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76章,緣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76章,緣分

    “第一次”

    充滿男性荷爾蒙的氣息縈繞在耳旁,明明是詢問,但是又顯得那么迫切。

    男人似乎頓了一下,貼在她后背結實的胸膛滾燙熱烈的要沖出皮肉,他的唇冰涼緊緊地貼著她的肌膚,曖昧而急迫,分明是很想立刻要了這個女人,可是還在克制,“你現在后悔還來得及。”

    “我不后悔。”

    她的話音剛落,身后的男人攬住她的腰,順勢將他壓倒在床上,黑暗中她看不見他的臉,只知道他很急切,渾身滾燙,他的手像是有魔力,撫過她的每一寸肌膚,都像著了火。

    她緊張害怕,想要推開他,可是想到躺在醫院的里的媽媽和弟弟,她收回了手,用力的抓著身下的床單。

    男人力氣很大,她幾次都承受不住,想要推開他。

    “不要”

    倏地,林辛言從夢中驚醒,她睜大了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珠子轉了轉,最后定格在上方那雙桃花眼上。

    她一驚。

    鯉魚打挺似的坐起來,說話都語無倫次了,“你,你,你是誰”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吧”男人嗓音低沉,一頭利落的短發,一雙褐色的眸子,宛若繁華薄澈的午夜星空般優雅,勾著唇笑的時候尤其好看,他瞧著林辛言臉上未干的眼淚,“剛剛做噩夢了”

    林辛言抓緊被子,那對她來說不止是噩夢。

    這么多年,她從未夢到那晚的事情,夢里那么真實,封存在心底最不愿意觸及的事情,忽然這么真實的在腦海里呈現,就像是是往日的傷疤,被撕掉了結痂,鮮血淋漓。

    “你救了我”她記得她在水里喘不過來氣,失去了意識,后來發生了什么,她完全不知道了。

    “嗯,確切的說,是我讓人救了你。”男人臉上始終都帶著淺淺的笑。

    但是那抹笑又似乎不達眼底。

    這時,林辛言才發現這個男人竟然坐著輪椅,身著休閑衣,腿上蓋著薄毯子。

    男人看著林辛言的眼眸深了深,他在林辛言眼里沒看到鄙夷,只有驚訝,這讓他眉眼舒展不少。

    “我昨晚從外面回來,看到有人跳河,便讓人救了你。”男人溫聲,“是有人要害你嗎”

    他看到她跳河,自然也看到有人追她。

    林辛言并未回答,而是往床頭縮了縮,這一動發現腳很痛,她皺著眉。

    男人看得出來林辛言在防備他,畢竟是陌生人心生提防他也理解,便沒再繼續這個話題,“你放心,這里不會被找到,你腳上的傷,我已經讓人給你看過了,沒有十天半個月,你恐怕下不了床。”

    林辛言知道自己腳受傷,他竟然讓人給她看過了,這個她挺意外的,“謝謝。”

    “不用謝,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相信就算不是我別人看到也不會袖手旁觀況且還是個美人。”

    男人故意頓了一下,然后逗弄道。

    林辛言自然聽得出來他的逗弄,但是他救了自己,即便心里不爽他這句話,也沒表現在臉上。

    “這里是什么地方,我可以借你的電話用一下嗎”現在她逃出了何瑞澤的控制,想要迫切的給林曦晨打個電話,報個平安,她不在的這幾天不知道他和林蕊曦怎么樣了。

    男人的目光落在林辛言手腕,纖細的手腕帶著一枚翠綠成色上等的玉鐲,這玉鐲他的眸光微閃,拒絕道,“不能,以后她負責照顧你,有什么需要你可以和她說。”

    說完便轉動輪椅離開房間,到門口的時候他停了下來,轉頭看著她,“你叫什么”

    林辛言睜著大大的眼睛,并未誠實回答,“林言。”

    她總覺得眼前這個男人,深不可測。

    男人笑了,“林言言言好聽,我叫白胤寧。”

    輪椅滾在地板上,發出輕微的聲響,漸漸的這種聲音消失在房間,一直站在門口的女孩走進來,朝林辛言打招呼,“你好,你叫我小柳就行,有什么需要你就和我說。”

    林辛言搖搖頭,她現在沒什么需要,她并不信任這個男人,總有種出了狼窩又掉進虎口的感慨。

    “這里是什么地方剛剛那位是”

    “白城,剛剛那位是我們家少爺。”小柳回答道。

    林辛言皺了皺眉,這回答對她一點用處都沒有,只是白城

    這是什么地方,怎么都沒聽說過

    “你放心,我家少爺是好人。”小柳似乎看出林辛言的疑惑,解釋道,“他只是腿不好,人不壞。”

    女孩年紀不大,說到她口中的少爺時,臉上全是崇拜之意,還摻雜著小女兒的嬌羞。

    林辛言大概知道她愛慕那位白少爺。

    “我想睡會兒。”被何瑞澤抓走這幾天,她沒睡過一天好覺,身體疲憊極了,至少暫時那個男人不會對她怎么樣。

    她太過警惕,反而讓人知道她的心思,不如先安靜下來kdd56,然后再想辦法與外界聯系。

    “好,有事你可以叫我。”小柳退出房間,關上房門。

    林辛言躺下來,外面有鳥叫聲,嘰嘰喳喳的,卻擋不住她的困意。

    她躺下,睫毛微微顫動幾下,便沒了動靜,過了一會兒發出均勻的呼吸聲。

    小柳關上門并沒有第一時間離開,而是站在門口,聽里面的動靜,確定林辛言真的是睡覺了,她才轉身,客廳里白胤寧靠著窗戶而坐,他雙目合攏。

    聽到腳步聲,問道,“她在干什么”

    “睡覺了。”小柳站在他身后的不遠處的地方。

    偷偷的看著那抹即使坐在輪椅上,依舊身姿直挺的男人,她覺得老天爺對他太不公平,他那么善良,老天爺為什么要奪去他行走的能力。

    “她有什么要求,都滿足她。”白胤寧溫和道。

    小柳心里不解,嘴里問了出來,“少爺,您認識她嗎為什么救了她還對她那么好”

    白胤寧望著窗外,枝叉的樹丫上落著一只山雀,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偶爾有樹葉時而旋轉,時而飄蕩,但最終它都要落到地上。

    就像命運。

    “緣分。”他淡淡的吐出兩個字。

    緣分小柳覺得這個解釋并不合理,照這么解釋,那她不是和少爺也很有緣分

    她小jiao時候就被賣到白家,懂事以后就一直負責照顧他,這是不是就是他嘴里的緣分

    “那我和您是緣分嗎”小柳充滿期待的問。

    白胤寧轉動輪椅,轉身看著站在光暈里的女孩,淺淡一笑,“什么是緣分”

    小柳搖cenkee了搖頭。

    白胤寧揮了揮手,“去做事吧。”

    小柳想要問個究竟,到底他口中的緣分是什么,但是又不敢忤逆他,只能乖乖的去干活。

    白胤寧的目光往林辛言睡覺的那個房間看了一眼,眸光深邃,想到她手腕上的那枚玉鐲,手驀然收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