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81章,媽咪是你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81章,媽咪是你嗎

    “你在干什么”

    小柳手里端著水杯,站在廚房的門口,看著客廳里拿著座機正要打電話的林辛言質問道。

    不是媽咪的聲音,林曦晨皺了皺眉,還是覺得那端的人是媽咪,他想要平靜,可是這個時候真的無法平靜下來,聲音微顫,“媽咪是你嗎”

    林辛言啞了嗓子,不顧小柳的質問想要回答兒子,告訴他不要擔心,她很好,可是小柳過來一把奪走她手里的座機,并且掛掉,“少爺說不讓你打電話,你忘了”

    林辛言看著小柳,“你家少爺救了我沒錯,可是他不讓我和家里人聯系,你不覺得這很過分嗎”

    這個確實不符合常理,但是她相信白胤寧這么做是有道理的,“或許少爺有少爺的用意,你只要聽他的就行了。”

    “你知道我的家人聯系不到我,會很擔心我嗎”林辛言試圖說服她。

    小柳將座機抱在懷里,生怕林辛言會過來搶一樣,她承認林辛言說的有道理,但是她不能違背少爺的話。

    “小柳”

    “不要說了,我扶你進屋吧。”為了讓林辛言拿不到座機,小柳將座機放到餐廳的桌子上,然后跑過來扶住她,“走吧,你也別為難我,如果你真的很需要和家里人聯系,你就和我家少爺說吧,如果他同意了,我絕不攔著你。”

    林辛言對這個白胤寧一無所知,甚至不知道他不讓自己打電話是什么目的。

    “小柳你在這里很久了嗎”林辛言不動聲色,試著從她的嘴里探聽出點關于白胤寧的事情。

    “是啊,我一直照顧少爺。”小柳挺單純的,林辛言問她就說。

    “那這里怎么就他一個人沒見他的父母”林辛言怕她懷疑自己有目的,末了又加了一句,“這么大的房子,就住他一個,挺冷清的。”

    “我也沒見過他母親,只見過他父親,不過他父親已經去世了,現在家里就他一個人。”

    “哦,那他是做什么的”林辛言故意裝作沒見過世面的樣子,看著屋里,“看著他好像挺有錢的。”

    “你是第一次來白城,所以你不知道,但是在白城沒人不知道白家。”說著小柳還挺為白家驕傲的,iayb“別看少爺不能站,但是他很了不起,整個白城的人,百分之七十都是在白家的企業上班,他一個人解決了多少人的就業問題啊。”

    說到白胤寧的時候,她兩眼放光,滿滿的炫耀。

    百分之六十

    這確實不少。

    “整個白城有多少人啊”林辛言又問。

    “五六萬吧,我也不大清楚。”小柳扶著她坐下,“慢點兒腿。”

    林辛言順著她抬起腿放到床上,眼睛看著她,“你去過別的地方嗎比如b市,你知道離這里遠嗎”

    “我不知道,我沒去過,應該不是很遠吧,是我們這里偏。”

    林辛言躺到床上,她基本可以斷定小柳說的話不假,這個女孩其實很單純,并不懂得掩飾,她對白胤寧的崇拜和喜歡,讓人一眼就看得出來。

    “林小姐你睡一會吧,如果你無聊,我給你找本書看看”小柳試著問。

    林辛言睡過了,這會兒實在沒困意。

    “你是要看人物傳記,還是言情小說,或這其他什么書類。”

    “你能給我一只黑鉛筆,和4k紙嗎”看書也就是打發時間,不如趁著這個時間做點她喜歡的事情。

    “你要這些干什么。”忽然小柳恍然大悟,“你喜歡畫畫”

    林辛言搖搖頭,“我是服裝設計師,要這些東西是畫圖用。”

    小柳瞪大了眼睛,崇拜的看著她,“你是服裝設計師哇,好厲害。”

    林辛言被她火熱地目光看的不好意思,一個服裝設計師而已,只是在自己的領域有點小小的成就,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你等著,我去給你拿。”小柳可興奮了,好像服裝設計師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一樣。

    很快小柳就拿著林辛言要的紙和筆進來,遞給林辛言,還很有眼色的將那個小餐桌放到床上,莫名的冒出一句,“見到真的了。”

    啊

    林辛言不解的看著她。

    什么真的

    小柳有些不好意思,搓了搓手小聲道,“我小時候也希望成為一名服裝設計師,可是我沒機會學,甚至都沒見過服裝設計師,我是說現實生活中,電視里見過。”

    “你如果很喜歡,我可以教你。”林辛言并不吝嗇將自己的會的教給別人。

    服裝設計師,也就能教個技巧,靈感還是要靠自己。

    “真的”小柳兩眼冒著光,可是想到白胤寧的話,她的聲音小了下去,“算了吧。”

    “為什么”林辛言不明白,她看好像是挺喜歡的,有機會接觸怎么又不愿意學了

    “少爺要我照顧你,說不要讓你累著,如果知道我讓你教我,肯定會生氣。”

    “那我們不告訴他不就行了”林辛言出主意道。

    “不行,不行。”小柳連連擺手,“我不可以欺騙少爺。”

    林辛言,“”

    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去形容小柳對白胤寧的這種聽話

    那么的卑微。

    喜歡一個人是這樣的嗎

    “小柳,吸引一個人的目光,首先那個人要有閃光點,這樣才能引起另一個人關注。”林辛言忍不住想要幫幫這個女孩。

    她看的出來小柳其實很善良。

    白胤寧讓她照顧自己,肯定也是知道她對他的忠誠。

    小柳知道林辛言要說什么,她自己的身份她自己清楚,對白胤寧的喜歡與愛慕,即使眾人皆知,她也不可能表白,她這樣的身份,怎么能配得上少爺呢

    她要的不多,只要能陪在少爺身邊,照顧他,她就已經很滿足了,別的她不奢求。

    “林小姐,你畫圖吧,我先出去,有事你叫我。”

    說完她就快速的跑出房間。

    像是在逃避什么。

    林辛言嘆了一口氣,她不努力站在人前,白胤寧怎么能看得到她呢

    身份是很重要,可是她覺得人更重要。

    難道感情還講究門當戶對

    只有有錢的人對有錢的人才可以有感情

    這不是扯淡嗎

    林辛言為小柳的傻嘆了一口氣,既然喜歡就應該爭取,這么卑微默默的付出白胤寧未必會領情。

    林辛言拿起筆,深呼吸平復浮躁的心情。

    反復幾次深呼吸后,林辛言的心漸漸平靜下來,忽然腦海里閃過宗景灝的臉。

    她的心頓時一陣緊縮。

    那個男人有沒有因為她不見了而著急

    她不知道。

    筆尖觸碰到紙那一瞬間,她似乎知道自己要畫什么,筆尖流暢的在紙上飛舞起來。

    “少爺。”

    白胤寧從外面回來,小柳連忙從司機手里接過白胤寧脫下的外套。

    白胤寧朝著林辛言的房間看了一眼,問道,“她今天在家都干什么了”

    小柳蹉跎了一下,沒有隱瞞他,“今天林小姐出來打電話了。”

    白胤寧抬起眼眸,看著她。

    小柳連忙解釋,“我就去廚房倒了一杯水,并不是故意讓她有機會接觸電話”

    “打通了嗎”白胤寧打斷她慌亂的解釋。

    小柳想了想,搖頭,“沒有,我掛斷了。”

    “我知道了。”說完他滾動輪椅朝著林辛言的房間走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