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70章,拭目以待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70章,拭目以待

    說完她轉身走,蘇湛追了出來,“等一下。”

    秦雅不耐煩道,“干什么”

    蘇湛掏出一張名片遞給她,“有什么需要聯系我,這邊有什么進展,我會去店里告訴你,這段時間,店里的事情還要麻煩你照看。”

    秦雅抬起眼眸,看著蘇湛,他的表情有幾分認真,她剛回到國內人生地不熟的,要想找到林辛言還得靠他們,而且她也需要知道尋找林辛言的進展。

    她伸手接過蘇湛遞過來的名片,“謝謝,林姐對我好,店里的事情,她不在的日子里,我會幫她打理好。”

    蘇湛點頭,在心里尋思著,是不是能找個送她的理由

    “你怎來的,要不要我送你”

    “我開車來的。”秦雅裝起名片,對他說道,“再見。”

    說完然后朝著車子走去。

    蘇湛抓了一把頭發,嘆氣,想要和她搭訕怎么那么難

    以前他撩個女人,那用得著這么費勁兒

    他甩了甩頭,甩掉那baitaob些亂七八糟的想法,轉身朝著電梯走去,叮的一聲電梯停下,電梯的門打開,蘇湛準備走進去的時候,里面下來的人,讓他止住了腳步,“是你。”

    很快他的聲音冷了下來,“你來干什么”

    何瑞行裂了裂嘴唇,“我干什么,好像都跟你無關吧”

    現在何家是不如以前了,但是名望與地位,不是他一個律師可以比擬的。

    蘇湛皺眉,冷漠的瞧了他一眼,邁步走進電梯。

    何瑞行整了整西裝闊步走出去。

    對于蘇湛并未放在心上。

    而蘇湛心里打鼓,這宗景灝勢必要將何瑞琳往死里整,何瑞行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妹妹被關起來,是因為宗景灝。

    那么問題來了,他來是什么意思

    和宗景灝宣戰,還是求情

    蘇湛還沒想明白,這時電梯的門開了,他走下來,整個辦公區莫名的被一股沉悶的氣氛籠罩。

    這是老板心情不好,整個公司的人跟著遭殃嗎

    蘇湛縮了縮脖子,明明不冷,他卻不由自主。

    走到門口,他敲了敲門,聽到里面說了一聲進來,他才推開門。

    若大的辦公室冷冷清清,如果不是看到辦公桌后面坐著的人,他還以為這辦公室里沒有人。

    蘇湛走進來關上門,到辦公桌跟前,“何瑞行來干什么”

    不等宗景灝回答,他便猜測道,“來找麻煩”不過想想這幾年何瑞行的作風,又覺得他沒那個魄力向宗景灝宣戰。

    但凡何瑞行有點能力,如今的何家不會是這番光景。

    宗景灝抬眸,將桌子上的一份文件撂到蘇湛跟前。

    蘇湛拿起來翻開看,是一份合作意向書,這做生意有合作伙伴不稀奇,稀奇的是,這份合作意向書是何瑞行簽的,而且還是何家一塊重要的地皮。

    何家在b市有塊好地,是祖上傳下來的,雖然宅子荒廢了,但是地段好。

    “他竟然要和你合作,在這塊地建大型商場”蘇湛覺得見鬼了。

    沒把宗景灝當仇人,還把自己的地方拿出來,和宗景灝合作

    “以前總是聽說一句話,名利場上,前一秒斗的你死我活,為了利益,下一秒也能握手言和,我今天總算是見識到了,最主要的是,你答應了”

    “我為什么不答應”宗景灝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留下一抹欣長的影子撲在地面。

    今天何瑞行主動來找他,就是來示好的,何家若是敢插手何瑞琳的事情,他連何家一鍋端。

    他從知道林辛言消失和何瑞琳有關,就做了很多準備,首當其沖就是何家。

    畢竟何瑞琳是何家人,誰知道他們會不會因為臉面而不留余地的和他對上

    現在何瑞行來示弱,他就可以放手把何瑞琳交給沈培川和蘇湛,他需要時間查找林辛言的下落。

    現在時間過得越久對他找到林辛言就會越不利。

    他沒時間耗在和何家糾纏上。

    “棄車{ju保帥,還真是無情。”蘇湛不屑的囁了一聲,“這豪門大家,當真沒真感情”

    說話時,蘇湛偷偷的瞄宗景灝。

    宗景灝的母親也是大家族,嫁給宗啟封,可謂是強強聯手,只是感情上并沒有讓人羨慕的地方。

    她去世后沒多久,宗啟封就另娶了。

    這也是一直梗在他們父子間的一根刺。

    宗景灝睨他。

    蘇湛干咳了一聲,不該這個時候說這件事情的,他正了正神色,“我和培川都計劃好了,這事,你就不用管了,交給我和培川就行,培川也沒閑著,試圖從她嘴里問到林小姐的下落,可是她嘴硬的很。”

    沈培川使了不少手段。

    蘇湛在心里想,女人的嫉妒心,真的可以這么恐怖嗎

    他不知道,何瑞琳何止是嫉妒。

    她覺得是林辛言搶了宗景灝,搶走本該屬于她的一切,她不甘,她怨恨。

    嗡嗡

    這時宗景灝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響了,蘇湛看了一眼,對宗景灝說道,“是關勁。”

    說著他拿起來遞給了他。

    宗景灝接過來,按下接聽見,“宗總”關勁還未來得及說話,手機就被人搶走,“景灝你在哪里”

    林辛言的聲音立刻傳過來。

    蘇湛伸著頭,想要聽探聽電話那端的人說了什么。

    宗景灝淡淡的撇了他一眼,將手機遞過來,“你接”

    蘇湛來了個大喘氣,連忙搖頭,訕訕的道,“你接,你接。”

    為了證明自己不會再想探聽,往后退了一步,拉開和他的距離。

    “你什么時候回來我好想你。”此刻badajg林辛言站在酒店里的房間里,手指不停在桌子上畫著圈圈,委屈道,“關勁也不讓我出去找你,他是什么意思啊”

    宗景灝面無表情,聲音微冷,“讓他接電話。”

    林辛言以為宗景灝要訓斥關勁,不由得有幾分得意,將手機遞了過去,“喏,別怪我沒提醒你,得罪我對你沒好處。”

    關勁盯著她,同樣的臉,人品怎么可以差那么多

    果然是仿冒品,質量不能夠保證。

    他伸手將手機接過來,放在耳邊,“宗總。”

    那邊不知道說了什么,他的神色嚴肅起來,“是,我知道了。”

    而他的臉色變化看在林辛言的眼里是宗景灝訓斥他了,扭著細腰坐在沙發上,“看吧,我告訴過你,景灝很在乎我,你這么不敬的對待我,等我見到他,一定會告訴他。”

    關勁掛了電話,淡淡的道,“你要告訴,我不攔你,現在跟我走吧。”

    其實關勁絲毫沒把她的話放在眼里。

    一個冒牌貨,還敢在這里趾高氣昂放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

    林辛言以為是要去見宗景灝,心花怒放,顧不得腳上的疼,快速的從沙發上站起來,“他是不是hbzdf在等我”

    關勁扯著唇,“嗯。”

    “哼,讓你狗眼看人低,這下傻眼了吧知道我在宗景灝心里的位置了嗎我給他生了兩個孩子,將來我是要做宗家少奶奶的,我在他耳邊吹吹枕頭發,分分鐘讓你卷鋪蓋滾蛋。”林辛言越說越放肆,因為關勁不準她出去,而且對她也不夠恭敬。

    林雨涵一直是跋扈的性子,如今成了宗景灝身邊的人,自然高傲,關勁沒奉承她,捧著她,還給她臉色看,她懷恨在心。

    不是僅存的理智告訴她,現在還不是時候,她現在就要去找宗景灝讓他把關勁開除。

    關勁看著她跋扈的樣子,笑了笑,“我拭目以待。”

    林辛言的臉色難看。

    在心里暗暗下了決定,等到得勢,她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關勁趕滾蛋

    “扶著我,看不見我腳受傷了嗎,還是景灝身邊的人呢,都這么沒眼色的嗎”

    關勁懶得和她口舌之爭,伸出了胳膊,讓她扶著自己。

    乘上電梯到酒店大堂,穿過大堂來到酒店外的停車場,關勁要上車時,林辛言諷刺了一聲,“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嗎”

    關勁回頭,她又找什么茬

    “開車門啊”她怒瞪著他。

    關勁的目光在她的臉上定格了幾秒,最后伸手拉開后車門。

    林辛言冷哼了一聲,彎身上車。

    “這么蠢,也不知道是怎么當上宗景灝的助理的。”

    關勁咬著腮,勾了勾唇。

    希望到了地方之后她還能夠這么囂張。

    他啟動車子。

    為了不被發現順利留在宗景灝身邊,林辛言調查了宗景灝身邊都有哪些人,也算有個略微的認知,對萬越集團,也有了解。

    可是關勁開的方向明顯不是去萬越的路。

    不由的皺著眉,“景灝不是在公司嗎你帶我去哪里”

    關勁從后視鏡中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到了你就知道了。”

    沒過多久,車子停下,林辛言看清楚了這是什么地方,心不由得瑟縮了一下,微顫道,“你,你帶我來這里干什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