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69章,我能告你誹謗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69章,我能告你誹謗

    萬越集團。

    前臺背景墻上,金底鑲嵌,蒼勁有力四個大字,萬越集團如游龍盤窩,恢宏,醒目,讓人不敢小覷。

    “不好意思,你沒有預約,我不能讓你上去。”前臺公事公辦的口氣。

    秦雅焦急的站在前臺,苦口婆心,“我真的只是想要找你們總裁,問一件事情,很急的。”

    林辛言兩天沒去店里了,也聯系不到,她搬去了宗景灝的別墅,她也不知道別墅在哪里,有些擔心,所以找到這里來,就是想要問問宗景灝,林辛言為什么不去店里。

    現在店里剛開張,大多都是沖著她的名氣來的客人,她不在,會讓那些客人覺得她們沒誠意。

    而且林辛言對待工作是非常認真熱情的,不會不說一聲,便不去店里。

    如果能聯系的到,她說自己有事才沒去店里,她也就心安了,主要是現在她連人也聯系不到。

    怎么能不擔心。

    “真的不好意思,你沒預約我不能讓你上去,如果每個人都像你這樣,我想我們老板,什么都不用干了,只見你們這些閑雜人等,就把時間浪費完了。”前臺依舊保持著端莊的儀態,只是說出的話不似之前溫和,也被秦雅纏的煩躁了。

    “你們,怎么就不能通融一下,或者你往你kaokuaixun們總裁辦公室去一通電話,我就和他在電話里說一句也行。”

    “不行,如果你時間多,你可以坐在大廳里等,老板下來,你自己和他說,如果他愿意搭理你,你愛說多少就說多少。”

    “你這人怎么這個樣子”

    “不好意思,這是我的工作。”

    秦雅如霜打的茄子,耷拉著腦袋,這大公司的人,怎么都這么不近人情,她只是想要見一下宗景灝而已。

    “呦,秦小姐。”蘇湛從門口邁進來,手里轉著車鑰匙,一副閑散的模樣。

    秦雅懶得理會他。

    扭頭就走。

    “哎。”路過他身邊時,他一把扯住秦雅的手臂,“我又不吃人,怎么見我就躲,再說了,我們也是朋友,見面總要打個招呼,你這樣,是不是太沒禮貌了”

    秦雅皺著眉,掙開手,“禮貌也要看什么人,你上來就拉拉扯扯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登徒子。”

    蘇湛眉毛一挑,彈了彈并沒有灰塵的西服,斜睨著秦雅,“就憑你這句話,我能告你誹謗。”

    秦雅臉色一沉,沒好氣道,“神經病,是你先招惹我的,現在還來倒打一耙,真是大開眼界。”

    蘇湛也不是真的要告她,就是故意逗她的,看到她氣呼呼的樣子,唇角微揚,“你來找景灝”

    他進門時,聽見她和前臺的對話。

    不等秦雅回答,他又說道,“看上我們家景灝了”

    “你胡說什么”秦雅氣惱,臉色漲的通紅,這宗景灝是長的帥,身上沉淀著成熟男人才有的穩重,以及魅力。

    可是她很清楚,那是林辛言的。

    她從未這么想過。

    他竟然拿這個調戲她

    簡直,不是人

    “生氣了”蘇湛伸頭過來看她。

    秦雅真的很想給他一巴掌,用盡僅存的理智才沒這么做,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快步離開。

    蘇湛撇了撇嘴,站著沒動,一副運籌帷幄的樣子,“你來找景灝是要問林小姐的事情吧”

    蘇湛剛從沈培川哪里過來,商量起訴何瑞琳的事情,他是從沈培川嘴里得知,林辛言不見的消息,聽說宗景灝為這事,心情很糟糕,作為兄弟他得過來關心關心。

    秦雅的腳步一頓,他知道林辛言的事情。

    可是想到他無恥的模樣,秦雅就抵觸,并未立刻搭話。

    “林小姐出事了,你作為她的朋友都不關心嗎”蘇湛轉身看著遲疑的秦雅。

    林辛言出事了

    好好的怎么會出事

    秦雅不信他,如果換個人和她說,她不會懷疑,可是這個男人,她沒有好印象。

    “你休想騙我,林姐好好的,你為什么要咒她,你安的什么心”

    蘇湛,“”

    這是不信他

    “我的人品這么差勁嗎”

    “你有人品嗎”秦雅冷冷的瞪他一眼,和他多說一句都是廢話。

    見秦雅真生氣了蘇湛正了正神色,嚴肅道,“林小姐失蹤兩天了,音信全無,現在,在不在b市都難說,你愛信不信。”說完蘇湛朝著前臺走去,他站在前臺,手搭在擦的能照出人影的臺子上,瞧著前臺,“以后有點眼色。”

    這蘇湛雖不是經常來公司,可是和宗景灝的關系,眾人皆知,剛剛他和秦雅的互動,前臺早就看在了眼里。

    蘇湛認識她。

    知道,她可能真的找宗總有事。

    只是從來沒見過這個女人,什么來頭

    不由得八卦了一句,“她是誰啊”

    蘇湛眉頭一挑,“不是你該知道,少打聽,做好你自己的事兒。”

    前臺撇了撇嘴,干干的回了一聲,“知道了,不打聽。”

    “這才聽話。”蘇湛朝她笑,還拋了個媚眼

    前臺吞了一口口水,雖說蘇湛不如宗景灝有魅力,但是放在普通人中,也是鉆石

    最主要的是,剛剛他對自己眨眼睛了。

    前臺兩眼直冒愛心,一副花癡的模樣看著蘇湛,自己卻毫不知道,自己的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蘇湛嫌棄的嘖了一聲。

    林辛言失蹤了

    真的假的

    秦雅看著蘇湛,心情很亂,對林辛言的擔心,戰勝了對他的討厭,“林姐,真的出事了嗎”

    她的確兩天沒聯系到林辛言了。

    蘇湛用看傻子的表情看她,“這種事情能開玩笑嗎,再說了,我騙你干什么”

    “那現在怎么辦”秦雅急的都快哭了,“小曦和小蕊怎么辦”

    蘇湛一時沒反應過來,“小曦,小蕊是誰”

    “林姐的兒子女兒啊。”

    “等等”蘇湛走過來,拉著她到一旁,林辛言以前和宗景灝結過婚,時間不久,又是隱婚,沒幾個人知道,就幾個和宗景灝關系好的人知道。

    可是現在有人告訴他,林辛言生過孩子了。

    那孩子是誰的

    宗景灝的

    還是

    畢竟分開了那么多年,是不是宗景灝的很難說。

    而且,宗景灝知道林辛言有孩子嗎

    “你說,林小姐生了兩個孩子,都多大了”

    “虛歲六歲,周歲五歲,因為是雙胞胎,一樣大,怎么了嗎”看著蘇湛謹慎的眼神,秦雅也警惕起來,他問這個是什么意思

    “你知道林小姐結過婚嗎”蘇湛問。

    “知道。”

    其實林辛言從未和任何人說過自己的事情,也沒對秦雅提起過自己那段短暫的婚姻,秦雅這么說,完全是猜的。

    因為林辛言根本不是那種隨便的女人,她跟在她身邊那么久,知道她的人品和為人,除非她結過婚,不然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生下孩子。

    而且據她的觀察,曾經結婚的那個男人就是宗景灝,她不知道當初他們為什么會離婚,她看的出來,宗景灝對林辛言還是有感情的。

    蘇湛嘖嘖了兩聲,“這你都知道,看來你和林小姐的關系真不錯,那你知道那兩個孩子的爸爸”

    “哼,你想說什么”秦雅冷哼,明顯感覺到,他覺得林曦晨和林蕊曦可能不是宗景灝的。

    “林姐不是隨便的女人,不要心眼太多,也不要把人都想的那么壞。”秦雅又一次生氣了,因為蘇湛懷疑了林辛言,懷疑了那兩個孩子。

    從小,林辛言帶著兩個孩子,他們的爸爸從未盡過一天的責任,如今就連他的朋友都在質疑兩個孩子的身份,她怎么能不生氣。

    蘇湛看她,“又生氣了。”

    “我和你沒話說。”秦雅一點都不想和他打交道,出于禮貌,“謝謝你告訴我林姐的事情。”

    說完她轉身走,蘇湛追了出來,“等一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