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83章,不是每次真心都能被接受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83章,不是每次真心都能被接受

    “我敢肯定,給我打電話的人就是我媽咪。”林曦晨信誓旦旦的道。

    沈培川看向宗景灝,兩人對視了一眼,宗景灝問,“能查出位置嗎”

    “通話時間太短,定位不到具體位置,但是能夠查到那是哪里的號碼。”沈培川說道。

    “我按照這個號碼撥回去,不就可以檢測到具體的位置了嗎”林曦晨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只想快點找到媽咪。

    宗景灝拉住他的小手,輕輕的一帶便將他拉入懷中,他想要動,卻被宗景灝按住肩膀,“你媽咪如果自由,肯定會和你聯系,可是電話打通,她并未說話,你還聽到別人的聲音,就證明她不是自由的,你貿然給她打電話,壞人把她轉移了呢”

    林曦晨一想也是,媽咪如果是自由的,一定會聯系他的,現在沒聯系他,肯定是因為被人監控起來了。

    “那現在怎么辦”林曦晨焦急的問。

    “有我在,我們一定會找到她的,你別擔心。”宗景灝成功的轉移了他的注意力,此刻忘了自己坐在宗景灝的懷里,一心想著怎么能找到媽咪。

    沈培川默默的看了一眼沒吭聲,“我去和司機說一聲路線。”

    根據林辛言的那個電話,他查到那個號碼屬于什么地區的,雖然范圍大,但是到了地方,也就離林辛言被藏的地方近了一些,對他們找人有很大的幫助。

    “嗯。”

    宗景灝淡淡的嗯了一聲。

    “我們能找到媽咪嗎”林曦晨問。

    “能。”宗景灝回答的肯定。

    他堅信。

    他一定可以找回她

    沈培川進來,“等會車子要進服務區加油,帶小曦和小蕊到外面透透氣吧。”

    一直呆在車里該悶壞了,雖說車里什么都有和家一樣,畢竟只是房車,空間有限。

    林曦晨站起來,“我先跟你下去。”

    “好。”沈培川伸出手,“我牽著你。”

    林曦晨很聽話,將手伸了過去。

    “看好他。”宗景灝交代。

    服務區人多,而且是什么人都有很亂。

    “我知道。”沈培川瞧了他一眼,怎么現在做了爸爸,變得婆婆媽媽的了。

    他一個大人還帶不好一個孩子嘛。

    知道人家是愛子心切,便沒多言。

    “我們看看有沒有休息的地方。”

    沈培川帶著林曦晨下了車,宗景灝到后面去抱女兒。

    小女孩還在睡夢中,小臉兒紅撲撲的,他彎身抱起女兒,被人一動她就醒了,她睜著朦朧的大眼睛,看到抱自己的是宗景灝,軟糯的嗓音,叫了一聲,“爸爸。”

    這一聲爸爸,將宗景灝的心都融化了,他親親女兒的額頭,“我們下車透透氣。”

    聽說可以下車女孩立刻來了精神,剛睡醒的倦意全部散去,“有賣東西的嗎”

    宗景灝刮了一下女兒的小鼻子,寵溺的道,“有。”

    嘿嘿。

    小女孩咧著嘴笑了。

    林蕊曦的頭發有些亂,宗景灝本想幫她疏一疏,可是他才剛一動手,小女孩就變臉了,“疼。”

    這樣的活兒,宗景灝真沒干過。

    他急忙收了手,放下梳子,“爸爸沒給人疏過頭發。”

    林蕊曦照照鏡子,頭發是有些亂,可是她不想爸爸疏,她撅著嘴,“爸爸,你是不是嫌棄我丑,才要幫我疏頭發”

    宗景灝,“”

    “不丑,我女兒是最漂亮的,誰都比不上。”宗景灝抱起女兒,“不疏了。”

    小女孩趴在他的肩膀,“我要去買好吃的。”

    宗景灝看了一眼女兒,林曦晨說她沒心沒肺是個吃貨,好像有點道理。

    不過,他喜歡。

    他看過太多的勾心斗角,看過太多表里不一虛szsk偽的人臉,有這么一個天真活潑的孩子,出現在他的世界里,讓他覺得他的人生不再平淡無味。

    “爸爸,那里,那里。”林蕊曦伸著食指,指著不遠處的超市。

    宗景灝耐心的道,“我看見了。”

    他頗為無奈,但是又特別喜歡,進入超市林蕊曦嚷著要下來,她要自己挑吃的。

    可能是服務區超市的東西貴,并沒多少人,宗景灝將她放下,她撒了歡的跑。

    宗景灝微微蹙眉快步跟著她,“慢點。”

    “我要這個。”林蕊曦從貨架上拿了一盒巧克力抱在懷里,“薯片我也要,還有這個,這個”幾下,她就拿不下了,大聲喊宗景灝,“爸爸,這個我拿不到。”

    貨架高,上面有她想要吃的零食,可是她不夠高。

    宗景灝就站在她身后,手臂一伸輕而易舉的就把女兒要的東西拿下來,“我給你拿著。”

    “不要。”林蕊曦搖頭,就要自己抱著才有安全感。

    “這個不可以要,太貴了。”對面一位媽媽對兒子說道。

    小男孩盯著那瓶果汁,很想的要的樣子,但是沒在繼續要,他的媽媽幫他拿了一瓶礦泉水,“渴了喝這個。”

    媽媽把礦泉水遞給兒子,然后去結賬。

    林蕊曦看看自己懷里的東西,再看看那個小男孩和他的媽媽,她抬起頭看著宗景灝,“爸爸,我是不是要的太多了是不是很貴,我們要花很多錢”

    宗景灝蹲到女兒跟前,伸手撫過她擋在額頭的碎發,別到她的耳后,溫柔的道,“不會,爸爸會很努力賺更多的錢,讓我女兒,想要什么都可以買。”

    “爸爸我愛你。”林蕊曦附身,吧唧一口親在宗景灝的臉上,“我可以要那瓶果汁嗎”

    宗景灝沒從女兒的吻中回神,他伸手摸了摸臉,臉上還有她親他留下的口水。

    他不覺得臟,反而覺得這是女兒對他的愛,眉眼舒展開來,站起來將那瓶果汁拿給她。

    林蕊曦接過果汁,跑到結賬臺遞給那個小男孩,“這個送給你。”

    “我們沒買這個。”小男孩的媽媽有些尷尬的道。

    “這個我爸爸會付錢。”林蕊曦倔強的伸著手,她睜著明亮的大眼睛,看著小男孩,他偏瘦,穿著一身黑色條紋的衛衣,不是名牌,甚至不是很新,但是很干凈。

    小男孩看著她,但是并未伸出手,她雖然蓬頭垢面但是他看得出來,這個小女孩,怕是有錢人家的孩子。

    看看她天真那不諳世事的眼睛,就只是她是被呵護長大的孩子。

    只有沒被生活折磨過,不知道生活的艱辛,不知道人心險惡,才能保持這樣一雙清澈的眼睛吧。

    他禮貌的說道,“謝謝,不用。”

    “可是你很想要不是嗎”林蕊曦眨眨眼睛。

    “我是想要,我會靠我自己。”說完小男孩牽住母親的手,“媽媽我們走吧。”

    那位母親付了礦泉水的錢,帶著兒子離開。

    林蕊曦站在原地,看著小男孩的背影,不知所措。

    她做錯了嗎

    她錯了嗎

    林蕊曦因為被拒絕,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

    她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問自己。

    宗景灝抱起女兒,揉揉她的頭發,安慰道,“小蕊難過了是嗎”

    林蕊曦點了點頭,“我看他很想要,才想送給他,他為什么不要。”

    宗景灝看向玻璃窗外,站在大客車前的那對母子,半瞇眼睛,他看得出來那個小男孩很驕傲,也很有骨氣,想來長大了也能成為一個有能力的人。

    “小蕊,這世上不是每一次真心,都能換來真心,不是每一次善良都能被接受。”他知道女兒是善良,覺得那個小男孩想要的沒要到,她同情他。

    可能看在小男孩的眼里,她的善良,成了可憐他。

    所以他不愿意接受被可憐。

    他輕輕的撫著女兒的額角,“你媽咪把你保護的很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