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73章,抓到花嬸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73章,抓到花嬸了

    林雨涵雙目圓睜,死死的瞪著何瑞琳,好似現在有一把刀,她就會沖上去捅死她。

    “放開她。”宗景灝不會因為何瑞琳的一句話,就相信了林雨涵不知道林辛言的下落。

    像她們這樣利益捆綁的合作,信任很薄弱,想要讓她們反目真的很簡單。

    想要從她們嘴里探知點事情也不難。

    “賤人,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林雨涵嘶吼著,若不是有人攔著她,她早就沖上去把何瑞琳撕吃了。

    就像宗景灝所想的那樣,她們會合作結為利益,各有各自想要得到的東西,如今反目,哪里還會為對方著想現在恐怕都想對方死吧

    “你哥把人帶走,我偷偷的跟蹤了他,是你傻,以為我不知道,你以為只有你一個人有后路嗎我也有”這個計劃沈秀情死了,她唯一的親人離開了她,如今她一個人獨活于世,怎么可能不多長個心眼,為自己留條后路。

    沈培川和蘇湛交換了一個眼神。

    這兩個女人都有自己的心思,宗景灝這招挑撥離間的計劃,實在是高明。

    宗景灝的手指慢慢收攏,卻沒握緊,而是說道,“你們誰告訴先說林辛言的下落,誰活。”

    “我。”

    “我說。”

    兩人幾乎是同時說出口,而又同時看著對方,巴不得對方死。

    “林辛言被何瑞澤帶到離b市不很遠的順邶村”

    淋雨涵的話幾乎是脫口而出,試圖搶在何瑞琳前面。

    在利益面前,她們的沒有任何信任,為利益而建起的關系,瞬間分崩離析。

    宗景灝還沒聽完林雨涵的話就已經走出去。

    蘇湛也快步跟上,沈培川看了一眼站在墻角的兩個男人,吩咐了一聲,“松開她吧。”

    “她們不會打起來嗎”很明顯,現在她們兩個是水火不相容的。

    沈培川勾了勾唇角,“誰要死,誰要活,看她們自己的造化,你們帶人跟我走。”

    兩個男人明白沈培川的意思,放開了對林雨涵控制,跟著沈培川離開審訊室,到門口時,將房門關死。

    在林雨涵得到自由的那一刻,瞬間就朝著何瑞琳撲了過去,“賤人,去死,去死,竟然敢出賣我”

    何瑞琳比她還生氣,面孔著了火,“傻子,宗景灝故意挑撥,你我咬緊嘴巴不說,或許還有一線生機,你以為你說了,還能活”

    林雨涵一愣,不過氣憤更多,她死死的掐住何瑞琳的脖子。“如果你不出賣我,我現在還能繼續呆在他身邊,都是你,不守信用先出爾反爾,還敢說我”

    人在極怒的情況下,潛力是無線的,就好比現在,明明何瑞琳身受重傷,看著喘氣都困難,可是此刻,卻力氣驚tianyig人,竟然把騎在她身上的林雨涵,用腰部往上拱的力量,將人翻下去,趁機騎坐在她身上,抓著她的頭發,怒吼,“我沒出賣你,他老早就知道了,你根本不是林辛言”

    林雨涵感覺頭皮都要被扯掉,痛的齜牙咧嘴,猙獰道,“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如果你不說,他怎么可能知道,難道他長了一雙火眼金睛的眼一下就能看穿”

    何瑞琳愣了一下,是啊,這張臉她都分辨不出來,宗景灝怎么就那么快就識破了呢

    他對林辛言到底是dnsah怎么樣的感情

    趁著她思緒飄忽的時間,林雨涵反被動為主動,再次占得上風,“就算之前你沒說,可是剛剛你的確出賣了我,我親耳聽到的還有假”

    林雨涵抓著她的頭發往地上撞,“讓你抓我頭發,讓你抓我頭發,我磕死你,賤人”

    何瑞琳被磕的頭發懵,疼痛都經麻木,腦漿似乎要流出來,她雙手用力的砸著地面想要引起人的注意,然后來救救她。

    可是,這里今天根本不會進來一個人,更不會有人來救她。

    她想要反抗,但是力氣不夠。

    “賤人,去死吧。”林雨涵似乎是打紅了眼,根本不會在乎她會不會死,只想報她出賣自己的仇。

    “林雨涵,我死了,你也別想活”

    “你不是要殺我嗎。不是要我的命嗎要死肯定是你先死”林雨涵笑的猙獰。

    何瑞琳頭昏欲裂,眼前的那個瘋狂的人影,越來越模糊,不知道要不要死了,僅剩的求生意志支撐,她忽然一把扯住林羽涵的頭發,使勁全身的力量往下扯,林雨涵痛的啊啊直叫,何瑞琳趁機扯住她的裙帶纏住她的脖子,用力勒住。

    這張和林辛言一模一樣的臉,也承載了她對林辛言的痛恨。

    她雙目充血,用力拉緊群帶。

    “啊唔”

    林雨涵兩眼泛白,舌頭往外伸,唔唔的出聲想要喊救命,但是只能發出唔唔的出聲音。

    “想讓我死,你還不夠格”

    何瑞琳瘋了似的,“去死吧,林辛言林雨涵你們通通都去死吧,你們這也斗不過我,哈哈”

    慢慢的,林雨涵不在掙扎。

    何瑞琳僅剩的力氣和意志都失去,突然倒下。

    另一邊宗景灝先前往順鄴村,后面是蘇湛和沈培川帶著人緊跟其后。

    到了地方,沈培川就讓人圍住了村子,順鄴村不大,前后只有兩排房子,而且位置偏僻,很多人離開村子到外面發展,村子里顯得有些冷清,一路下來也沒見幾個人。

    “挨家挨戶找,就這么幾家人,我就不信,何瑞澤還能藏進老鼠洞。”沈湛義憤填鷹,對何瑞琳和何瑞行兩個人的行為感到十分不齒。

    宗景灝并未理會,而是踩著坑洼不平的泥路,親自挨家挨戶的找,只希望,早點找到她,希望快點看見她。

    希望先找到他的是自己。

    希望她第一看見的是他。

    半個村子找下來,一無所獲,沒有發現她的身影和蹤跡。

    在他們又踏入一家磚瓦砌起來的宅院時,里面的主人似乎聽說了他們是來找人的,他們的動靜很大,來了很多人,沒到他們家的時候,就聽令居說有人來村子找人。

    村長就趕來了。

    “你們是找個女人嗎”說話的是個中年婦女,皮膚嘿呦,丈夫出門打工了,她留在村子里照顧老人和小孩,平日里就干干農活,農村人也不愛保養,看著就是村婦的樣子,“我在村頭的花嬸家的陽臺上見過,一個很漂亮的女人,但是沒看她出來過。”

    “在哪”宗景灝幾乎可以確定,這個婦人嘴里說的女人就是林辛言。

    “你帶我們過去,找到人,給你十萬塊。”蘇湛誘惑道。

    婦人吞了一口口水,瞧瞧這些人,西裝革履,開來的車子她只在電視里看到過,好像都很貴,城里的人都稱豪車,這一張嘴就是十萬。

    她心動不已。

    家里就丈夫一個人在外面賺錢,她在家干點農活,一家子的開銷就靠這點微薄的收入,在村子里也是墊底的家庭,就連村頭的花嬸一個寡婦,都比她家有錢。

    為了這十萬塊錢,婦人十分熱情,“你們跟我走吧,就在村頭,不遠。”

    沈培川讓帶來的人繼續守住,不準任何人出村子,然后跟著婦人去村頭。

    白色的兩層小樓很快映入眼簾,宗景灝眺望著婦人所說的二樓陽臺,輕風吹拂,窗簾搖曳飄搖,卻未探索到他渴望的那抹身影。

    離得越近,他越是不安。

    咚咚

    “花嬸。”婦人拍著鐵門,“花嬸,你在家嗎,在家的話開開門”

    婦人的話還沒說完,蘇湛和沈培川一左一右,一人一腳,就把門給踹開了。

    婦人一愣,心里想這些不是會什么黑shehui吧

    這么暴力

    “你那么敲,那么喊,有人也給你嚇跑了。”蘇湛瞅了一眼婦人,似乎是不滿她的敲門。

    “跑不了,跑不了,這院子的窗戶都按了特別牢固的防盜窗,人在屋里的話,不會跑掉的。”婦人連忙解釋,她可不想得罪人。

    而且看起來很不好惹的人。

    宗景灝先邁進的院子,院子不大,打理的不錯,如婦人所說,這里的封閉性很好,除了二樓的陽臺,和一樓的窗子,沒有地方可以出去人,同樣也進不來,必須從門出入。

    他的手指微顫,林辛言就是被囚在這里嗎

    進入客廳,客廳不大擺設簡單,卻打掃的很干凈,整棟房子很安靜,要么沒人,要么藏在某處,連呼吸都讓人察覺不到。

    沈培川在沙發上發現血跡,眉頭緊蹙起來,但是并未出聲,還試圖擋住宗景灝的視線。

    蘇湛推了一下他,“你擋什么呢,偷偷摸摸的”

    沈培川瞪了他一眼,“誰擋了。”

    在心里卻在咒罵,這死小子,怎么就那么沒眼色,不去找人盯著他干什么

    他們兩個的動靜,成功的引起了宗景灝的注意,他的目光輕輕一撇,便看到了沙發上已經干枯的血跡,眸光越來越深,像是無底洞。

    沈9f培川怕他多想,“這可能是何瑞澤的,或者那個花嬸的,應該不會是林小姐的”

    宗景灝沒耐心聽他說那些廢話,直徑上了二樓,他在樓梯上發現血跡,小小的一點,但是卻牽動人心,他的腳步更加快了,二樓只有兩個房間,一個門關著,一個大敞著,一眼就可以望進里面的一切。

    何瑞澤走的時候很慌,門沒關,里面沒收拾過,還是他抱著林辛言離開時候的樣子。

    床單被扯掉,床上亂七八糟,陳設簡單,他卻敏銳的發現墻上淺淡的血跡,和搭在椅子上的禮服,是她那天失蹤時穿的。

    她在這里生活過。

    這些血跡是誰的

    這里發生過什么

    他不敢繼續往下想

    咚咚

    蘇湛跑上來,“抓到那個花嬸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