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80章,小沒良心的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80章,小沒良心的

    “困。”林蕊曦的小手緊緊的抓著宗景灝的衣領不松,想睡又因為地方陌生而睡不著。

    小身子在他的懷里蹭啊蹭。

    宗景灝將女兒往懷里攏了攏,寬厚的大掌撫著女兒的脊背,極有耐心的哄著,“乖,爸爸抱著你睡。”

    林蕊曦將小臉埋在他的胸口,爸爸的懷抱好溫暖,隔著衣服她也能感覺到爸爸結實的體魄,滾燙的溫度,“爸爸你還會拋棄我們和媽咪嗎我不想和你分開,我想和你還有哥哥媽咪生活在一起,像別的小朋友家一樣,家里有爸爸媽媽,爺爺奶奶”

    小女孩越說聲音越小,最后幾乎聽不見。

    宗景灝低下頭,小女孩把臉都藏在了他的懷里,露出的眼角隱隱有水光。

    “我看到別的小朋友被爸爸抱著,被推著蕩秋千,我都好羨慕”

    從小,她的世界里就只有媽咪,哥哥,外婆,并沒有爸爸這個角色。

    遇到宗景灝以后,她很黏他,其實是怕他再次不要她了。

    她又將成為一個沒有爸爸的孩子了。

    宗景灝撤了撤身子,將她的小臉捧在指間,不知道是不是悶的,還是因為這些年的委屈,她的眼圈通紅,長長的睫毛上掛著眼淚珠子,他附身吻去女兒眼上yihen的淚珠,聲音低啞,“不會,以后都不會離開你。”

    他的唇溫熱而柔軟,小女孩本能的閉上眼睛,爸爸的氣息那么近,他抱著自己,親吻自己,好幸福。

    她很好滿足,只是這樣一個吻,就已經融化了她的心。

    可是她不知道,她的話,也讓這個男人無法平靜。

    那個時候林辛言懷孕,他知道,是他,推開了她,錯過了那么多年。

    如今,這份情,怎么補上

    “小子,你怎么不到后面去。”房車很寬敞,駕駛位后面放著沙發,沈培川半躺在研究路線,林曦晨坐在他旁邊,趴在窗口,一直望著窗外,聽到沈培川的話,他連頭也沒回,“不困,不想去。”

    妹妹一直粘著宗景灝,他不想看,看著心里不舒服。

    如果宗景灝真的愛他們,當初為什么會拋棄媽咪呢

    現在表現的那么后悔,是什么意思

    “沈叔叔,他是個什么樣的人啊”林曦晨對宗景灝很矛盾,想要靠近他,但是又對以前他拋棄林辛言的事情放不下。

    沈培川被問的一愣,他坐起來,“你說誰”

    林曦晨指了指后面,沈培川會意,明白了他指的是誰,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將他攬到懷里,“小子,那是你爸爸,你用他稱呼”

    “我為什么要叫一個拋棄我的人是爸爸”林曦晨仰了仰頭,小模樣傲嬌的不得了,其實心里是羨慕林蕊曦,可以那么輕松的叫出爸爸兩個字。

    可是他卻難以啟齒。

    介懷他曾經的拋棄,他不止拋棄了他們,更是拋棄了他的媽咪,他不會輕易的原諒的。

    即使現在他表現的還不錯。

    沈培川瞅著小家伙,看的出來他對宗景灝有心結。

    伸手用力的揉了一下他的頭發,“你爸當時肯定不知道你媽咪懷孕了,依照他的性格,即使他不喜歡,就算是負責,也不會離婚。”

    林曦晨的關注點不是在宗景灝會負責,而是在他不喜歡上,難道以前他娶媽咪的時候,就不喜歡媽咪

    如果不喜歡,為什么還要和她結婚呢

    難道腦子進水了

    “那不是他耽擱了我媽咪嗎”林曦晨皺著眉道。

    如果不是他,那媽咪不就可以找個喜歡她的了

    沈培川刮他的小鼻子,“小子,想什么呢大人的事兒,你少操心,小心老的快。”

    林曦晨撇了撇嘴,“叔叔,要老也是你先老。”他掰著手指頭,“再過二十年,你就步入老年了,到時候我正年輕。”

    林曦晨說完拔腿就跑。

    “嘿,你這小子。”沈培川無奈,“你慢點,我不抓你,你爸那么護犢子。”

    到現在沈培川還沒釋懷宗景灝不讓他碰林蕊曦。

    越想沈培川越生氣。

    真他媽的小氣

    不就是個女兒嗎

    當誰不會生啊。

    不過話說回來,這林辛言確實很會生,生了一對龍鳳胎,還都是繼承了父母的優點,兒子聰慧,女兒軟萌可愛,要是他有兩個這樣的孩子他也會喜歡的不得了。

    要怪,只怪沒他宗景灝的命好。

    “哎”沈培川嘆了一口氣靠在沙發上,拿起手機準備繼續看路線時,宗景灝從里面走出來,他一個激靈又坐了起來,“你女兒呢”

    其實他是想問,你怎么舍得出來

    不應該在陪你女兒嗎

    “睡著了。”他拿過沈培川的手機,看了一遍他規劃的路線,問道,“小路就這一條嗎”

    “不止,不過以我的判斷,他想避開我們的查找,肯定會走最偏僻的路,不過太偏的路,有好處沒監控不容易被找到,不好的是,路面會不好,不容易駕駛更無法開的太快。”

    “先讓兩個人從小路,去探查探查。”看看能不能找到點蛛絲馬跡,有兩個孩子在,他離不開,不然他就親自去了。

    “嗯。”沈培川說道,“我已經安排人去了。”說話時他往里面瞅了一眼,然后靠近宗景灝,“我看那小子,心里對你有疙瘩。”

    宗景灝會不知道林曦晨對他有心結嗎

    他知道,很清楚。

    “他在怪我當初和林辛言離婚事兒。”宗景灝低垂著眼眸,目光明明是在看手機,可是思緒卻不在手機上。

    沈培川曖昧的看他,“那個時候你不是不喜歡她嗎怎么會”懷孕

    當時他對那門婚姻不滿意,這個他和蘇湛都知道,如果不是他母親給他訂下來的,他根本不會履行那個婚約。

    既然不愛人家,不喜歡人家,那個時候他身邊又有何瑞琳,怎么就讓林辛言懷孕了

    宗景灝淡淡的睨了guihuachang他一眼,“少打聽我的事兒。”

    對著這件事情,他并不愿意多談,其中曲折他自己清楚就好。

    難道大肆宣揚

    然后所有都知道,林辛言的孩子并不是在婚內有的

    沈培川還不了解他嗎。他不想說的事兒,誰也拿他沒辦法。

    他拿起手機繼續看路線,看有沒有更好的路,又近,又好走。

    里面林曦晨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沒有一絲困意,他單手撐著腦袋,看著睡的熟的妹妹,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小沒良心的,這么快就叫爸爸。”

    林蕊曦鼻子癢癢的,她扭動身子,側過頭繼續睡。

    林曦晨覺得無聊,身子一趟,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望著上方的燈,喃喃地道,“什么時候才能找到媽咪”

    忽然,他戴在手腕上的電話手表響了,他抬起手,屏幕上顯示陌生的號碼,他不認識,會不會是媽咪打過來的

    念頭一出,他立刻按下接聽鍵。

    將聽筒放到嘴邊,情不自禁喊道,“媽咪。”

    那邊傳來一道女音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