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66章,她不想活,我成全她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66章,她不想活,我成全她

    可是不應該啊,林辛言的樣子,連她都分不出真假,他怎么可能在一天內就察覺

    不可能

    何瑞琳不相信宗景灝這么快就知道真相。

    她咧著滿是鮮血的嘴,“你不要妄想框我。”

    她堅信宗景灝不可能發現真相。

    至少不會這么快。

    宗景灝十分靜默,每靠近一步,何瑞琳都會不由自主的抖一下,他像是逆著光而來惡魔,藏著令人膽戰心驚寒意。

    何瑞琳想要動彈,遠離他,可是一動,身體里的每個細胞都在叫囂著痛。

    她瑟瑟發抖。

    “你想怎么樣”

    宗景灝單膝蹲在她的跟前,挑起她擋在眼前的一縷頭發,“老老實實告訴我林辛言在什么地方,或許你還有一條活路。”

    何瑞琳不想承認,他已經知道他找到的那一個不是林辛言,可是他說出的話,已經清清白白的表明,他知道了身邊的那個不是真的林辛言。

    她淚眼婆娑,凄楚不甘,“林辛言到底有什么好為什么那么在乎她是因為她給你生了兩個孩子可是沒有她,我也可以,甚至你身邊的那個假林辛言也可以給你生下孩子。”

    宗景灝皺著眉,極度不耐煩,聲音越發的冷冽,“告訴我,她在哪里”

    何瑞琳望著他,很久,忽然笑了。

    “既然你已經知道,我也不瞞你,是的你身邊的那個是林雨涵,根本不是林辛言,真的林辛言現在已經和我哥離開這里了吧。”

    她的笑越來越瘋狂,面目猙獰,“我知道,這次你一定不會放過我,我死了又何妨,主要是我能讓你永遠找不到林辛言,我也不虧,哈哈”

    宗景灝一把掐制住她的脖頸,她猖狂的笑聲,立刻卡在喉腔變成痛苦的嗚咽。

    他的目光兇狠,“是我對你太仁慈了是嗎”

    何瑞琳惶恐。

    她纖細的脖子在宗景灝的手里像是脆弱的嫩筍,輕輕一用力就折得斷。

    他的指力驚人,以前她聽沈培川說過,宗景灝也練過,各項技能比他還強,是因為要繼承宗家企業,才沒留下來,如果留下來,現在的成就也不低。

    她清清楚楚在宗景灝的眼里看到了殺機,背靠著冰冷堅硬的墻,冷的刺骨,痛的想死。

    他那么愛林辛言嗎

    何瑞琳覺得心痛,艱難的從喉腔里擠出兩個字,“我說”

    宗景灝手上的力道松了些,放開她。

    呼吸得到自由她趴在地上大口的喘息,喉腔干癢的讓她狂咳起來,吐了一口血水,她撐在地上的十指聚攏,攥成拳頭。

    “就算你知道也已經晚了,我們的計劃里,在你找到假的林辛言時,真的林辛言已經被注射一種擾亂人神經的藥物,致使失憶,被我哥帶離b市,現在這個是時間,恐怕已經離開了b市。”她抬起頭,透過擋在眼前的發絲,望著宗景灝,“我們讓她失憶的目的,就是要她忘記曾經發生的一切,她生過孩子,世界里有過你,失憶以后,她的世界里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我哥,他們可以到一個安靜的地方,過著平靜的日子,像平常夫妻那樣,說不定,現在她就已經躺在我哥的身下,和他翻云覆雨,愛的死去活來”

    她的話還未來得及說完,就被宗景灝一拳砸暈。

    他的瞳孔嗜血,何瑞琳的每一句話都刺激著他的神經。

    他的手上沾著鮮血,卻渾然不知,手止不住的發抖。

    過了一會兒他才理智回籠,站起來離開房間。

    小劉立刻迎過來,“沈隊在辦公室。”

    宗景灝臉色陰沉,“那個女人,不準任何人見,好好關照,不要有明顯傷,留口氣。”

    “明白。”小劉很通透,而且又是跟著沈培川的,很有眼力勁,“宗總放心,我一定辦好,找不出一點痕跡。”

    宗景灝頷首,邁步離開。

    辦公室。

    不管沈培川怎么逗弄,誘哄,林曦晨始終沒笑過,站在桌子前擺弄著插著五星紅旗的小擺件,他伸出一根手指頭,手指不停的撥弄。

    沈培川坐在沙發上,查百度,怎么能逗小孩子開心,給出的答案都是買玩具,或者吃的,游樂園什么的。

    可是看看林曦晨比一般的五歲孩子,成熟太多。

    那些東西明顯誘哄不到他。

    “小曦啊,你別擔心,我們一定會找到你媽咪的。”

    林曦晨擺弄紅旗的手一頓,眼淚眼眶內落了下來,一直忍著的眼淚終于忍不住。

    媽咪不見了,他擔心,害怕。

    “景灝。”

    宗景灝走進來,沈培川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嘆了一口氣,“這孩子心智太過成熟了。”

    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宗景灝目光投向站在桌前的那個小身影。

    似乎是知道宗景灝來了,他悄悄的擦了一把眼淚,然后裝作若其實的轉身,“你回來了”

    “嗯。”宗景灝應聲。

    “港口碼頭機場,這些地方你派人盯著。”

    只要還沒離開國內,他就還有時間。

    沈培川明白宗景灝的用意,點頭說道,“放心,我絕不會讓他出去,那何瑞琳你準備怎么辦”

    “她不想活,我成全她。”他云淡風輕,像是這條命在他眼里不值得一提。

    沈培川倒吸一口涼氣,說,“我知道了。”

    “我會讓蘇湛找你。”現在蘇湛和于豆豆派上了用場。

    說完他朝林曦晨招手,“我們該走了。”

    林曦晨走過來,主動牽住他的手。

    沈培川望著消失在門口的一大一小的身影,走到辦公桌前打電話,安排人排查各個出境點。

    林曦晨爬上車,自己扣上安全帶,“我們可以先不回家嗎”

    宗景灝沒問為什么,應聲道說,“好。”

    車子開離看守所,漫無目的在街道穿梭,最后停留在一處安靜的林子邊。

    車子息了火。

    林曦晨蹉跎了一下開口,“我覺得我需要和你說清楚。”

    宗景灝扭頭看著他,“你要說什么”

    “不管你喜不喜歡媽咪,我喜不喜歡你,現在我們都不要針鋒相對,一起努力找到媽咪,之后的事情,都等媽咪回來以后再說。”

    到現在林曦晨也無法確定,這個爸爸,是否是愛媽咪。

    他現在也不想去討厭他,因為他才有能力幫自己找到媽咪。

    “你人不大,想的倒挺多。”

    林曦晨垂著眼眸,卷翹濃密的睫毛輕顫著。

    “以前何叔叔一直和我說一件事情,我和妹妹的生命,是媽咪用命換回來的,我和妹妹還在媽咪肚子里的時候,她意外出了一場車禍,她受傷了,需要手術,如果不手術的話可能會終身殘疾,手術的話,就要用麻藥,那樣我和妹妹就會受到影響,不能夠出生”

    他的眼睛睜的大大,不讓眼里的淚水垂下來,“她在不用打麻藥的情況下做了手術,保住我和妹妹,我不知道有多疼,我沒體會過,只是聽說,她疼昏過去很多次,差點死掉”

    “從小我就是家里唯一的男人,我要保護她,愛她,讓她再也不被傷害,不經歷疼痛。”他吸了吸鼻子,“我不管將來照顧她的那個男人是否是我親爸,只要他要很愛我媽咪,照顧她,疼愛她,珍惜她,呵護她,保護她,我都愿意接受,甚至叫他爸爸。”

    林曦晨表明自己的態度,將來無論林辛言怎么選擇,他都會理解,接受。

    就算他親爸,宗景灝做不到他說的那些,他也不接受。

    他的媽咪一定要一個很好很好的男人照顧她。

    宗景灝單手低在車窗,托著額頭,樹影籠罩,表情被淹沒,只留下一道模糊的輪廓,仔細瞧,會發現他全身都在輕微的抖動。

    現在沒有文字上的言語,能夠形容他的內心的感受。

    那種震撼,那種沖擊,那種無法言喻的心疼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能平靜的和林曦晨說話,聲音卻依舊沙啞,“我們該回家了。”

    說著他重新啟動車子。

    “等一下。”林曦晨盯著他手背上的血跡,“你受傷了”

    “沒有。”手上的血都不是他的。

    林曦晨莫名的松了口氣,從前面的濕巾盒里抽出一張濕巾,“我給你擦擦吧。”

    宗景灝伸出手,林曦晨低著頭,一手捧著他的掌心,一手認真的擦拭他手背上殘留的血跡。

    他很懂事,沒有問這是怎么留下來的。

    宗景灝看著他,稚嫩的臉,卻一點都不稚嫩。

    成熟的讓他心口發疼,那種疼,侵蝕心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