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85章,連個婚戒都沒有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85章,連個婚戒都沒有

    “我可以見到媽咪了嗎”林蕊曦被宗景灝抱著進入酒店,以為到了目的地,可以見到林辛言了,所以才這么問。

    宗景灝的神色微微一頓,很快就恢復自然,“她在和我們捉迷藏,她要我們去找她,現在我們還沒找到她。”

    林蕊曦撅了噘嘴,“好吧。”

    白城并不大,說是一座縣城,其實更像是一個大家族,一個屬于白氏的家族。

    酒店數不上五星,但是環境,衛生,服務都不錯。

    沈培川抱著還未睡醒的林曦晨,后面跟著幾個人幫著拿行李。

    “這是白城最好的酒店了,沒辦法,地方小,你不會不習慣吧”

    宗景灝什么時候住過這樣的酒店

    “這里不是很好嗎”林蕊曦眨眨眼睛,不懂沈叔叔為什么要這么說。

    宗景灝將她的腦袋按進自己的懷里,不讓她聽,林蕊曦睜著大眼睛,看著宗景灝的臉,眼角壓下,彎彎的成月牙形。

    “爸爸你好帥。”說完她害羞的將臉躲進他的懷里。

    莫名宗景灝被女兒的話給取悅了,自從林辛言失蹤以后他沒笑過,此刻卻因為女兒這句話,唇角輕揚了幾分。

    “那你喜歡爸爸嗎”

    小女孩不假思索的道,“喜歡。”

    宗景灝親吻女兒的頭發,這兩天沒洗,已經沒了洗發露的香味,可是他依舊覺得女兒是香的。

    到了房間,沈培川將林曦晨放到床上,檢查了一下周圍的環境,他知道宗景灝需要安靜,所以包了這一層的所有的房間。

    林蕊曦在房間里蹦蹦跳跳的,“爸爸你給我洗澡嗎”

    宗景灝點了點頭,“給。”

    她跑過來抱住他的大長腿,仰著腦袋,“爸爸真的好像媽咪哦。”

    宗景灝伸手挑起她的下巴,問,“哪里像”

    “就是我要什么,媽咪都會答應啊。”說完小女孩又放開他,蹦蹦踧踧的跑走了。

    另一邊,白胤寧的背燙傷了,不嚴重,起了幾個水泡,醫生來處理過了。

    小柳站在門旁像是個做錯事的孩子垂著腦袋,眼睛通紅像是哭過了。

    林辛言坐在床邊的椅子上,“謝謝你。”

    如果不是他及時當住,這會兒躺在床上的估計就是她了。

    “真要謝謝我”白胤寧側躺著在床上。

    因為背上醫生剛給他上了藥,他不能平著躺,會蹭到挑掉水泡的傷口。

    “當然。”林辛言怕他提出什么無理的要求,又加了一句,“是我能夠做到的。”

    白胤寧輕笑,“放心,不會讓你以身相許。”

    林辛言的嘴角微微抽動。

    他看著她,“幫我倒杯水吧。”

    林辛言剛想伸手去拿桌子上的水壺,一直站在門旁邊的小柳沖了過來,“我來吧。”

    她想要將功補過。

    白胤寧guihuachang神色平淡的看著她,“小柳,你還這么毛毛躁躁的”

    小柳想要解釋,他再次開口堵住她的話,“去,閉門思過,沒有我的同意,不準出現在我屋里。”

    “可”

    “可是什么”他的聲音微冷。

    “誰照顧你。”小柳想要留下來,“少爺,我錯了,是我不好,讓我照顧你好不好。”

    “小柳,我受傷了不能生氣,你非要惹我生氣是嗎”他的語氣又沉了兩分。

    平時他都是溫和的樣子,這樣冷淡,小柳還是有些打怵的,不敢反駁他,聽話的退出房間。

    “你嚇到她了,她也不是故意的。”林辛言想要替小柳說句話,“她很關心你。”

    白胤寧并不想和她談論這件事情,故意岔開話題道,“你是想渴死我嗎”

    林辛言只好身手去拿水壺給他倒水。

    這時白胤寧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響了,林辛言見他不方便,就拿起來遞給他,“你的手機。”

    白胤寧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酒店經理打過來的,他按下接聽鍵,放在耳邊。

    “少爺,酒店來了一行人,看著挺有身份,他們包了一層。”

    白胤寧吩咐他,這幾天要是有什么外地過來的人,都要報告他。

    所以一有外地人住進來,他就立刻給白胤寧打電話告訴他。

    他抬起眼眸看著正在倒水的林辛言,話卻是對電話那端的人說的,“知道他sdetu們那里人嗎”

    “b市的,他們還帶著兩個孩子,現在整個樓層都不讓人進,他們也不需要服務,需要什么,都是他們自己的人下來拿,我們接觸不到,是您要找的人嗎”

    林辛言消失,定會有人來找他,他讓人注意酒店來的外地人,就是為了早點發現來找她的人。

    “我知道了。”他不敢肯定,對方是不是來找林辛言的。

    電話掛了,林辛言將水遞給他。

    他放下手機,接水時像是無意的說了一句,“酒店來了外地的人,經理和我匯報一聲。”

    林辛言也沒放心上,只當他是沒話找話。

    真有用的信息,恐怕也不會對她說。

    他渴完,林辛言接過他手里的杯子,她拿到杯子時,白胤寧的手沒撒開,剛好指尖觸碰到他的手,林辛言猛的收回手。

    白胤寧的目光看了一眼她觸碰過的位置,那里似乎還殘留著她的溫度,很淡,時間太短,印象不深刻。

    “我又沒毒,這么怕我干什么”

    林辛言雙手握住,神色嚴肅,“我沒有怕你,不瞞你說,我已經結婚了,所以不管是你,還是任何一個男性,我都會保持距離。”

    這個時候林辛言把她和宗景灝的契約婚姻拉出來做擋箭牌。

    如果說,她說她有孩子了,讓白胤寧驚訝,或者不相信,可是這次

    他放松身體,半邊臉陷進枕頭里,“你才多大,就結婚生娃娃了,不會是怕我對你有非分之想,故意這么說的吧”

    “十八就屬于成年人了,我都24了,馬上就25了,結婚生子很奇怪嗎”林辛言壓著內心的不適。

    她不愿意談起這個話題。

    因為這對她來說并不算美好。

    如果說美好,就是她擁有了兩個可愛的孩子。

    白胤寧感覺到林辛言語氣里的波動,不似之前那般云淡風輕,語氣明顯快了重了。

    他的目光落在林辛言緊握的雙手上,輕笑道,“你嫁了一個什么樣的人啊連個婚戒都沒給你買,不如離了,我買給你。”

    林辛言低頭,她的雙手空空,要說有什么,那就是手腕上多了一枚玉鐲,還是毓秀給她的。

    “我沒戴。”她強裝鎮定。

    和宗景灝當時結婚,各有目的,而且為期只有一個月,誰有那個閑工夫還去弄個婚戒

    白胤寧是不相信她結婚生過孩子了。

    可是酒店里的來的外地客人,這讓他不得不多想。

    他看著林辛言,陷入沉思。

    林辛言并不想和他單獨相處,“你休息吧,我回房間了。”

    說完林辛言便站了起來,扶著墻往外走。

    “林言。”

    忽然白胤寧叫住她。

    林辛言回頭,“有事。”

    “我看你手上的玉鐲很漂亮,在什么地方買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