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67章,被囚禁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67章,被囚禁了

    陽光暖暖的鋪下來,少了夏季的狂野,掛在淡藍色的天空不溫不火,如穿久了的棉質內衣,軟綿綿,暖融融的包裹著身軀,偶爾掠過一陣冷風,也不會覺得涼。

    陽光正好,可是一座院子前的陽臺上,坐著一個散著黑發的女人,陽臺的窗戶開著,可以隨意的呼吸著外面的新鮮空氣,可是她的樣子卻很痛苦,不大的陽臺被安裝了結實的防盜窗,她被束縛在屋內,房門鎖死,這里是她唯一能夠看到外面的地方。

    這里有一個傭人,剩下的就只有何瑞澤,從她被抓到這里來,何瑞澤就沒離開過,今天不知道是為了什么事情,離開了這里。

    表面上他是相信了她失憶,沒給她打針,可是實際上并不是,他幾乎不允許她離開她視線一秒鐘,上廁所都讓傭人跟著她。

    就如今天,何瑞澤不在,她以為能夠喘口氣,或者想個辦法離開這里,可是何瑞澤將她鎖在了屋內。

    這個房間唯一的窗戶,便是這個陽臺,可是也被封死,好似只有她化作一只蝴蝶,才能后逃離這里。

    緩緩地她閉上眼睛,她不在,林曦晨和林蕊曦會不會找她

    會不會想她

    他們現在在干什么

    還有,宗景灝會不會擔心她,尋找她

    這一切她都無從所知。

    這時響起開門聲。

    林辛言立刻睜開眼睛,剛剛痛苦和不安的表情都消失不見,換上一副茫然無知的樣子。

    她攥緊背在身后的手,盯著門。

    何瑞澤穿著一身黑色的休閑衣服,戴著鴨舌帽和黑墨鏡,房門打開,他摘到了帽子和墨鏡。

    “言言我回來了。”他將手里摘掉的東西,放在桌子上,關上門朝著林辛言走來。

    林辛言不動聲色的往后退了一步,佯裝不高興,“你出去不帶我,還要把我鎖在屋子里,還口口聲聲說愛我,為什么我覺得,我像是被囚禁了”rjzq8

    何瑞澤走過來抱她,“傻瓜,我是在保護你,外面的壞人太多,我怕你出去被人家傷害,疼你,你還不領情啊”

    說著何瑞澤捏她的鼻子,低頭吻她的額頭

    林辛言渾身僵硬,想要推開他,但是又怕他懷疑她沒失去記憶,而給她打針。

    她再厭惡也只能忍著,裝作害羞的樣子輕輕推搡一下他,“我還沒吃中午飯,現在餓了。”

    她并不是真的餓,只是借口讓何瑞澤放開自己。

    何瑞澤皺眉,看了一眼時間,“都快兩點了,怎么還沒吃中午飯”

    林辛言低著頭,唇角勾起的弧度格外的嘲諷,“你把門鎖了,傭人也打不開,我怎么吃”

    何瑞澤忘記這一茬了,為了林辛言不會逃走,他誰都不信任,就連他花了高價找來的傭人,也有所保留,這樓上的鑰匙,只有他有。

    “生氣了”何瑞澤勾她起下巴,讓她看著自己。

    林辛言眨了眨眼睛,趁機發泄心中不快,“你說呢把我像犯人一樣關著,飯還不給吃,是你,不生不生氣”

    何瑞澤笑著道歉,“是我的錯,我的疏忽,你懲罰我吧。”

    “我可不敢。”林辛言垂著眼眸。

    “沒什么不敢的,只要你提出來,我一定滿足。”何瑞澤拍著胸膛保證道。

    她睜著無辜的大眼,期待的看著他,“那我想出去,你可以帶我嗎”

    “可以。”何瑞澤滿口答應,摟著她的肩膀,“出去之前,你要先吃飯,走吧,你想吃什么,我讓傭人給你做。”

    林辛言的內心激動,他竟然答應帶她出去,那么她就有機會逃出去,隨便了說了一個,“烏冬面。”

    何瑞澤摟著林辛言踩著樓梯往下走,“花嬸,你煮碗烏冬面。”

    “好。”花嬸身上還帶著圍裙,在擦電視,聽到何瑞澤的話,放下抹布就進了廚房。

    何瑞澤摟著林辛言在沙發前坐下,撩起她的一縷頭發在鼻尖聞,親吻,他迷戀她身上的味道,她的樣子,只要和她呆在一起,他總是要抱著她dyjhj,摸摸她的頭發,吻吻她的臉蛋,之類的。

    林辛言忍著胃里的翻滾,試探道,“你什么帶我出去”

    “明天。”何瑞澤借著聞她頭發的動作,瞇著眼睛看她的臉。

    林辛言垂著眼眸,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何瑞澤的爽快,令她并不敢相信,“真的嗎”

    “真的。”何瑞澤深吸一口氣,把她摟進懷里,“我剛剛出去就是安排這件事,明天我就帶你離開。”

    他斷了和所有人的聯系,這也是當時計劃好的。

    有聯系就會有痕跡,不管宗景灝有沒有發現家里的那個林辛言是假的,他都不能冒任何風險,讓人知道林辛言在這里。

    走正常渠道,現在不管是車票,還是機票,都是要身份證,實名制讓他們很容易暴露,所以他準備了車子,不上高速,從下面的小路離開b市,然后到川省的一個縣,哪里山多,交通并不是很發達,又遠離b市,暫時可以在哪里生活一段時間。

    等到這陣風過去,他再帶林辛言離開國內,讓任何人都再無法找到他們。

    他就可以和她永遠生活在一起,將來也可以生下一個屬于他們的孩子。

    這輩子,他也沒遺憾了。

    林辛言如被雷轟了一樣,他要帶她離開這里

    “我覺得這里挺好的”

    “這里不是我們的家。”何瑞澤打斷她。

    花嬸端著烏冬面過來,“面好了。”

    “放桌上。”何瑞澤道,接過花嬸遞過來的筷子給林辛言,“快點吃吧,坨了味道就不好了。”

    林辛言接過筷子,一點胃口也沒有,卻還要裝作吃的很香的樣子,吃完她就肚子疼起來,那些面像是石頭一樣,咔在她的食管,下到胃里也不曾消化。

    “不舒服”何瑞澤問。

    林辛言捂著腹部,臉色泛白,卻不吭聲。

    “我扶你上去休息一下就好了。”何瑞澤扶著她站起來。

    花嬸看她挺難受的,提議道,“要不要找個醫生給她看看”

    何瑞澤側頭瞪著她,警告,“她不舒服我不知道嗎用的著你提醒”

    這里是不能讓任何外人知道的,他絕對不會允許有陌生人來。

    一點意外他也不允許發生。

    花嬸驚覺自己說多了,趕緊低下頭。

    林辛言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估計是心情不好,積食了。

    回到房間她躺在了床上,“能讓我一個人在屋里呆一會嗎”

    沒給她叫醫生,她提出這個要求,何瑞澤不好再拒絕,說道,“好,那你好好休息,我晚點再上來。”

    林辛言沉沉的閉上眼睛,一個字也不想多說。

    她卷縮在被子里,睜著眼睛,看何瑞澤將房門鎖死。

    她乏了,累了,昨晚何瑞澤也在這里睡的,抱著她,她一夜幾乎沒睡,不敢閉眼,就怕自己睡了,他會對自己做什么。

    這會兒,她又困,胃又難受。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