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75章,一線生機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75章,一線生機

    “你是誰”何瑞澤明顯沒有要去開門的意思,因為他不確定敲門的人是誰。

    林辛言盯著門,一顆心,噗通噗通的直跳,會不會是宗景灝找到了這里。

    她充滿期待。

    對方很態度強硬,又用力的拍了兩下門,咣咣的響,“立刻開門,否則我們破門而入了”

    何瑞澤似乎知道了門外是什么人,低聲咒罵了一聲,“怎么還有查房的”

    他轉身給林辛言蓋上被子,交代道,“等會兒,不管是什么人,你都不要出聲。”

    林辛言剛剛聽到了何瑞澤那聲低咒,大概也知道門外的根本不是宗景灝。

    其實她不知道宗景灝會不會來找她。

    她對他,有太多的不確定。

    畢竟兩人之間隔了那么多。

    只是抱著希望,抱著對他的憧憬和期待。

    她沒有把握逃走的情況下,不會輕易把自己想要逃走的念頭暴露在何瑞澤面前,她乖巧的點了點頭,“我會的。”

    “乖。”何瑞澤揉了揉她的頭發,然后轉身去開門,房門打開的那一瞬間,門外的人強勢闖入,而后是一個穿著便衣的男人走進來,神色嚴肅,“你們兩個”

    “警官,你千萬不要誤會,我們不是不正當關系,我是b市人,床上那位是我女朋友,她身體不舒服,還是個啞巴。”說著何瑞澤掏出自己的身份證,下面疊了一疊錢,大概有兩千多,他遞到那位警官手里,“您看。”

    那位警在手里握住何瑞澤遞過來的身份證,在手里搓了搓大概知道有多少,他不動聲色的裝進口袋里,然后敷衍的看了看身份證,對另外人說道,“好了,他們不是。”

    幾個人魚貫而行,退出狹小的房間,領隊的那個退出房間前還好心的提醒道,“最好不要住這樣的旅館,不安全,很容易被誤會。”

    何瑞澤送他出去,連連點頭,“是,是。”

    那人伸頭壓低語氣和何瑞澤說,“我知道你們不是嫖客和雞的關系,因為這一片的雞我都認識。”

    何瑞澤內心很不滿他將這話說的這么露骨,可是面上還得賠著笑臉,畢竟這不是他的地盤,所謂強龍壓不過地頭蛇,他不想惹事情,“我知道了。”

    何瑞澤將人送走,回屋關上門,“這地方的掃黃”

    他的話還沒說完,發現床上的人不見了,挨著床頭的窗戶開著,他臉色一變,快步的走過來,伸頭往下看,窗子下面有個小屋檐,不是原有的,像是另加的。

    就如哪位警官所說,這樣的旅館住進來的基本都是買賣關系,那些掃黃辦的也經常突擊檢查,為了方便逃走,所以窗戶下設計了這種小屋檐。

    饒是有屋檐能夠供她下來,但是也有些高度,林辛言跳下來的時候崴了腳,所以跑的慢。

    何瑞澤看到了她的身影,怒吼道,“林辛言”

    他的喊聲猶如催命符,林辛言跑的更加快了,她不顧腳上的痛,只想跑快點,不讓何瑞澤抓到。

    畢竟她逃了,何瑞澤肯定就知道她根本沒忘記。

    本來就不信任她,可想而知,被他抓回去會怎么樣對待她。

    何瑞澤沖下樓,腳步飛快地追出去。

    他絕不能讓林辛言逃走

    這地方小,就連路燈都沒有普及,光線昏暗,而且都是小的巷子,偶爾會有燒烤攤,彌漫著孜然和烤肉的氣味。

    林辛言鉆進小巷子,巷子里沒有燈黑黢黢的看不到任何東西,她不敢停,兩只手不停的在前面揮舞開路,腳步越來越快。

    “林辛言你是跑不掉的。”有燈光閃過,是何瑞澤的聲音。

    他就在附近。

    林辛言壓下恐懼與慌亂,繼續走,不知道腳下踩到了什么,扎到了腳,因為她一直被何瑞澤綁著,并沒有鞋,她是光著腳的,光著腳也有好處跑起來不會有聲音,壞處就是可能會被地上的不明物扎到腳。

    她不知道腳下扎了什么,總之很痛。

    她撐著巷子旁邊的墻,絲毫不敢怠慢。

    巷子盡頭她看到了亮光,她快速的跑過去,想要攔住,可是那道光很快就劃過。

    希望破滅,而且何瑞澤的腳步越來越近,她緊張的東瞅西望,想要找個可以藏身的地方。

    “言言。”聲音更加的近了,她甚至看到了何瑞澤晃動手里的燈光。

    此時此刻,她多么希望能有個人來救救她。

    可是她心里清楚,現在想要脫離何瑞澤的控制,只能靠自己。

    她打起精神,不顧疼痛,繼續往前跑。

    出了巷子是一條水泥路,隔著不遠處有一盞路燈,那一片很亮。

    “林辛言,你騙我”不知道什么時候何瑞澤追了上來。

    林辛言猛地回頭,發現何瑞澤站在巷子出口處,手里拿著手機的手電筒,照著她,模樣陰森,“你以為你跑的了嗎”

    林辛言站在馬路對面,對著他低吼,“不要逼我恨你”

    “你難道現在不恨我嗎你已經恨上了我,我也已經沒有退路。是你乖乖走過來,還是我把你抓過來”

    林辛言咧著干澀的唇瓣,蒼涼的笑,“我死也不會走過去”

    說完她就朝著那抹燈光跑過去,因為她剛剛發現那里有水光,判定那里有水。

    跑到近處她看清楚了,果然,是一條河。

    “林辛言你瘋了,你不會水”何瑞澤發現了她的意圖。

    林辛言回頭看他一眼,勾起唇角,“我記得你也不會水。”

    說完她毫不猶豫的跳下去,噗通一聲,水花四濺。

    與其被何瑞澤抓住她寧愿死

    何瑞澤也不會游泳,運氣好,或許她還有機會逃走。

    “瘋子”何瑞澤跑到河邊,河流很急,看起來很深,河道沒有修整過,長滿雜草,想要跳下去,可是小時候被淹過,心里有陰影,根本不敢輕易的跳。

    何瑞澤攥緊雙手,“你要找死,誰也攔不住你”

    水很深,而且河流踹急,林辛言不會水,喝了很多水,她從電視上看過,如果不會水的情況下,落水了,千萬不能在水里呼吸,會嗆到,如果肺里進了水她必死無疑。

    可是如果是喝進肚子里,還有一線生機,即使希望渺茫,她也不可iyit以放棄。

    她的孩子需要她,她不能放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