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79章,送佛送到西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79章,送佛送到西

    “林小姐林小姐”

    迷迷糊糊中林辛言聽到有人叫自己,她緩緩的睜開眼睛,看見小柳伸著頭站在床邊,看到她睜開眼睛,笑著,“你醒了”

    林辛言動了動身子,從床上坐起來,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困意散去問道,“現在幾點了”

    “中午12點,你睡了一個上午,起來吃點東西吧。”小柳恭恭敬敬的,少爺吩咐要照顧好的人,她自然不敢怠慢。

    “能幫我倒杯水嗎”她現在一點都不餓,只是剛睡醒,喉嚨有些干。

    “好。”小柳轉身出去倒水。

    林辛言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門口,掀開被子下床,那只受傷的腳裹著紗布,腳踝依舊紅腫,她伸手輕輕的按了一下,生疼,她蹙著眉心,心想這沒幾天還真好不了。

    她用那只沒受傷的腳使力,試著站起來。

    “你想成為瘸子嗎”低沉的男音在門口響起。

    林辛言抬頭便看見那位坐在輪椅上的男人。

    他滑動輪椅進入屋內,“你的腳踝傷到了骨膜,如果繼續用力,可不是十天半個月就能好的了,若是嚴重了就和我一樣了。”

    最后一句他故意提高了聲音,自我調侃道,“做輪椅可不是一件開心的事情。”

    林辛言坐回床上,“我只是試試。”

    “林小姐你的水。”這時小柳端著水進來。

    90base林辛言接過來,說道,“謝謝。”

    “你是少爺的客人,我自然要招待好的。”小柳笑著,說話時還看了一眼白胤寧。

    有人在,她也不敢太過放肆,看了一眼就收回。

    林辛言看見也裝沒看見,端著的水杯喝了幾口水,緩解了口干舌燥。

    “林小姐你該餓了吧”小柳將一張床上餐桌放到被子上,“你的腳受傷了不能走,少爺讓我把飯菜都端屋里。”

    林辛言看向白胤寧,說道,“謝謝。”

    白胤寧眉梢輕揚,“不用謝,茫茫人海,我們能遇見也算是緣分,你安心在這里養傷,好了之后,我送你回去,對了,林小姐哪里人”

    “b市。”林先言如實的回答。

    心里卻有些詫異,她要打電話他不讓,現在又說要送她

    他的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b市”白胤寧在嘴里嚼著這兩個字,他的目光再次落在林辛言手腕上的玉鐲,像是在想什么,想的出了神。

    “白先生,怎么了嗎”

    思緒回籠的白胤寧搖頭,輕笑,“沒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他的目光定格在林辛言的臉上,“我老嗎”

    林辛言,“”

    她被問懵了。

    這是什么意思啊

    “我才26,你叫我先生,我還以為我三十多了。”不等林辛言回答,他再次開口,“你就叫我胤寧。”

    林辛言,“”

    叫名字好像不大合適,只有很親切的人才這么叫吧

    “怎么,我救了你一命,現在連個名字都不愿意稱呼我,非得把我叫老了你才高興”他音色嚴肅,眼里卻沒有絲毫的責備之意。

    林辛言低垂著眼眸,“我只是覺得叫名字太過親密了。”

    “哪里就親密了總之我肯定是不允許你叫我白先生的,難不成你打算用喂誒那誰來稱呼我”

    林辛言被他給逗笑了。

    “那你叫一聲,我聽聽。”白胤寧笑著。

    眼角眉梢都帶著神采,似乎還有些期待。

    林辛言抿了抿唇,心里想著,他救了自己,就叫一下名字,就當是回報,滿足他的要求,試著叫了一聲,“白胤寧”

    “白去掉。”

    林辛言忍不住在心里吐糟,要求還很多。

    咬了咬牙,“胤寧。”

    “好聽。”

    他笑的燦爛。

    林辛言真想吐糟他,哪里就好聽了

    看在他是她的救命恩人便沒懟他。

    小柳端著飯菜進來,就聽見白胤寧的笑聲,不由的看了看林辛言,少爺對她特殊對待也就算了,現在竟人還會因為這個女人笑的那么開心,這個女人hnfptq到底是誰

    和她家少爺又是什么關系

    她帶著疑問將飯菜放到桌子上。

    “我不知道你的口味,喜歡什么和我說,我讓人給你做。”白胤寧道。

    林辛言卻不想太過打擾他,人情是要還的,她不想欠他太多,況且她也不挑食,沒有特別討厭的。

    “我不挑食的,什么都可以。”林辛言笑笑。

    很明顯是在和他保持著距離,白胤寧并未生氣,而是說道,“好,要是有什么需要經管和我說。”

    “好。”

    吃過飯,林辛言無聊的躺在床上,她望著窗外,心里想著怎么才能聯系林曦晨呢

    這個白胤寧,為什么不借給她電話

    他有什么目的

    “這間屋。”門外響起小柳的聲音。緊接著她走進來,身后跟著兩個工人,手里抬著魚缸。

    小柳招呼工人放在床前,“就放這里。”

    安裝好,工人走了以后,林辛言才開腔問,“這是干什么”

    “少爺說你不能下床,在房間里呆著肯定很無聊,便尋了這幾條稀罕的玩意兒給你打發時間。”小柳站在床邊,有些羨慕的道,“少爺對你真好。”

    她沒見過白胤寧對誰那么好過,而且還是個女人。

    林辛言看著水里的魚兒,一共三條,顏色亮麗,長相奇特,她在海洋館都沒見過,真真的稀罕品種,看著也價值不菲。

    她并未感到開心,所謂無功不受祿,他這么用心,反倒讓她不自在。

    “林小姐你不開心嘛”小柳不見林辛言臉上有喜色,甚至不曾笑一下,所以問道。

    “沒有。”林辛言勉強的扯出一抹笑。

    “林小姐,你和我家少爺以前認識”小柳問出心中疑惑。

    她在白家的時間不短,從未聽說過她,更沒見過她,如果只是一面之緣就對她那么好,好像不太符合常理吧

    林辛言搖搖頭,“為什么這么問。”

    “我就是覺得少爺對你很好,如果不認識你,為什么救了你之后,還要對你好”

    這個林辛言也迷惑。

    她伸手擺弄魚尾,魚兒滋溜一下游走。

    林辛言心里對白胤寧也好奇,但是面上卻一點也不曾表現出來,淡淡的語氣,“你不是說你家少爺是好人嗎他只是送佛送到西”

    小柳還是覺得并不只是因為少爺人好,應該還有別的原因。

    “不然,那你說,是因為什么”林辛言緩緩的抬起眼眸。

    小柳語塞。

    “算了。”沒得到答案小柳心里不是很痛快,轉身出去。

    林辛言抽了一張紙擦了擦手上的水,掀開被子下床,扶著床邊的桌子,用那只沒受傷的腳一點一點往門口移。

    這里地方很大,她住的是一樓,想來白胤寧腿腳不好,也不會住樓上,小柳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偌大的客廳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影。

    林辛言在沙發旁的角桌上看見座機。

    她兩眼放光,這是她聯系外界的機會,她左右探查,確定沒有人之后,扶著墻,朝著座機挪去。

    她順利的到客廳,單手撐著沙發然后伸手去拿座機。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