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68章,骨子里的征服欲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68章,骨子里的征服欲

    她躺了很久,在不知不覺中睡著。

    睡夢中她感覺到有人從后面抱住她,親吻她的脖頸,在她的耳畔叫她。

    “言言。”

    林辛言還以為是夢時,這一聲呢喃瞬間讓她清醒過來,猛地睜開眼睛,回頭,便看見何瑞澤癡迷的神色還未散去,正火熱的望著她。

    她幾乎是沒思考,掀開被子便下了床。

    光著腳,一直退到墻邊,無路可退時,才停住。

    何瑞澤有兩秒沒回神,盯著林辛言,“你這么激動干什么”

    林辛言強裝鎮定,否認道,“沒有,我沒有激動,只是我睡的正熟,忽然有人我,我嚇到了。”

    “是我,沒有壞人,快上來睡覺吧。”何瑞澤chio著上身,溫聲朝著林辛言招手。

    林辛言沒動沒回應,寂靜里,她能聽到從自己喉嚨里發出的那種干澀的響動,在她和何瑞澤的周旋中,總是這樣提心吊膽,就如提著自己的腦袋一樣,全身的血液都跟著膨脹,這會兒,她身上的冷汗順著脊背流到了腰上。

    何瑞澤深深的凝視著她,像是探究,又像是試探,“怎么,怕我”

    林辛言搖頭,“沒有。”她回頭看了一眼陽臺,天色已經暗下去,只有屋里的燈在亮著,“我睡了一下午,這會兒已經不困了,你睡吧。”

    何瑞澤掀開被子從床上下來,走近她。林辛言緊張的手無足措。

    不斷在心里吶喊,別過來,別過來。

    何瑞澤一把抓住她纖細的手腕,“我要和你一起睡。”

    “可我不困了。”林辛言慌亂極了,何瑞澤這種表現,讓她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越是清楚,越是害怕。

    “我也睡不著,所以我們做點有意思的事情。”他盯著林辛言因為剛剛睡醒,還有些微紅的臉,眼神火熱,“我們是戀人,你不應該拒絕我。”

    這次何瑞澤不像昨晚那般老實,態度強硬的將她扯進懷里,緊緊的抱著,胡亂的親吻著她,“言言,我今天要你,不準你拒絕。”

    林辛言瘋了一樣的推著他,“我不要,我不想,你快點放開我”

    “為什么不想”何瑞澤抓住她不安分的手,目露兇光。

    林辛言渾身顫抖,半天才找到一個說辭,“我,我肚子還疼,不舒服”

    “借口”何瑞澤厲聲打斷她,“你是不是根本沒忘記”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林辛言胡亂的搖頭,用力的掙著手,想要脫離他的控制。

    可是男女力氣懸殊太大,她掙不開。

    何瑞澤低低的笑了兩聲,透著陰森,“不知道那我告訴你,你根本沒忘記,故意裝作忘記了以前的事情,讓我不給你打針,你在這里的分分鐘鐘都在想著逃走,是不是”

    “我沒有,我沒有。”她的雙唇顫抖,祈求的看著他,“你放開我好不好,我真的不舒服”

    “我會讓你舒服”此時的何瑞澤像是一頭野獸,不顧林辛言的掙扎與祈求,將她按倒在床上,胡亂的撕扯著她身上那些礙事的衣物,林辛言拼命的掙扎,“求你,你放開我”

    何瑞澤不曾理會,或許是林辛言的不配合,激起他骨子里的征服欲,他愈發的放肆,動作粗暴,忽然,林辛言感覺到胸前一涼,衣物被何瑞澤粗暴的撕開。

    “又不是什么chunv,裝什么矜持”何瑞澤紅著眼睛,盯著她誘人的身姿,邪笑了一聲,“我那么愛你,你應該感受的到。”

    她的心咣當一聲碎了,她根本掙不開他,神色被絕望淹沒,她停止了掙扎,不是因為放棄了,而是不放棄,只會讓何瑞澤更加的瘋狂,她沒機會掙脫。

    林辛言的放任,何瑞澤以為她放棄了,愿意配合他了,他溫柔的撫著她的臉頰,“你是正常女人,我知道你也想對嗎”

    林辛言不吭聲,絕望的望著屋里的一切,如果今天被何瑞澤強了,她寧愿死去,也不要骯臟的活著。

    這個房間,什么都沒有,只有一張床,她想死都沒工具。

    何瑞澤被渴望沖昏了頭,根本沒發現林辛言尋思的念頭,快速的褪去自己的褲子,趁著他脫褲子時短暫的松懈,林辛言找到了機會,她用盡全力將他從身上推開,一股腦沖到門口去開門,她用8pdf力的扭著把手,嘎達,嘎達的響,可是門絲毫沒松動,連個縫隙都沒有,她打不開。

    “你跑不掉的。”何瑞澤淡定的站在她身后,渾身只有一條內褲,肌膚很白,清瘦,從前溫和的樣子,早已經不復存在。

    林辛言雙手抱著自己,擋住胸前的風光,她慢慢的轉身,望著他,最后笑了。

    以前她以為認識何瑞澤是她的幸運,現在她才知道這是她的劫。

    她盯著何瑞澤身后的那堵墻,下定了什么決心。

    望著她決絕的眼神,何瑞澤慌了,“言言”

    林辛言不愿意再聽他多說一個字,她閑惡心

    她瘋了一樣朝著那堵墻沖去,何瑞澤想要攔住她,可是不知道林辛言哪里來了一股蠻力,一把推開她,咣地一聲,她的頭撞到了墻上,空氣靜止。

    她想要睜開眼睛,可是眼皮重的無法抬起,有溫熱的液體順著她的額頭流下來,意識在模糊。

    是要死了嗎,她在心里想。

    她還有些舍不得,她的孩子,她還沒安排好,她不在了,他們會不會被欺負,他們沒有爸爸,現在連她也要離開他們。

    痛,好痛啊。

    好舍不得他們啊。

    眼前越來越黑直到被黑暗淹沒,她徹底失去所有意識,身體如崩塌的小山,轟然倒下。

    “言言”

    何瑞澤沖過來,接住她倒下的身軀。

    她滿臉的血,鮮活的模樣不在,何瑞澤瘋了一樣擦著她臉上的血,“言言,言言,你不要嚇我,不fandoujie要死,我,我不強迫你了,你醒醒。”

    她沒有回應,身體猶如無骨的皮肉,軟軟的攤在他的懷里。

    鮮紅的血染紅了何瑞澤手,他搖晃著她,“醒醒,醒醒,林辛言你給我醒醒”

    依舊沒人回應。

    何瑞澤扯掉床單裹住她的身體,抱著她沖下樓,“花嬸,花嬸”

    花嬸剛躺下,聽見何瑞澤急促的聲音,忙從床上起來,開門,走出來就看見,何瑞澤抱著滿臉血的林辛言,嚇了一大跳。

    “她,她怎么了。”

    但是看到幾乎chio的何瑞澤,又大概明白發生了什么。

    何瑞澤告訴她,林辛言是她的女朋友。

    可是她覺得何瑞澤的喜歡太扭曲。

    他對林辛言不是愛,是占有,如果真的愛她,不會把她囚禁,限制她的自由。

    愛一個人,不是應該讓她幸福快樂嗎

    而且,她還看的出來,林辛言并不愛他。

    “你去穿衣服,我來看著林小姐。”

    何瑞澤剛剛太慌了,沒顧上穿衣服,這個樣子,他也沒法去醫院。

    “你看著她。”他輕輕的將林辛言放到沙發上,然后轉身跑上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