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82章,試探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82章,試探

    林辛言房間的門沒有關,她畫了很多張圖紙,有些累了,便趴在桌子上休息,后來竟不知不覺睡著了。

    白胤寧滾動輪椅的動作輕了些,到床邊才發現林辛言睡著了,他伸手拿起桌子上她畫的圖紙,筆鋒細膩流暢,他看得出來這只是草圖,可是她的構思與設計,卻能讓人一眼看的出來,她要表達的是什么。

    可見她的功底很深。

    他抬起眼眸看著她,心想她是服裝設計師

    “少爺,她是服裝設計師哦。”小柳不知道怎么時候走進來,看到他拿著林辛言畫的圖,走過來看,果然她沒說慌,她是服裝設計師,不然怎么能隨便就能畫出這么令人驚艷的底圖。

    白胤寧的臉色微沉,似乎是因為她說話的聲音大了。

    小柳趕緊低下頭,委屈的抿著唇,她不是故意要吵林辛言睡覺的,只是看到他看圖紙,本能的解釋了一句。

    “小柳,以后不可以這么莽莽撞撞。”

    小柳垂著腦袋,“我知道了。”

    “唔”

    睡夢中,林辛言聽到有人說話,她緊緊的皺著眉,而后慢慢地睜開眼睛。

    “是不是把你吵醒了”白胤寧看著剛剛醒來,睡眼朦朧的女人。

    林辛言抬手揉眼睛,這一抬手發現胳膊被自己給枕麻了,她不適的嘶了一聲。

    “怎么,手臂麻了”白胤寧伸手,“是這只手吧,我給你揉揉。”

    林辛言猛的抽回被他觸碰到的手臂,連忙擺手,“不用,不用,我自己揉揉就好了。”

    說話時她用力的揉捏著麻木的手臂,試圖快點緩解麻木帶來的不聽使喚。

    白胤寧不動生色的收回手,并沒有因為林辛言的排斥而生氣,而是問道,“喜不喜歡”

    額

    觸及到床頭的魚缸,林辛言很快明白過來他指的是什么,敷衍的點了點頭,“很稀奇的魚兒。”

    白胤寧將圖紙放到桌子上,收回手時說道,“它若是能博得你一笑,是它的造化。”

    林辛言低頭裝作沒聽見,將自己畫的圖紙整理起來,“讓你見笑了。”

    “沒有,你畫的很好,你應該是個很有名的設計師吧”雖是問句,但是已經是肯定的語氣。

    “沒有。”林辛言并不想把自己暴露在他面前太多,她對這個看上去溫和的男人一無所知。

    能夠雄霸一方也不是什么簡單的人吧

    “我相信自己的眼光。”白胤寧篤定。

    林辛言將畫紙反著放在桌子上,明顯是不愿意對此事多談。

    白胤寧很有眼色,沒再繼續這個話題,“一直在屋里呆著很無聊吧”

    林辛言搖頭,“還好。”

    “要不,我帶你出去參觀參觀”白胤寧笑著。

    他的臉上始終掛著淺笑。

    林辛言本想拒絕,但是一想出去可以了解一下環境,便答應。

    “可是我的腳”林辛言為難,她的腳受傷不能走路,她可不想變成瘸子,她還想快點好起來,然后早點回去。

    “我扶著你。”白胤寧伸著胳膊。

    “我扶著吧。”小柳連忙過來扶住林辛言,生怕她真的會去扶白胤寧的手臂,“我腿腳好,這樣林小姐可以方便些。”

    林辛言自然知道小柳的用意,是不想她和白胤寧肢體接觸。

    她也樂得做這個人情,順是抓住小柳的手臂,“就讓小柳扶著我吧。”

    白胤寧看了一眼小柳,什么也沒說,滑動輪椅朝著門外走去。

    他回頭看了一眼林辛言,“先去我的書房看看吧。”

    他的臥室和書房都在一樓,離林辛言住的地方也不遠,短短幾步就到了,他推開門率先進去。

    小柳扶著林辛言進來,白胤寧吩咐道,“扶她坐椅子上,你先出去吧。”

    小柳很想留下來,可是很明顯白胤寧是要支開她,雖不情愿但是也不敢違背白胤寧的話。

    只好扶著林辛言坐下以后,離開房間,關上門的時候她看了一眼林辛言。

    林辛言很想對她說別擔心,她對白胤寧沒有任何想法。

    讓她安心。

    可是當著白胤寧的面,這些話她又不能明著說,只能先安耐住。

    書房的門關上,白胤寧滑動輪椅到書桌前,貌似無意的問道,“你專業學過畫畫”

    “不算是,我上過服裝設計學院,需要畫圖,所以算是基本功。”林辛言對答如流。

    但是心里對他的戒備深了幾分,他很聰明,輕而易舉的就打開了兩人的話題。

    白胤寧笑,“你喜歡看書嗎”

    “偶爾。”她很少有時間去看書,偶爾看一看也是關于服裝設計類的。

    “我喜歡。”白胤寧語氣深長,“我腿腳不好,沒什么朋友,能陪伴我的也就是這些書了。”

    他雖然掩飾的很好,林辛言還是發現他語氣里的失落與惆悵。

    沒有一個人能夠絲毫不在意自己不能行走吧

    林辛言的目光落到書桌后的書架上,書架是用紫檀木做成的,和墻體一樣高一樣寬鋪滿正面墻壁,上面放著一排一排各類書籍,很多林辛言連書名都沒聽說過。

    “這本是我最喜歡的。”白胤寧從書架的最下方拿出一本書,藍色的書皮,很厚一本,他遞給林辛言,過程中,不小心碰到了擺在書桌上的一個相框。

    林辛言并不是有意的去窺探相框里是誰的照片,只是無意一眼,便再也移不開視線。

    毓秀。

    宗景灝的繼母。

    她的照片怎么會出現在他的書桌里

    他們什么關系

    萬千思緒,如沒有頭尾的蒼蠅,在她的腦海里亂竄。

    白胤寧不著痕跡的觀察林辛言的表情變化,果然在看到相片里的人,她的表情出現了變化。

    而后他的目光再次轉移到她的手腕上,他扶起相框,看著照片里的女人,照片里的女人手腕上也帶著這枚玉鐲。

    根據林辛言的反應,他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她是”林辛言幾乎是脫口而出。

    這太詭異了。

    毓秀的照片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白胤寧繼續遞過來他手里的書,“你沒事的時候可以看看,很有意思。”

    他故意岔開話題。

    雖然他是故意試探林辛言看到照片的反應,來判斷自己心里的猜測,但是并未想要和她攤開說。

    林辛言看了他一眼,心里似乎察覺到,他對自己的特殊,貌似是因為毓秀。

    “怎么,你不喜歡我的推薦”白胤寧的手不曾收回,書依然在他的手中,保持著遞給她的姿勢。

    林辛言出于禮貌,將書接了過來,“謝謝,我會認真看的。”

    說話時她的目光落在被扶起的相框,而后又看著白胤寧,“我聽小柳說,家里就你一個人了。”

    白胤寧的表情微變,而后恢復自然,淺笑道,“是。”

    簡單明了,并沒有多余的話兒。

    林辛言知道他是故意避而不談。

    咚咚

    這時響起敲門聲,小柳站在門外,“少爺,林小姐,吃飯了。”

    “走吧。”白胤寧滑動輪椅走到她跟前,朝她伸出手臂,“扶著我。”

    林辛言并沒立刻伸手,而是猶豫了一下,“我叫小柳扶著我”

    “你是在拒絕我讓你的救命恩人難堪,你不覺得不太合適嗎”白胤寧眉梢輕挑,笑意依舊,只是說出的話有些咄咄逼人,讓林辛言不好拒絕。

    林辛言伸出手扶著他的手臂,他雖然坐著輪椅,但是林辛言感覺的到,他的體魄很結實,想來平時他也沒少鍛煉,他眉眼舒展,滾動輪椅,走到門口時,林辛言伸手握住把手,拉開房門,小柳還站在門口,看見白胤寧扶著林辛言,她忙伸手

    嘴里的話還沒說出來,就對上白胤寧警告的目光,她悻悻的收回手,轉身離開。

    到了餐廳,白胤寧幫林辛言拉開椅子,“這是我們第一次坐在一起吃飯。”

    林辛言面上笑笑,卻在心里想;我們本來也不熟,更沒認識多久。

    小柳將菜都擺好,時不時的會看林辛言一眼,她的確長的好看,怪不得少爺對她好。

    “小柳,我讓你燉的骨頭湯,你沒燉嗎kcbc”白胤寧慢條斯理的將餐巾鋪于腿上。

    “燉了,我這就是端。”小柳恭敬道。

    “我聽說吃哪補哪,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等會兒你多喝兩碗。”白胤寧道。

    “你有心了。”林辛言不過于熱情,也不過于冷淡,恰到好處的表情與語氣。

    反倒顯得白胤寧過于熱情了。

    他笑著,由衷的評價道,“女人太聰明,不討人喜歡。”

    林辛言看到走過來的小柳,笑著說道,“我現在真不敢讓人喜歡我,我怕我的兩個孩子不愿意。”

    白胤寧一愣,她有孩子了

    可是她看著明明不大。

    小柳比白胤寧還震驚,她,她竟然有孩子了。

    那她和少爺就不可能了。

    她心里激動極了,腳步走的快,地上灑了一點水,她這一興奮不小心踩了上去,腳下一滑,手里的一碗熱湯全部潑了出去,在空中劃了一個傾斜的弧度,朝著林辛言的身上灑來。

    “小心。”

    就在那冒著熱氣的湯水要淋到林辛言身上時,白胤寧雙手一推,輪椅往后滑,他又迅速的滾動輪椅來到林辛言跟前,并且一把抱住她擋住滾燙湯水淋到她的身上,湯水全部灑在他的背上。

    或許是太熱,他低吼了一聲。

    “少爺。”小柳嚇壞了一聲驚呼。

    在小柳的驚嚇聲中林辛言回了神,她看著白胤寧,“你沒事吧”

    白胤寧抬起眼眸,對她淺笑,“沒事。”

    可是林辛言卻感覺到他不像沒事的樣子,因為他說話的聲音要比平時輕,是故作淡定的樣子。

    “小柳快去叫醫生。”

    “好好好,我這就去打電話。”

    “你是在關心我嗎”白胤寧的手,還保持著抱著她的姿勢,此刻眼角透著幾分光澤。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