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71章,殺雞儆猴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71章,殺雞儆猴

    “你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關勁像是沒看見她慌亂的眼神,自顧自的下了車。

    林辛言卻沒動,誰沒有事去看守所

    “關勁,你別給我耍花招,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我能敢對你怎么樣你可是宗總心尖上的人,我是活的不耐煩了,給你找不痛快”關勁走到她跟前,看著她明明不安,還在強裝鎮定的臉,冷笑了一聲,“你不是要見總宗嗎宗總就在里面,怎不敢進,是做了什么虧心事”

    “你,你才做了虧心事”林辛言心虛立刻反駁。

    “既然沒有,那就請吧。”關勁為了表現對她的尊敬,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林辛言定定的看了他幾秒,揚起頭,“你最好不要騙我,不然我要你好看”放完狠話拐著腳往里走,“在那兒”

    關勁走到前面帶路。

    林辛言東看看西看看,這里她來過,沈秀情進來過,她來看過她。

    那個時候,她會卷款逃走還是沈秀情給她出的注意,當時她說,“涵涵,你爸是個無情的人,當初他可以隨便拋棄發妻,如今也可以拋棄你和我,如今我身陷囹圄,你再繼續呆在家里怕是會落得和林辛言一樣被送走下場,我告訴你,你爸的保險柜密碼,你拿了錢就走。”

    沈秀情和林國安生活在一起,留了一個心眼。

    從當年他毫不猶豫的送走林辛言和莊子衿,她就知道那個男人是無情的,利益至上。

    當初娶莊子衿是因為她的嫁妝,后來她被榨干沒了利用價值,拋棄的時候不念一絲舊情。

    而她那個時候還年輕,能應酬幫他拉客戶,如今她年老色衰,林雨涵也沒大出息,林辛言又嫁給了宗景灝,這林國安怕是要哄以前的女兒,而對林雨涵不利。

    所以,她為女兒想的退路。

    林辛言遽然攥緊雙手,想到沈秀情她也會心痛,畢竟那是她的媽媽。真心疼愛她,為她著想的媽媽。

    想到這里,她更加堅定留在宗景灝身邊的決心,她有今天,都是媽媽的成全,不能讓她失望。

    更不能失敗

    這時,她已經跟著關勁走到了審訊大樓,不是上次那個房間,這個是房間要大很多,中間隔著一層強度鋼化玻璃,將房間一分為二,里面是用來審訊用的,外面可以坐人。

    走到門口關勁推開門。

    林辛言并沒有立刻走進來,而是往里面打量了一眼,確定宗景灝在里面,才抬步走進去。

    蘇湛給她拉過椅子,表現的完全不知道她不是林辛言一樣,熱情又尊敬,目光上下打量著她,“林小姐”

    他從沈培川嘴里得知了,她是假的。

    當時他還震驚了一下,覺得現在的整容術是很先進了,但是要整的一模一樣,應該不太可能,這是這一看,真他媽的像。

    估計是全身整,起碼身材也是照著林辛言的整的,不然不會這么纖細,還有這臉,真找不到一絲破綻。

    “jbocha你在看什么”林辛言皺著眉,“是我臉上長了花”

    蘇湛放肆的笑,“嗯,比花還好看。”

    林辛言心里打鼓,怎么覺得他話里有話呢

    她往宗景灝身邊挪了挪,“你叫我來這里干什么這么陰森的地方。”

    不等宗景灝開口,蘇湛又一次開口,“叫你來看好戲啊。”

    說著他將椅子放在了她身邊,然后坐下。

    “什么好戲”林辛言扭頭看著他。

    蘇湛故弄玄虛,“等會你就知道了。”

    整個過程宗景灝都很沉默,一圈一圈的光圈從上方照下來,將他的表情籠罩,模糊猶如隱在了薄霧中。

    很快房間的門再次打開,沈培川走在前面,后面跟著兩個高大穿著黑色制服的男人,他們架著一個連路都走不了人,頭上套著黑色的罩子。

    林辛言盯著那個被架著進來的人,這身形,怎么和何瑞琳那么像

    她一陣緊張。

    很快她的想法應驗了,沈培川扯掉套在何瑞琳頭上的黑色面罩,露出她的臉。

    她換過了衣服,看不到傷那兒了,但是臉色卻是極難看。

    “認識她嗎”蘇湛靠過來。

    林辛言搖搖頭又點點頭,說,“認識,畢竟她綁架了我。”

    “你可能還不知道,我們家景灝最討厭什么。”

    “他討厭什么”不知覺中,林辛言的語氣里已經多了一絲顫抖。

    蘇湛笑的邪惡,“最討厭被人騙。”

    林辛言又是一抖,“是嗎”

    “是啊,你看看何瑞琳就知道了,上一次她騙景灝她出車禍孩子沒了,其實她根本沒懷孕,當時也就是何家出面求情,才保住了她的小命,這次,就算是天王老子下凡也救不了她。”

    林辛言一把抓住宗景灝的手臂,“景灝,我們走吧,我不想看,我害怕。”

    宗景灝漫不經心的皺著,又透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兇狠,“我記得你以前膽子不是那么小,怎么,你不想看到傷害你的人受到懲罰嗎”

    “我不想,畢竟我沒什么事情。”林辛言抓著他的手臂,平整的西裝,出現了褶皺。

    宗景灝的目光落在她抓住他手臂的手,睫毛低垂,帶著巨人之千里的冷調眼角有凌冽的寒光,那么鋒利,如匕首一般。

    似乎林辛言察覺到那股無名的陰冷,本能的縮回手,緊緊的攥著,好似只有這樣才能保護好自己。

    啊

    這時一聲凄厲的慘叫,響徹整個房間。

    林辛言扭頭便看見沈培川拔掉了一顆何瑞琳的指甲,十指連心的啊,可見那樣硬生生的拔下,會有多疼。

    何瑞琳被丟在地上,身體一下一下的抽搐,鮮紅的血順著她的指尖流淌到地面,曲折蜿蜒,說不出的妖治。

    她緩緩的抬頭,望著坐在她前方的林辛言

    林辛言立刻轉頭,不敢對上她滿是血絲的眼,心里卻惶惶不安,怕她會忍受不住這樣的酷刑而招供出她不是林辛言的事情。

    她不想看,可是偏偏沈培川不如她的意,把拔掉的指甲放到她的面前,“林小姐,你看看漂亮嗎”

    白色的鐵盤子里,就那么一枚指甲,上面還沾著血。

    惡心又滲人。

    “拿走。”林辛言縮著身子,害怕的不得了。

    “這么好看的東西,林小姐怎么這么怕”蘇湛附和道,還伸手扭過她的頭,讓她看盤子里的東西。

    “我不看,我不看。”太恐怖了,她要離開這里。

    明顯林辛言受到了刺激。

    蘇湛故意靠近她的耳畔,“這只是開胃小菜,好戲還在后yj010面,你要知道,做了壞事,總是要付出代價的,特別是那些不知道天高地后想要冒充別人的人,下場可是會比她慘上千倍萬倍的。”

    “就是,這個算什么我這雙手,能把整張人皮剝下來,不帶破洞的。”

    沈培川和蘇湛一唱一和,把林辛言嚇得汗流浹背,雙腿一只不停的顫,身體緊繃,喉嚨嘶啞,“你們,你們”

    簡直不是人。

    后面那句她沒說出來。

    蘇湛撇撇嘴,心想這就受不了了

    殺雞儆猴的戲碼,還沒正式上演呢。

    宗景灝的目的是要一箭雙雕,一是讓林辛言看看騙他的下場,二是,讓何瑞琳看清楚,她在忍受酷刑的時候,而林雨涵卻好端端的坐在這兒看她受罪。

    精神上的折磨,比肉體的更加能摧毀人的意志。

    當然,他的最終目的是從她們的嘴里得到林辛言的下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