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65章,骨肉抽離的酷刑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65章,骨肉抽離的酷刑

    “要我把她帶回去審問嗎”要找到林辛言的線索,恐怕還得從她的嘴里逼問出線索。

    宗景灝閉著眼睛,顯得有些疲憊,“不用。”

    這個女人他留著還有用。

    沈培川知道他有他的思量,便沒在這件事情上多言,“這很明顯是一場巨大陰謀,先是沈秀情,何瑞琳,緊接著是這個假的林小姐來到你身邊,他們做這么多,就是為了這個假的林小姐到你身邊,那么對何瑞琳有什么好處”

    宗景灝倏的睜開眼睛,這段時間的發生的事情,一一在他的腦海里匯聚,沈秀情的死和何瑞琳未必有直接關系,而是因為林雨涵,她才自己愿意死,本來也沒了自由,不如成全了女兒。

    那么對何瑞琳有什么好處

    她不是那種白白給別人做事的人。

    她為什么會幫助林雨涵,不惜自己陷入險境

    她和何家人的感情并不好,唯一關系不錯的就是何瑞澤,而且何瑞澤已經進去

    “不好。”宗景灝豁然起身。

    沈培川沒跟上他的思維,問道,“怎么了”

    “何瑞澤怕是已經不再里面了。”他邁起腳步朝著門口走去。

    沈培川快速跟上他的腳步,“怎么可能,他不在里面,難道還能逃出來不成”話說到這里,他驚覺到有不對勁的地方,“難道何家出爾反爾”

    宗景灝看了他一眼,這未必和何家有關系,但是一定和何瑞琳有關系。

    房門打開,關勁正抱著林曦晨站在門口,正準備敲門。

    宗景灝停下腳步,看著關勁抱著的林曦晨ioa,喉結上下滾動著。

    “我媽咪呢”林曦晨望著他。

    本來宗景灝想讓那個假的冒充一下林辛言,讓這個小家伙安心,可是想到他會叫那個女人媽咪,他就接受不了。

    他的手指微顫,輕輕的抬起,撫摸上他的臉蛋兒,“你是男子漢,應該有男子漢的樣子。”

    林曦晨的表情緊繃。

    很明顯,宗景灝說這話,是不好的預兆。

    “你媽咪失蹤了。”他將林曦晨抱過來,“我們一起找到她好嗎”

    林曦晨梗這脖子,并沒有排斥宗景灝抱他,只是什么話也不說,眼睛通紅,還在努力的睜大眼睛,不讓眼淚掉出來,聲音沙啞的不得了,“我是男子漢,我不哭,我要找到媽咪。”

    宗景灝將小家伙的腦袋按進懷里,眉宇間,從未出現過的柔軟。

    林曦晨很老實,靜靜貼著他的心口,聽著他有節奏的心跳,聞著他身上獨有的氣息。

    小手緊緊的抓著他的領口,堅定的道,“我們一定會找回媽咪。”

    宗景灝輕聲嗯。

    他看向關勁沉聲,“里面的那個女人,你看著。”

    說完他便邁步朝外面走去。

    關勁一臉懵逼,什么女人,這是什么情況啊。

    沈培川路過他身邊時,長話短說,“林小姐失蹤了,屋里的那個是假的,留著有用,暫時別讓她知道我們已經發現她是假的。”

    關勁,“”

    什么

    林辛言失蹤了,還來了個假的,什么情況hongjijt

    沈培川沒時間和他細說,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就跟上宗景灝的腳步,離開酒店。

    沈培川開車,給自己屬下去了一通電話,讓他去看一下何瑞澤是不是還在了。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那邊傳來消息,何瑞澤被替換了,在坐牢的那個根本不是他,只是長的有點像。

    沈培川從后視鏡中看后座的宗景灝,“人不見了。”

    “現在怎么辦”沈培川神經緊繃。

    “我要見何瑞琳。”他的聲音低而沉,好似從胸腔里發出的音節。

    沈培川說了一句明白,便加速開車,很快車子停在了看守所。

    宗景灝抱著林曦晨下來,他揉了揉兒子的頭發,“你跟著這個沈叔叔玩一會兒,我去辦點事情。”

    林曦晨不知道他要去干什么,但是知道他去的地方,不是他該看的,很乖巧的點了點頭。

    沈培川牽住林曦晨的手,“走吧,帶你去我辦公室看看。”

    林曦晨點頭,跟著他走。

    “宗總。”小劉走出來,

    小劉沈培川的一個屬下,他已經安排好了。

    宗景灝頷首,小劉在前面帶路。

    還是那晚他來的那棟樓,穿過走廊最后面的那個房間。

    “這里安靜,不會有人來打擾,我在外面等您。”小劉道。

    宗景灝嗯了一聲,走到走廊最后面的那間屋子,走廊盡頭是一堵結實的墻壁,上方一扇四方的小窗戶,按著防逃電網,房門挨著墻。

    他推開房門,四方的屋子,連個窗戶都沒有,屋頂一盞白色的節能燈泡,下方一張審訊椅,何瑞琳被銬著手銬坐在椅子上。

    還是那晚抓她來的穿著,睡衣歪歪斜斜的套在身上,露著大片的肌膚。

    嘴角和衣服上還有干枯的血跡,她頭上和嘴角的傷沒有清理過,過了一天的時間,傷口凝結一層薄薄的結痂。

    她歪著頭,看著進來的宗景灝笑著,“又來看我了”

    宗景灝關上門,腳步邁的沉而穩,立在她的跟前,低頭凝視著她。

    何瑞琳仰著頭,對上他的眼睛呵呵直笑,“這么看著我干什么,想我了是嗎”

    可是一想不對,他現在這個時候應該已經找到林辛言了,為什么還會出現在這里。

    “你現在不應該和林辛言親親我我嗎怎么想起來看我了”

    宗景灝不動聲色,臉上不曾露出半分表情,隱秘的讓人窺探不出一絲一毫他的想法。

    何瑞琳隱隱覺得不安,可是按照他們的計劃,現在林辛言已經順利到他身邊。

    何瑞澤也已經帶著失憶的林辛言離開b市。

    而她,沈培川根本找不到她犯罪的實據,她已經安排好了律師。

    這是一場皆大歡喜的結局。

    雖說她失去了宗景灝,可是她成全了哥哥。

    本來她就已經得不到宗景灝的喜歡了。

    計劃進行到這里,非常完美。

    可是他為什么會出現

    找到林辛言以后他不應該在家和林辛言膩歪在一起嗎

    從而也會把自己交給沈培川處理,而沈培川沒有她犯罪的證據,她也能順利脫身。

    一切都在宗景灝出現在她眼前的這一刻,讓她感覺到了不尋常。

    “是林辛言不夠嫵媚,伺候不好你”

    嘭

    她的聲音戛然而止。

    宗景灝還沒聽完她污穢的言語,手席卷著勁風,積累的力量對準她的臉就劈了下來,何瑞琳毫無防備,轟然摔倒在地上,連帶著椅子也翻到,嘭的一聲巨響,濺起無數灰塵。

    他單膝蹲在她的跟前,“別在我面前耍聰明,你不知道我掌握多少對你不利的證據,知道多少你自以為我不知道的事情,不想死,老實交代,林辛言在哪里”

    何瑞琳的聽力受到了阻礙,腦子嗡嗡的響,右邊的臉痛到麻木沒知覺,她透過擋在眼前的發絲,咧著再次滲出血的嘴,“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是嗎”宗景灝這次一點耐性也沒了,他站起來,挑開西服的扣子,完全敞著,里面穿著白色的襯衫。

    何瑞琳還沒從剛剛那一巴掌回神,不知道宗景灝的意圖,“你,你干什么”

    宗景灝笑,笑的陰森凌冽,“你不想好好說,那我們就換個方式。”

    何瑞琳瞪大了眼睛,剛想說話,只見他腿一抬,一道勁風砸在她的心口,天旋地轉中,她被踢飛,撞在一堵堅硬的墻,震碎她的脊梁骨,痛,骨肉抽離般的酷刑。

    她倒在地上抽搐。

    惶恐的看著滿身煞氣的男人,“你,你知道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