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77章,我想她了怎么辦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77章,我想她了怎么辦

    花嬸從醫院回來便被沈培川人抓住,并且帶到那棟小樓。

    “這是你家”這話是蘇湛問的,而且是明知故問,目的就是想看看她誠不誠實。

    花嬸打量著屋里的人,誠實的道,“是。”

    花嬸是個明白人,之前住里的何瑞澤看著也不像普通人,這群人更加的不像是普通人了。

    “這里之前住過什么人”蘇湛又問。

    “我不認識,他給了我一筆錢,暫住在xuejia999這里,還有一個女人。”花嬸一句謊話也不敢說。

    坐在沙發上的宗景灝聽到花嬸的話,眼眸閉攏,眉宇間是散不去烏云。

    蘇湛看了一眼宗景灝,又問,“現在人呢”

    “走了,那位小姐受傷了,去醫院檢查過后,沒有事,便被帶走了。”

    蘇湛的眼皮一跳。

    還真是林辛言受傷了

    他小心翼翼的將目光再次瞥向宗景灝,站在一旁的沈培川也不敢出聲。

    大氣壓越來越低,莫名的冷氣,讓人噤若寒蟬。

    宗景灝站起來,走到花嬸跟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她怎么受傷的”

    花嬸明顯感覺到眼前這個男人的怒氣,她不敢說,低著頭,渾身顫抖。

    “說”

    憤怒壓抑的暴戾,忽然爆發,屋里的人都是一震,花嬸直接嚇的跪了下去,嘭的一聲,疼的齜牙咧嘴,結結巴巴的道,“我,我不知道,當時我在樓下,何先生一般不讓我上樓。”

    她好像明白了宗景灝是來找那個女人的,“你們是來找林小姐的吧,她一只被關在這里的二樓,受傷那天,好像是何先生要,要”

    “要什么”蘇沈都快急死了,說個話都磨磨唧唧的。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當時林小姐衣衫不整,一頭的血,何先生赤裸身體,我聽見她們在樓上爭吵,應該是林小姐不愿意,才,才想不開。”

    她的話說的含蓄,可是卻又那么簡單明了,讓人一聽就知道發生了什么。

    屋子里的人大氣都不敢喘,偷偷的看著宗景灝。

    他的臉色鐵青,臉上的肌肉一顫一顫地抖,看起來恐怖極了。

    他的聲音又低又沉,眼里閃爍著不可以遏止的怒火,好似只要花嬸敢說一句假話,他就立刻弄死她,“說,她現在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當時他從醫院就直接把人帶走了,不過我好像看見他在手機上查路線,目的是好像是川省,真的我說的都是實話,一句假話也不敢說,我看的出來,何先生在騙我,她說林小姐是他女朋友,可是發現林小姐根本不愛他,為了反抗他不惜自傷,真的,我就知道這些。”

    花嬸連連求饒,“我只是收錢租了房子出去,我什么都沒做,知道的也都說了,求求你們高抬貴手,放過我吧。”

    “如果真是像她說的,他們去川省了,我們在關口排查的人員一定會發現,那么何瑞澤不想被發現,他們肯定不敢走高速,更不敢坐飛機,現在就連火車也是實名制,唯一的解釋他們走的是小路。”沈培川分析道。

    “我覺得寒川說的對,我們現在追上或許還來得及。”蘇湛附和道。

    宗景灝雙手攥拳,手背青筋暴起,不是殘留的機智告訴他這個時候不能亂,他恐怕早已經失去了冷靜,更無法準確的安排接下來的事情。

    “蘇湛你和關勁留下來,沈寒川跟我去。”

    蘇湛知道他的用意,何瑞琳和那個假林辛言要處理,但是找林辛言的事情更不能耽擱,這樣兵分兩路效率高。

    而且沈涵川比蘇湛安靜,這個時候宗景灝不想聽到太多的聲音。

    他們離開小樓的時候,那個帶路的婦人跟了上來,幾次欲言又止。

    蘇湛看了她一眼,簽了一張支票遞給她,雖然人沒找到人,但是這個婦人還算熱心,而且他看得出來她家的條件不好。

    婦人沒出過門,見識少,猶豫了一下問道“這個就是錢”

    分明是紙嘛,這是看她沒文化,故意誆騙她呢

    “你到銀行可以換成錢,十萬。”

    十萬。

    婦人又一次吞了一口口水,他們家的積蓄加起來也就萬八千,十萬,對她來說真的是很大一筆錢,她有些不敢相信,這錢來的這么容易。

    “不要”蘇湛皺眉,第一次做好人,做的讓人家懷疑他的真誠。

    “要。”婦人連忙接過來,小心翼翼的拿在手里,生怕弄破了,到銀行沒用了。

    蘇湛上車離開,并未和宗景灝一路,他去了看守所,去處理何瑞琳和林雨涵的事情。

    沈寒川去安排出門要用的車和需要帶的人,而宗景灝回了別墅。

    車子停在別墅門前,他卻沒有立刻下車而是坐在車里看著別墅里亮著的燈,偶爾會有林蕊曦的聲音,軟軟糯糯的,稚嫩又清脆,好聽極了。

    巨大的恐懼就像無形的大網,正一點點的收攏,勒的他喘不過氣。

    他恐懼他的不察覺,他的粗心大意,他的失誤,讓林辛言陷入困境。

    讓她受傷,讓她

    他不知道怎么樣去面對兩個孩子。

    他把林辛言失蹤的過錯都怪到自己身上。

    別墅內,寬大的客廳內,說話似乎都有回聲,林蕊曦特別不老實,踩著椅子要往鋼琴上爬,她的腿碰到一枚按鍵,當的一聲脆響,林曦晨擰著眉,走過來,“小蕊,你怎么這么調皮”

    一個女孩子爬高上低的沒氣質。

    林蕊曦撅著小嘴,指著窗子外,“站這上面能看到外面,我看看爸爸回來了沒有。”

    林曦晨的小臉緊繃,爸爸去找媽咪了,也不知道怎么樣了,找沒找到

    他好擔心。

    擔心媽咪有事情。

    “哇,哥哥,那個是不是爸爸的車”林蕊曦驚呼。

    林曦晨順著妹妹的目光看過去,就看到qtaobao了停到院子內的車,她扶著妹妹,“快點下來。”

    林蕊曦眨了眨眼睛,“為什么”

    “不為什么,你不下來我走了,等下你會摔跤的。”林曦晨的聲音有些急促。

    莊子衿走過來,“小曦,你這么著急干什么”

    “沒什么,我就是怕她摔跤,你來了,那你看著她。”說完,林曦晨邁著小短腿,飛快的沖出門,朝著宗景灝的車子跑去,他站在車窗前,第一句話就是問,“找到我媽咪了嗎”

    空氣靜止。

    壓抑的氣氛慢慢在兩人之間彌漫開來。

    “是我太著急了,如果找到她了,她一定會跟你一起回來的。”林曦晨極力忍耐著,可是畢竟還是個孩子,身體顫抖的語不成調,“我想她了怎么辦”

    宗景灝下來抱住他,緊緊的,他的聲音沙啞,“對不起,是我沒保護好她我也想她。”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