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84章,白城的由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84章,白城的由來

    宗景灝一手提著塑料袋一手抱著女兒,他們走出超市,剛好有輛大客車要走,剛剛那位帶著兒子到超市買東西的母子也是乘坐這輛車。

    小男孩上車時,回頭看了一眼被人抱著的小女孩,心想,真是個天真的孩子,不過好可愛。

    “走了。”他媽媽催促了一聲。

    小男孩只好上車。

    “哥哥呢”林蕊曦東瞅瞅西望望,到處是車,到處是人,她根本沒發現一輛大客車里的玻璃窗戶,映著一聲黑亮的眸子,正在看著她。

    很快大客車開走,隔絕了他的視線。

    “爸爸,那里是干什么的”林瑞曦指著不遠處賣糖葫蘆的,后面還圍著一群看熱鬧的人。

    她摟住宗景灝的脖子,“爸爸,我想要冰糖葫蘆。”

    宗景灝抬頭看了看天,又看看自己手里提著的一大包東西,嗯,女兒要,那就一個字,買

    “爸爸真好。”林蕊曦抱著宗景灝的臉,又是親,又是蹭的,哪怕是一座冰山也能融化了。

    以前的冰糖葫蘆,只有紅糖裹的山楂,現在的,各種水果串起來裹上糖,林蕊曦要了一串純山楂的,紅紅的山楂果裹著晶瑩的糖,看起來很有胃口。

    她砸了砸嘴,“肯定很好吃。”

    宗景灝付了錢,“我們該走了。”

    小女孩點頭如搗蒜,想要的都得到了,她很滿足。

    回到車上,油箱已經加滿油,沈培川也已經帶著林曦晨回來,他的手里也拿著一串冰糖葫蘆。

    “你們怎么這么慢,我們都回來有一會兒了。”林曦晨看了一眼宗景灝提進車里的東西,又看看妹妹,心中了然,微微的嘆了口氣。

    沈培川輕輕的拍了一下他的腦袋,“小小年紀,嘆什么氣”

    林曦晨撇撇嘴,坐到沙發上吃冰糖葫蘆。

    沈培川跟著宗景灝走到后面,“蘇湛解決了何瑞琳的事情”

    “等會說。”宗景灝打斷他,ooocare他不想女兒聽到那些污穢的事。

    沈培川立刻閉嘴,“我到下面等你。”

    “嗯。”宗景灝將女兒放好,吃的放到桌子上,“你和哥哥在車里,爸爸和沈叔叔有事情要說。”

    “我知道。”林蕊曦這會讓可懂事了,乖巧的不得了。

    宗景灝揉了揉她的頭發。

    小女孩扭了扭頭,“頭發本來就亂,你一揉更加的亂了,等下太丑,找到媽咪,媽咪都不認識我了。”

    宗景灝輕笑,捏她的臉蛋兒,“誰敢說我女兒丑”

    林蕊曦高興了,一笑咧著嘴,露出一排潔白的小牙齒。

    宗景灝下車,沈培川就站在車門前,看到他下來,往后退了兩步,讓出空間。

    他們往前走了幾步,但是離車也不遠。

    “林雨涵死了。”

    宗景灝的表情一頓,怎么死的是她

    當時林雨涵身上是沒傷的,而何瑞琳可是被折磨的不輕,故意留她們兩個在里面,就是要她們互相殘殺,林雨涵死了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他以為死的會是何瑞琳,其實死的是誰對他來說都一樣,沒死的那個都犯了殺人罪,進監獄是肯定的,到時候情節嚴重點,就可以判死刑。

    “我以前真沒看出來,何瑞琳”沈培川的想法和宗景灝一樣,以為會是何瑞琳死,沒想到是沒受傷的林雨涵死了。

    可想而知何瑞琳多么強悍。

    在受了那么多傷的情況下,把林雨涵給弄死了。

    “她殺死林雨涵的事情證據確鑿,容不得她反駁,加上于豆豆哥那樁買兇殺人的舊案,她被判了死刑,緩期一年執行,這次看守她的人,都是我的人,不會再出現何瑞澤那次那樣的事情。”

    當時留何瑞琳和林雨涵在審訊室是他們故意的,里面有監控,何瑞琳是怎么弄死林雨涵的拍的清清楚楚,她一點翻案的可能性沒有,加上上一次買兇殺人,她必死無疑。

    宗景灝的表情極為平淡,好似這個被判了死刑的女人和他毫無關系。

    走到今天這一步都是她自己造成的,怪不得任何人。

    曾經他因為她救過他,對她寬容,不去追究她的一些小心思,就因為這樣,他錯過了林辛言,這一錯就是那么多年。

    他不知道何瑞琳心思不單純嗎

    他知道,只是念這那份恩情,是她消磨盡了他的耐心與對她的感謝。

    “走吧。”

    他邁步走上車。

    沈培川跟了上來,“蘇湛也來了,估計要不了多久就能追上我們。”

    宗景灝回頭。

    沈培川兩手一攤,“他和我說他要來的時候,都已經出發了,再說我也管不住他呀,腿長他身上,我也不能給他砍了。”

    這時宗景灝口袋里的手機響了,他掏出手機,是關勁打來的。

    他沒追究蘇湛來的這件事情,而是接起電話,關勁剛想匯報關于何瑞琳的事情,宗景灝站在車窗前,淡淡的道,“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

    關勁說了公司里的事情,他打開電腦,看了一些關勁給他發送過來的資料,他看完沒問題簽了字發送回去,交代了一些事情才結束通話。

    天色漸漸暗下來,他們到了白城。

    沈培川說,“我們今天住酒店吧,這幾天在車里都沒休息好。也讓兩個孩子放松一下。”

    宗景灝像是沒聽見,還在瀏覽網頁,沈培川皺著眉靠過來,“看什么呢”

    話還沒說完他已經看到電腦屏幕上的顯示,宗景灝在看關于白城的信息。

    首先就是白城的由來。

    這地方以前不叫白城,是叫蒙城縣。

    這里出了個企業家,叫白宏飛,他解決了當地人口的就業問題,為了紀念他,后來改的名字,白城就是根據他的姓改的。

    白城人口yj010不多,但是現在很繁榮cheeyangkor,這里的人基本都在白氏企業里上班。

    宗景灝繼續往下翻,關于白宏飛的事情不多,只是講了他創業經歷過幾次大起大落,關于情感和家庭信息一點沒有。

    “爸爸。”里面林蕊曦喊宗景灝。

    “我們住酒店嗎要是住的話,我這就去安排了。”沈培川又問了一遍。

    宗景灝起身的動作一頓,回頭看他說,“住。”

    車上雖說什么都有,但是空間小,在車上休息的終歸不解乏。

    “扣子掉了。”林蕊曦盤腿坐在床上,旁邊是林曦晨側著身子躺著,這會兒睡著了。

    “我看看。”

    林蕊曦將扣子遞到他跟前,指著衣領的位置,“這里的,掉了。”

    “我給你拿一件。”莊子衿給她收拾了衣服,都放在柜子里,他打開柜子找了一件出來,“這一件”

    林蕊曦搖了搖頭,“這是睡衣。”

    宗景灝繼續找,“這件”

    “我自己找吧。”林蕊曦對宗景灝已經失望了,從床上滑下來,扒拉柜子里的東西,抓著一件藍色的裙子,“這件,上次過生日媽咪給我買的。”

    不說生日,宗景灝都還不知道他們是什么時候出生的。

    宗景灝幫她把身上掉了扣子的衣服脫了,套上她喜歡的那件藍色的裙子,配著一件針織的小線衫,顯得俏皮,林辛言很會打扮女兒,知道她適合什么樣的衣服。

    看著女兒宗景灝心思微動,問道,“小蕊,你生日什么時候”

    “五月。”她撅著小嘴,“今年的生日已經過去很久了,只能等到明年了。”

    宗景灝伸手摸摸她的腦袋。

    這時車子停了下來,沈培川進來,“酒店找好了,白城最好的酒店。”

    他兩手一攤,“白氏企業旗下的。”

    沒辦法白城大多企業都是白氏旗下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