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72章,氣血攻心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72章,氣血攻心

    “你得習慣。”蘇湛笑笑,對沈培川使眼色,“快點開始你的表演,讓林小姐開開眼界。”

    “要開眼界,不如林小姐跟我一塊進去,離得近,更能看得清楚,那樣才刺激。”

    “我不要。”林辛言揮舞著雙手,拒絕他們的觸碰。

    現在是她說不要就不要的嗎

    蘇湛和沈培川對視一眼,不顧她的反抗,將她從椅子上架了起來,不去拖著也得去。

    “你們知道我是誰嗎就敢這么對我”林辛言suxgbog用力的掙扎,“快點放開我。”

    “我們當然知道你是什么人,就是因為知道,所以才要鍛煉你的膽子,景灝身邊可不需要懦弱膽小的女人。”

    蘇湛一句話堵了林辛言所有的話。

    她被硬拖進審訊室,沈培川和蘇湛故意將她丟在何瑞琳跟前,鞋上沾了血,她想要撤回腳時,何瑞琳一把抓住她的腳踝,明明看著虛弱無比,可是此刻抓著她的力氣卻大的出奇。

    “放開我,放開我。”林辛言慌亂的雙腿亂踢。她太過緊張一腳不甚踢在了何瑞琳的頭上。

    何瑞琳眼前短暫的黑了兩秒。

    “你敢踢我”她齜著嘴,牙縫里還殘留著血絲,蒼白的臉,猙獰的猶如從地獄爬出的厲鬼。

    “我沒有,我沒有,我不是故意的,是你先抓我的。”林辛言害怕的無語倫次。

    此刻的何瑞琳簡直沒人樣。

    一旁,沈培川踹了她一腳,“林小姐踢你一下怎么了”

    “就是,也不看看她是誰,你當你是何家人我們就不敢動你嗎敢動林小姐,是活的不耐煩了”蘇湛拽的跟二五八萬似的模樣,“你以為何家能給你做靠山,我們不敢動你不是我說大話,何家敢來求一句情,我們把何家都給滅了信不信”

    說著他的眼神故意瞟向,林辛言,“林小姐你說是不是”

    林辛言根本不敢吭聲。

    這何瑞琳還有何家做靠山,還落到這個下場,那么沒有任何靠山的她被發現,不是真的林辛言,那么

    她不敢繼續往下想。

    被踹了一腳的何瑞琳趴在地上半天沒說出一句話來。

    她渾身都痛,剛剛沈培川這一腳差點要了她的命。

    她如此狼狽,被人如此羞辱,而她林雨涵,一個冒牌貨卻受到宗景灝身邊兩個最信任的朋友認可和尊敬。

    她好氣,她好惱,憑什么好處都給了她

    她不甘

    唔

    氣血攻心,何瑞琳吐了一口血,恰好噴在了林辛言腿上。

    溫熱的液體像是有溫度的手,撫摸她的肌膚,麻麻的,癢癢的,她嚇了一大跳,啊的一聲,驚叫。

    “去死,去死啊。”何瑞琳有心機的一腳一腳的往何瑞琳的頭上踢,試圖打死她。

    只有死人才能夠為她保守秘密。

    她不能讓何瑞琳活著。

    不能

    沈培川和蘇湛看著她連連朝何瑞琳頭上踢了好幾腳都沒制止,在何瑞琳快要昏過去的時候,他們才拉開林辛言

    “你們放開我,讓我打她,她害我,她得死,你們快點幫我弄死她,快點”

    何瑞琳在這里面的幾天受盡折磨,沒死也只剩下半條命,根本沒有還手之力,如果沈培川和蘇湛再晚幾分鐘拉開林雨涵,她可能就死了。

    這個女人想要殺她滅口

    或許是怨念心生,讓她的求生的意志格外的強烈,何瑞琳撐著最后一口氣,嘶吼道haoboce,“你根本不是林辛言”

    林辛言目光陡然一驚,而后是寒意,“都快死的人了,還敢胡言亂語,看我不打死你。”

    說著林辛言就往她身上撲,蘇湛扯住了她,“你急什么,嘴長她嘴上,你還不讓她說,更何況,我覺得挺有意思的,她說你不是林辛言。”蘇湛靠近她的臉,左看看右看看,上看看下看看,嘲弄道,“難不成這張臉是整容整出來的”

    林辛言渾身一抖,“你胡說八道什么。”

    “我開個玩笑而已,別當真。”蘇湛笑。

    何瑞琳緊緊的攥著手,生怕蘇湛相信了她的話,“她真不是林辛言”

    聲音戛然而止。

    她艱難的抬起頭,看著玻璃墻外的坐在椅子上靜靜看著屋里發生這一切的男人,好似這一切都在他掌控內。

    這一刻,她才知道,他的目的。

    她一被帶進來就被沈培川拔了指甲,痛疼讓她失去思考的能力,她怎么忘記了,宗景灝早就察覺出,這個林辛言根本不是林辛言。

    讓她來,不過是挑唆她們的關系。

    可是林雨涵想要她死的心,的確是明明白白的。

    她笑,笑的蒼涼,“我跟你那么久,我怎么忘了你的手段”

    她的眼淚順著眼角往下落,混在了血跡中,被濃稠的血融合。

    “我說,我說林辛言在什么地方,但是我有個條件。”

    這時宗景灝終于不再看戲,從椅子上站起來,他邁著腳步,看似不緊不慢,其實已經沒了章法。

    林辛言站在一旁早就傻眼,她,她,她說的話是什么意思

    蘇湛淡淡的撇了一眼她蒼白的臉色,冷哼了一聲。

    林辛言瑟瑟發抖,難道何瑞琳早就出賣了她

    不然宗景灝不可能知道她不是林辛言的事。

    畢竟這個這件事情只有她知道。

    她氣的雙手握成拳頭,忽然朝著地上的何瑞琳撲去,騎坐在她身上,雙手死死的掐著她的脖子,“賤人,去死,去死吧”

    沈培川一腳踹開林辛言,“活的不耐煩了”

    給站在墻角的兩個男人使眼色,“抓住她。”

    這個時候不能讓她搗亂,探聽出林辛言的下落重要。

    何瑞琳氣息游離,連咳嗽都只是身體微微的顫動,咳不聲音。

    宗景灝皺眉。

    沈培川蹲下來給她順背,“不會死。”

    雖然她被折磨的不輕,但是不會死,他有分寸。

    宗景灝松了一口氣,撬開了她的嘴,若是死了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說,林辛言在什么地方。”沈培川扶著她坐在地上。

    過了一會兒,她緩過來那股勁兒,才緩緩的抬起眼眸看著被人控制住的林辛言裂了裂沾著血漬而又干裂的唇,聲音微弱,“我可以說,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你說。”

    她的唇角扯出一抹嗜血的笑,“我要她死”

    “賤人,你才去死,你去死。”林辛言看向宗景灝,忙解釋道,“你別聽她胡說,我真的是林辛言,我真的是,你如果聽信她的話,那就是上了她的當,千萬別相信她的話啊”

    “堵上她的嘴”沈培川呵斥,怎么這么沒眼色呢

    兩個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拿什么堵

    身邊沒東西,最后一個男人嘆了一口氣,用自己的捂住林辛言還要說話的嘴。

    何瑞琳笑了笑,臉毫無美感,甚至恐怖,她望著林雨涵,“你看看你,除了有一張和林辛言一模一樣的臉,連利用的價值都沒有,啊灝會留著你嗎”

    林雨涵瞪大了眼睛,血絲凝聚,恨不得撲上來咬死她。

    何瑞琳毫不在意,話是對林雨涵說的,卻意有所指,“那天林辛言被我哥帶走后,你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吧我總有啊灝要的東西,你有什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