒有一點驚訝,預料內的事情。

    “我問醫生了,要整成她這樣,而且恢復的自然,起碼三四年,這么久的時間”沈培川嚴肅道,“這事怕是不簡單,這個女人到底是誰為了冒充林小姐,竟然能蟄伏這么久”

    宗景灝的心里有思量,對林辛言有仇恨的,無外乎那么幾個人,沈秀情死了,何瑞琳被關著,還有一個就是六年前就消失的沈秀情女兒。

    消失了六年,她有了這個時間。

    而且對林辛言有仇。

    也有這個動機。

    看宗景灝的臉色,似乎已經知道那個整容女是誰,沈培川湊過來,“你知道是誰了”

    “我還是猜測,還得調查過后才能確定。”

    “那你準備怎么辦這個女人要怎么處理”沈培川簡直被顛覆了三觀,他覺得何瑞琳就已經夠瘋了。

    沒想到還有比她更瘋狂的人。

    女人啊。

    沈培川打了一個冷顫。

    覺得女人是一種非常可怕的生物。

    宗景灝勾了勾唇,唇線的彎度勾勒出一道嗜血的弧度,狠厲森冷。

    那樣一個女人,怎么能配擁有和林辛言一樣的臉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